第1506章、打架打不过我,骂人骂不过我!
  第1506章、打架打不过我,骂人骂不过我!
  老人生气,傅风雪却不生气。
  仍然是那幅云淡风轻的模样,轻轻地‘嗞’了一口茶水,说道:“既然能够办成铁案,你还找我问什么?难道你要因为我徇私枉法网开一面?”
  老人冷冷扫了傅风雪一眼,说道:“拿过来。”
  身后一名戴着眼镜的中年男人走了过来,把手里的一叠资料摊开放到傅风雪面前的不锈钢制的小几上。
  “你自己看看。”老人说道。
  傅风雪没有伸手去取那些资料,而是低头说道:“不用那么麻烦了。如果你们有足够的证据,就抓我。证据不足,就放我。”
  “傅风雪,你以为真没人敢动你?”老人盯着傅风雪说道。“你以为这是我在公报私仇?”
  “傅风雪,我没有你想的那么狭隘。这是公事。这是国事儿。你以为这案子是什么性质?你以为这件案子过去了几十年就没人追究了?”
  “其它领域我管不着。只要是在军队系统,只要有违法犯纪的地方,我郭铁生就一定要追究到底-----除非我死了。”
  傅风雪终于抬头,正色看着郭铁生,说道:“认识那么多年,你总算说了一句中听的话。”
  郭铁生冷哼一声,说道:“无论处在什么样的立场,我都需要把这件案子查清楚。不然,我没办法向死者家属交代-----桌子上的那份资料你看看吧。如果是真实的,你在上面签字。如果你不认可,说出你的拒绝理由。”
  “不用看了。”傅风雪说道。“假的。”
  “理由呢?”
  “没有理由。”傅风雪说道。“那么多年了,很多事情都刻意的去忘记----想不起来了。”
  “这样的话,就只能请你暂时住在这边了。”老人说道。转身向外面走去。
  等到跟随老人一起过来的人全都离开,把傅风雪请过来的李正处长对着傅风雪说道:“傅老,如果你有什么需要,招招手就会有人进来。就当是在龙息一样,不用客气。”
  他指了指墙壁角落的摄像头,说道:“我就不打扰傅老休息了。”
  说完,他也转身离开。
  咔----
  厚重的大门关上,傅风雪被囚禁起来。
  屋子里,捧着茶杯的傅风雪轻轻叹息。
  “这又是何苦呢?”
  --------
  --------
  傅风雪被军部纪检处带走,秦洛自然不能坐视不理。
  军部纪检处办案有其独立性和保密性,除了主管领导,一般人根本就没办法插手。
  即便是龙王也只是知道这次事件和当年皇天明齐小艺的案子有关,纪检处那边究竟得到了什么方面的证据还是个迷。
  又因为这件事情涉及到那桩无法公开的SSS级任务,龙王讲述起来含糊其词,秦洛听着也相当的吃力。
  所以,他还是决定自己去寻找真相。
  他从龙王嘴里得到一个女人的名字,证明这件案子突然间被挑出来和她有着密切的关系。
  因为她的特殊身份,也只有她才能够拿到更多的资料证据来陷害傅风雪。
  因爱生恨的女人,做起事情来也非常的极端。
  再说,一无所有依靠别人庇护过活的女人,还有什么事情是她做不出来的?
  无论对洛莘有着怎样的观感,秦洛都觉得自己有必要见一见她。
  秦洛一直以为洛莘去了西南,可是,当他想要寻找她的位置时,却得到了其它的答案。
  “她还在燕京。”和尚说道。和尚一直负责龙息的情报收集和追踪跟进工作,是这个分支机构的负责人。
  “燕京什么位置?”秦洛问道。
  和尚的表情就变得比较苦闷,说道:“要是在其它的地方,我们可以直接去见她。可是,她住的地方,就算是我们龙息的人也没办法进去----你还记得扬负吗?”
  “记得。”秦洛说道。“住在他哪儿?”
  “是的。”和尚点头。“住在扬家位于玄武区的私宅。那儿可不仅仅是扬负在住。扬负的叔叔扬也住在那边。”
  “难怪。”秦洛的眼睛眯了起来。如果说洛莘独自站出来挑起战火的话,秦洛是不相信的。
  以她现在的落魄境况,恐怕没有人会认真听她在讲些什么。
  可是,如果身后有一股强大的势力支持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
  扬家?他们终于忍不住跳出来报复了?
  他们这么做的话,想要取得什么样的战果呢?
  傅风雪入监?龙王因此事受到牵连?龙息再次易主?
  龙王现在和王家的人走的比较近-----难道他们还同时在打着王家的主意?
  如果是那样的话,秦洛背后倚仗的势力就被他们全部推倒了。
  如果是他们这么做是为了报复当初自己的拳头和扬负的面部做过摩擦或者说是因为王九九拒婚选择了自己这个当时在他们眼里还是个‘**丝’的医生,秦洛是不会相信的。
  不管他们的目的是要报复自己还是因为利益争夺-----但是,这都不是秦洛愿意看到的。
  “胃口倒不小。”秦洛冷笑。
  他转身对大头和离说道:“走吧。我们去扬家找洛莘。我想,他们总没有必要把客人拒之门外吧?”
  --------
  --------
  当扬负听到秦洛来扬家拜访的消息时,先是错愕,然后就呵呵大笑起来。
  笑得那么大声,笑得那么响亮,笑得脸皮抖动,笑得眉毛飞扬。他实在是开心极了。
  “有意思。真是有意思。”扬负喘着气说道。“这家伙还真是个妙人。他竟然会在这个时候跑到扬家来拜访-----难道他不知道,如果被拒绝了,其实是一件很丢脸的事情吗?”
  “少爷,那我去回了他?让他丢丢脸。”站在门口的管家躬着身体陪笑。
  “不用。”扬负拒绝。“你回了他,我怎么看他笑话?”
  “那我去请他进来?”管家问道。
  “不。”扬负摇头。“我亲自去回了他。”
  “少爷高明。”管家拍着马屁说道。
  当扬负带着一群人来到大宅门口时,秦洛已经等候多时了。
  扬负没有走出大门,而是站在门廊里面打量着秦洛,笑着说道:“哟,这不是秦大医生吗?固本草卖的那么火爆,秦大医生不忙着发财数钱,跑到我们扬家门口来做什么?”
  秦洛对他的讥讽毫不在意,笑着说道:“听说我一个朋友住在扬家。我过来看望看望。长时间不见,还是挺想念的。”
  “朋友?”扬负故作姿势的想了一会儿,说道:“你是不是记错了?我们扬家哪里会有你的朋友?”
  潜台词就是说,我们扬家里没有你的朋友,全是你的敌人。
  “哈哈,洛夫人就是我们的朋友。”秦洛说道。“你也知道,她的丈夫皇天明和我师父龙王是生死兄弟----长时间没有她的消息,大家还是挺担心的。”
  “恐怕洛夫人不会这么认为吧?”扬负冷笑连连。“我倒是听到一些不同的故事版本。据说洛夫人的丈夫皇天明是被他的结拜兄弟给害死了-----知人知面不知心。这人心啊,是最难让人明白的东西了。以前,谁能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呢?”
  “是吗?”秦洛好奇地问道。“皇天明的结拜兄弟为什么要害死他啊?”
  “因为-----”扬负正要细讲,突然间反应过来,这小子就是来套自己话的。
  于是,他冷哼一声,说道:“我怎么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总会调查清楚的。上天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有些人,要得到报应。”
  “你这话讲的真好。”秦洛由衷地称赞道。“把我的心理话都讲出来了。我就怕好人受到冤屈,我就怕坏人得不到报应。”
  “你-----”扬负气极。冷笑着说道:“如果你是来炫耀嘴皮子功夫的,那我甘拜下风----不奉陪了。你慢慢表演。放心,我不收你的占地摆摊费。”
  说完,转身就走。
  “打架打不过我,骂人骂不过我----你样样都不如我。难怪九九不喜欢你。”秦洛在后面大声喊道。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