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6章、再死一次!

  第1496章、再死一次!
  这个世界上,最辛苦的职业是‘父母’。
  照顾自己孩子的父母辛苦,照顾别人孩子的父母更辛苦。[www.Hahawx.com]
  林清源带的毕竟不是自己的亲孙女,一方面,他在感情上不能接受贝贝受伤的事实。另外一方面,他带的是别人家的孩子,如果出了什么事儿,他如何解释的了?
  有红衭陪伴,一路上再没遇到什么危险。
  林清源也没有去自己工作的那家中医院,而是就近找了第一人民医院,给第一医院的院长打了声招呼后,就有最好的脑科专家来给贝贝做检查。
  林清源在卫生系统工作了几十年,人脉之广也不是一般人可及的。
  贝贝还在里面做检查的时候,秦洛就带着大头急急忙忙地赶了过来。
  看到坐在长椅上满脸焦急等待的林清源,秦洛出声问道:“贝贝情况怎么样?受伤严重不严重?”
  “还在检查。”林清源说道。“她后面和我说话,条理很清晰,应该没什么问题。不过,还是检查一下吧-------”
  秦洛看了红衭一眼,说道:“应该没事儿。”
  林清源身边一个梳着大背头的中年男人主动向秦洛伸出手,笑着说道:“秦医生,你好。我是一院的院长李光明。”
  “李院长你好。”秦洛伸手和李光明握了握。他知道他的大名,李光明在行业内也是小有名气。不过,他属于海归的西医,技术倒是很不错,做了不少技术性极高的手术。
  “这次要多谢李院长帮忙。”林清源在旁边帮李光明说好话。他知道,李光明虽然现在是一院院长,位高权重,但是在秦洛面前还真没有什么骄傲的资本。
  没办法,秦洛这家伙实在是太逆天了。他做的那些事情,不是一般的医生所能够做到的。
  而且,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讲,只要是在这个系统内的人都知道一个事实------秦洛是卫生部部长蔡公民中的心腹,在蔡部长家里有一双碗筷的人物。
  如果能够和这样的人搞好关系,以后通过他走蔡公民那条线,仕途上也是大有助益的。
  “林院长太客气了。”李光明谦虚地说道。“你是前辈,这点儿小事儿值得拿出来说道?再说,贝贝是咱们医生的孩子,我们整天忙着治病救人,难道不能对自己的孩子好一点儿?”
  “谢谢李院长。”秦洛还是诚肯道谢。不管人情大小,他终究是欠下别人一个人情。
  “秦医生,这么说就太见外了。我可是对你仰慕已久啊。今天能够见面,这是我的荣幸。”李光明说道。“今天的时机不适合。等到贝贝康复,我在金星酒店摆一桌给她庆祝。”
  “应该是我来摆这桌酒感谢李院长才是。”秦洛笑着说道。
  李光明又和秦洛寒暄了几句,当着他们的面再次叮嘱跟在身边的脑科主任务必以最专业的态度对待患者后,这才告辞离开。
  “不是一个不知趣的人。”这是秦洛心里对他的评价。
  秦洛带着红衭走到一边,小声问道:“在什么位置动手?”
  “红星路。”红衭说道。“觉得他们有嫌疑,就开车跟了上去。”
  “那怎么还让他们把车撞了?”秦洛郁闷的说道。
  红衭抬头瞥了秦洛一眼,红着脸说道:“我的车技不太好-----”
  “---------”
  红衭是在秦洛的嘱意下去考的驾照,一个杀手,怎么能不懂使用现代交通工具?
  拿到驾照的时间没有多久,平时让她开车的机会也不多。所以,正如她所说的那样,她的技术不太好。
  “几个人?”
  “五个。”
  秦洛冷笑:“还真是大手笔。”
  “把他们喂蜜蜂了。”红衭轻描淡写的说道。
  秦洛看了她一眼,说道:“倒也没有便宜他们。”
  光天化日之下,大街上杀人终究是犯法的行为。
  如果他们是被一群突然而来的蜜蜂毒死的,那就另当别论了。
  红衭的办法是最好的处理办法。这个女孩子越来越能够融合进现代社会了。
  正在这时,林浣溪带着耶稣快步跑了过来。
  看到林清源就问:“爷爷,贝贝怎么样?”
  “还在里面。”林清源回答道。
  检测室的门打开,几名医生走了出来,微笑着向林清源报喜,说道:“林院长,经过我们系统全面的检查,小朋友的身体没有任何拐伤。”
  “脑袋呢?脑袋也没事儿?”这才是林清源最关心的问题。
  “脑袋也没事儿。”一名戴着眼镜的医生说道。他把手里的检测图片和结果递了过去,说道:“林院长请看,一切都很正常。”
  “那就好。那就好。”林清源长松了一口气。
  林浣溪跑进去看望贝贝,秦洛也跟着进去。
  小丫头第一次做这样的检查,没有害怕,反而觉得很好玩。
  秦洛抱了一会儿贝贝,对林浣溪说道:“我让人送你们回去。我还有点儿事要办。”
  “你小心点儿。”林浣溪说道。那些人又是攻击自己又是攻击贝贝的,说明他们的目标正是秦洛。
  秦洛这个时候出去,肯定是要和他们算帐。
  “不会有事儿的。”秦洛握了握林浣溪的手,笑着说道。
  秦洛从病房里走出去,耶稣、红衭和大头三人全都围了过来。
  “耶稣,你和红衭送他们回去。”秦洛发布号令。“无论如何,都要保证他们的安全。”
  “秦。红衭就够了。”耶稣反对着说道。“你的身边更需要人帮忙。”
  “放心吧。”秦洛信心满满地说道。“我们的人手足够了。”
  他去和林清源打了声招呼,然后带着大头匆忙离开。
  ----------
  -----------
  啪-------
  一只造价不菲的定制手机被砸在墙壁上摔得粉碎。
  “废物。都是一群废物。”男人愤怒的咆哮道。
  房间门被人从外面推开,阴暗的屋子里立即涌进来大片大片的阳光。
  “失败了?”白破局站在门口问道。他没有离开,一直留在这边等待消息。
  “两组人失去联系。另外一组人没机会动手。”白衬衣男人嘴角抽搐着说道。“我和他们有特定的联系方式。约定三个钟头内,无论任务成功失败都要联系一次。直到现在,除了一组没机会动手的,其它两组人还没办法联系上。”
  “那就证明他们被擒或者死了。”白破局说道。
  “是啊。”男人凄然苦笑。“看来他一直都不相信你。”
  “他谁都不信。”白破局说道。“你走吧。立即离开。”
  “去哪儿?现在还有什么地方可以去?”
  “随便什么地方。”白破局说道。
  “我不能走。”男人摇头。“他们既然早有防备,怎么可能不对铜雀台进行盯梢?只怕我一出门,就会被他的人抓住。”
  白破局默然。
  他知道,他说的是正确的。
  他一出去,就有可能落入秦洛的手上。
  那个时候,他没死的消息会传遍燕京。而白家-------将因此名声扫地。
  ‘假死’这样的事情,怎么可能让外界知道?
  可是,做为一名大哥,做为他的哥哥,他还是希望给他一次机会。
  因为,他已经为白家死过一次了。
  “走吧。”白破局沉声说道。“铜雀台有暗道。我让人带你从那儿离开。”
  男人不应。
  他伸手取了两个杯子,倒了两杯红酒后,笑着说道:“咱们兄弟好久没一起喝酒吧?”
  “是。”白破局应道。
  “来。这一杯,我敬你。”男人把一只盛满红酒的酒杯递给白破局。“敬兄弟。”
  “敬兄弟。”白破局和他碰了碰,两人都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
  “痛快。”男人抹着嘴角的酒渍大笑着说道。“我的计划失败,秦洛一定会着急报复------如果能够让他的报复提前的话,你的胜算有几成?”
  “这个时候他们手头上的现金还不够多。我有四成机会。”白破局说道。
  “如果再给他一个月的时间呢?”男人问道。
  “每多给他一个星期的时间,我的胜算就减掉一成。”白破局说道。
  男人点了点头,说道:“既然这样------那我就再死一次吧。”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