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7章、火烧铜雀台!

  第1497章、火烧铜雀台!
  “不用了。”白破局拒绝道。“这一次,轮到我了。”[www.haHawx.com]
  “爷爷早就说过,我们一个在明,一个在暗。”男人笑着说道。“如果你死了,谁来救白家?”
  “再说,也只有我死才能消罪。这所有的事情都和你没有关系,他找不到你头上。我就不信了,他还敢带人来攻这铜雀台?我们白家还没有沦落到那种时候。。”
  白破局看着又一次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红酒,然后一饮而尽的男人,说道:“或许可以逃脱。”
  “要是走不掉呢?”男人仰脸反问。
  白破局不语。
  如果能走掉固然好,秦洛就是找上门来也无可奈何。
  问题是,如果他走不掉,偏偏又落进了秦洛手里,那么-----他就是枚定时炸弹,把整个白家积累的威信和声誉给炸得粉碎。
  这对他们两兄弟而言都是一道两难题。
  逃脱?还是留下来等死?
  放兄弟一马?还是消除隐患把他留下来?
  这个选择实在太难太难了。
  男人又自己干了一杯红酒,像是一个嗜酒的酒鬼。
  他放下酒杯,说道:“我们唱首歌吧。”
  铜雀台是一个销魂窟,这种地方又怎么可能没有娱乐设备?
  说完,他径直走过去点了一首歌。
  “兄弟。”男人说道。“一起唱?”
  白破局摇头。
  他不唱歌。
  男人也不勉强。
  漫长的节奏过后,他独自唱了起来。
  “轻轻的风,像旧梦的声音。”
  “不是我不够坚强,是现实太多僵硬。”
  ---------
  “有今生今生作兄弟。”
  “没来世来世再想你。”
  声音悲怆,也有无尽的怀念。
  无论是好人还是坏人,他们都有对生命有着无限的眷恋。
  白破局坐在沙发的角落里喝酒,面无表情,眼神哀伤。
  一首歌还没有结束,白破局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从怀里摸出手机按了接听键,然后又一言不发的挂断电话。
  白破局把杯子里的红酒一饮而尽,说道:“他来了。我去看看。”
  “有今生今生作兄弟,没来世来世再想你。”男人挥了挥手,专注的唱歌。
  白破局深深看了他一眼,然后推门出去。
  门口,有十几名黑衣男人聚拢在哪儿。
  秦洛远远地站在人群后面,就像是这些事情和他完全没有关系,他只是一个打酱油的观众一般。
  白破局的眼神看过去,他很有礼貌的点头微笑。
  为首的一个戴着墨镜的男人掏出自己的证件亮给白破局,说道:“我们是国安九处的。得到线报,我们怀疑有一名重大疑犯躲藏在铜雀台。”
  白破局眼神灼灼地看着他,并没有立即退开,而是沉声说道:“什么疑犯?”
  “勾结危险份子企图伤害国家特别工作人员。”墨镜男人简单地说道。
  “什么人的线报?”
  “我们有责任为提供情报者保密。”男人说道。“白破局,让我们进去。”
  白破局沉默。
  “白破局,你应该知道拒绝的后果。”墨镜男人表情不悦地说道。
  白破局咧开嘴角笑了起来,说道:“我什么时候说过拒绝的话?我只是在想着,这铜雀台什么位置有可能隐藏重大疑犯,我好积极配合各位的工作。”
  “算你知趣。”墨镜男人冷哼着说道。他知道这个白破局背影通天,但是,他是奉命而来,就一定要努力完成任务。
  再说,双方的后台又不是一路人。没必要那么客气。要是过于客气了,身后那个笑起来人畜无害的家伙跑去和王家的人嘀咕几句,自己也跟着遭殃。
  墨镜男大数一挥,喊道:“进去搜。”
  哗啦啦------
  十几人跟着他冲了进去。
  秦洛这才带着大头走了上来,看着特意等在门口的白破局,遗憾的说道:“原本还想和白大少好好谈谈理想人生风花雪月。没想到遭遇这样的事情------这儿真窝藏重大疑犯了?”
  “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事情?”白破局笑着否认。“树大招风。一定是有卑鄙小人觉得白家最近顺风顺水所以心生妒忌,这才使出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来陷害我们。让他们搜一搜也好,他们会给我清白的。”
  “怎么能骂别人是卑鄙小人呢?”秦洛有点儿气愤的说道。“或许别人真的得到什么可信的资料,而白大少却被蒙在鼓里呢?就拿秦纵横那件事情来说,如果不是最后国安查找到他的罪证,谁知道他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他摇头叹气,说道:“现在人心太坏了。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白破局心里暗恨不已。
  这小子跑去告状也就罢了,自己骂几句告状的,他还有脸替自己洗白?
  “我相信我的眼光和能力。”白破局颇为强势的说道。“或许,这样的事情会在别人的身上发生。但不会在我白破局的身上发生。”
  “那就好。”秦洛笑着点头。“这样我就放心了。”
  “秦老弟现在还有没有兴趣进去坐坐聊聊人生理想风花雪月?”白破局做出邀请的手势。
  “虽然知道现在的时间不是很适合。”秦洛说道。“但是白大哥盛情邀约,我自然要给这个面子。”
  “请。”
  白破局做了个邀请的手势,然后便主动走在前面带路。
  秦洛和大头打了个眼色,两人紧跟在白破局身后。
  正在这时,铜雀台后院突然间传来喧哗的声音。
  然后便听到有人大喊大叫,还有女人的哭声。
  “救火啊-----着火了------”
  “救命啊。快来救命啊------”
  “后院着火了。快来救火啊。”
  -----------
  秦洛一惊,猛然转身,眼神如有实质地盯着白破局。
  白破局对秦洛仇恨的面孔视而不见,看着远处浓烟滚滚地位置,幽然说道:“看来我没办法陪秦兄弟聊天了。”
  “白大少真是好手段。”秦洛冷笑着说道。“连自己的亲兄弟都下得了手。”
  白破局猛然转身,眼睛充血地盯着秦洛,一字一顿地说道:“我下不了手。你知道的。”
  说完,不再理会秦洛,快步向前走去。
  秦洛站在原地静站了一会儿,然后又眯着眼睛笑了起来,说道:“既然大家是朋友,我们还是去看看吧。不然的话,显得我这个朋友太不够格了。”
  说完,他也朝着着火点儿走过去。
  着火的不是一幢楼,而是连着的好几栋楼。
  也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失火,火势滔天。房子在建筑时使用了大量木材,屋子里又铺着地毯等易燃物品。火借风势,呼呼作响。
  即便知道他们要找的人在里面,可也不知道应该从哪一栋楼开始寻找。
  国安九处的人也全都赶到失火的地点,一个个的表情阴沉。
  他们知道,他们的任务失败了。
  这样的大火,他们怎么进去带人?
  等到大火熄灭,恐怕他们连灰渣都找不到了。
  秦洛的心里也非常的惋惜。
  白家人真狠。
  对别人狠。也对自己狠。
  那个被称为狂人的白家老二一点儿也不狂,反而是个‘忠孝’的家伙。
  他生下来就是个悲剧。因为他一直活在白破局高大身躯背后的阴影里。
  白破局站在离他们不远处的位置,看着铜雀台的工作人员跑来跑去,用灭火器或者水管都设备救火,安静沉默。
  良久。
  良久。
  一阵浓烟吹来,他红了眼睛。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