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5章、全军覆灭!

  第1495章、全军覆灭!
  司机看到这些人如此凶恶,不得不向林清源请求,问道:“院长,现在怎么办?”
  “开车。”林清源气得脸色铁青。明明是他们的车子走在前面,是后面的车子抢道才撞在一起的。现在这些人的态度野蛮粗暴,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他们身上。林清源虽然不是政府高级官员,但也是一院之长。平时走到那儿都受人尊重,什么时候受过别人这般的欺辱?[www.TTZW.COM]
  可是,现在不是和这些混混动气的时候。和解决矛盾相比,他更加担心贝贝的身体。
  “去医院。”林清源说道。“从右边拐。”
  司机便想把车头转弯,没想到那些人不依不饶。
  看到林清源的车子想要溜走,又有两个人窜到他们的车头前面,一幅你要是想逃跑就从我身上压过去的架势。
  他们不仅仅嘴上在骂,还开始动手去敲击车子的玻璃窗和用手拉车门。
  “开门,开门-------必须把事情给我说清楚了。”
  “撞了车就想逃逸?没门。”
  “必须要赔钱,不然你们休想离开。”
  -----------
  “院长。我下去和他们理论。”司机也是个年轻人,脑袋一热,就要打开车门和这些人说理。
  “不要下去。”林清源阻止道。“这些都是混子。我看出来了,他们就是故意讹诈------打电话报警。等到警察来了我们再下车。”
  司机点头,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拨打报警电话。
  “这么一大群男人欺负一个老人一个小孩儿算什么本事?”有人在身后鄙夷地说道。
  几人一起转身,看到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一个白衣红靴的小女孩儿。
  女孩子的脖子上戴着一个银项圈,模样粉雕玉琢的,看起来非常可爱。
  为首的三角眼男人看到女孩子,眼睛一眯,悄悄给他的同伴们打了个手势。
  然后,有两个男人从车头前面转过来,和三角眼一起对白衣女孩儿形成包围。
  “欺负我才对嘛。”白衣女孩儿丝毫没有觉得危险的觉悟。
  “上。”三角眼男人大手一挥,第一个就握拳向白衣女孩儿冲了过来。
  他知道这个女孩儿的厉害,所以,一出手就是杀招,力求能够一击毙命。
  双手握拳,一个最简单也最凌厉的‘大披挂’。
  典型的杀手风格,动作朴实,但是能够给人带来极大的伤害。
  三角眼的另外两个伙伴看到老大已经冲出去了,他们也迅速补位,速度同样快的惊人。
  三人以‘品’字形袭来,正前方和左右两边同时受到攻击,要是正常人的话,恐怕第一反应就是转身逃跑。
  可是,白衣女孩儿不是正常人。
  她是蛊王。
  她站在原地,不闪不避。
  笑眯眯地注视着那些向她冲来的杀手,嘴角带着浓浓的不屑。
  近了。
  更近了。
  当那三人同时到达攻击位置,然后一起挥拳砸向她的面门、左肋、右边的脖颈时,她终于动了。
  双脚一百八十度转圈,双手齐挥,然后,一股白色的粉沫便被她挥洒在她的四周。
  白色烟气弥漫,任谁看到都有种心惊胆颤的感觉。
  “快退。”三角眼男人反应速度最快。看到红衭出手后,一边转身脱离战团一边出声示警。“是毒粉。”
  左边的杀手也察觉情况不对,衣袖捂鼻在地上连续翻滚,总算逃离了这些毒粉的包围圈。
  右边的杀手比较贪心,他的那一拳的攻击位置是红衭的脖颈。
  就像是嗜赌的赌徒,在没有看牌之前,无论如何也是不甘心离开赌桌的。
  他的拳头离红衭那粉嫩的脖颈那么近,那么近,只要再往前伸一点儿,一点点儿------
  扑通------
  他的膝盖一软,身体就扑倒在地上。
  脸色黑紫,竟然已是中毒极深。
  只是抛出去一把粉沫就能够干掉一个劲敌,这样的能力也只有蛊王能够做到了。
  “目标扎手。”三角眼看着倒在地上抽搐的伙伴,表情阴沉地说道。“大家注意一些。”
  说话的同时,他伸手入怀摸出了一把手枪。
  他的手枪刚刚取出来,还没来得及把枪口对准红衭,一条长鞭就像是长了眼睛似的向他手里的枪卷了过去。
  三角眼大惊,飞快的向后退去。
  他快,那条鞭子跟进的速度更快。
  鞭梢不仅仅是要夺枪,还向他的腰部卷了过去。
  “开枪。”三角眼对着他的同伴大声吼道。对手太强,他担心自己落入对方手上。以他对这个女人的了解,落在她手里实在是生不如死------因为她有太多太多的手段来惩罚和审讯了。
  蛊。
  想起来就让人身体起鸡皮疙瘩的东西。要是亲身实践,恐怕更加恐怖吧。
  其它三人看到老大有难,纷纷掏枪射击红衭。
  红衭的长鞭卷住三角眼的腰部,把他的双手也给捆了进去。
  然后,她的手腕猛地一拽,就把三角眼给拖了回来。
  再用力一抖,三角眼的身体就成了肉盾,飞快的向着那几个人的枪眼撞了过去。
  无论如何,这些杀手也不能对自己人下手。
  红衭一招逼退他们,左手向空中一扬,无数名黑色的细小飞虫漫天飞舞。
  那些飞虫像是有了灵性似的,嗡嗡叫着向那几名持枪歹徒冲了过去。
  “啊------”
  有人中招,发出惨叫的声音。
  “救命------”
  又有人叫道。显然,他也被飞虫给咬伤了。
  看到自己的同伴连连折损,唯一的幸存事拔腿就跑。
  红衭哪肯轻易放走活口?
  她手里的鞭子一抖,三角眼的身体就被她丢进了飞虫最密集的地方。
  然后,她的身体飞跃而起,跳到了林清源的汽车车顶上,身体前扑,双脚在空中奔跑着,仿佛空气中有着支撑点似的-----
  啪------
  他的身体还在半空中,手里的长鞭就飞了出去。
  长鞭像长蛇飞向敌人的双腿,然后用力一扯,那货就扑倒在地上摔了个狗吃屎。
  他从小腿部位抽出一把匕首,想要把长鞭给割断。
  一刀、两刀、三刀------
  “不用费劲儿了。”红衭站在那儿冷冷地看着他。“想把这条鞭子割断,至少需要半个钟头------”
  杀手不信,继续割。
  四刀、五刀-----
  啪-----
  鞭子突然间从他的腿上松开,然后一鞭子抽在他身上。
  啪-----
  一记。
  啪-----
  两记。
  啪-----
  啪-----
  啪------
  都说了不要割,这家伙偏偏不听话。
  他割了鞭子几刀,红衭就用鞭子抽他多少次。
  只是眨眼间的功夫,那几个身手不弱的杀手就全军覆灭。
  握着手机的司机一脸呆滞地看着外面,连电话里面‘喂喂’的声音都没有回应。
  他还没来得及告诉警察自己的位置呢,这事情就已经解决了。
  红衭把鞭子系在腰间,就成了一条漂亮的腰带。
  她走过去敲敲车窗玻璃,司机得到林清源的许可后才小心翼翼的按开了车窗玻璃。
  “爷爷,你好。我是秦洛的朋友。”红衭一脸甜美地对着林清源笑着。
  “姑娘-----你好。”林清源目瞪口呆的看着红衭。刚才打人时如此厉害,怎么转眼间就笑的这般纯真可爱?
  要不是亲眼所见,林清源实在没办法相信这个小姑娘会有这么大的杀伤力。
  “我是受秦洛的委托来保护你们的。”红衭笑嘻嘻地说道。“现在没有事情了。你们赶紧回家吧。”
  “我想去医院。”林清源说道。“刚才他们撞了我的车,我担心贝贝受伤了。”
  “那就去医院吧。”红衭说道。“我和你们一起去。”
  “谢谢姑娘。”林清源高兴地说道。发生了这样一件事儿,如果有个高手在身边保护的话,他还是很乐意的。
  “可是这边的事情-----”林清源看着地上的那些尸体,担忧地说道。
  红衭指了指司机,笑着说道:“他可以留下来做证啊------就说有一群蜜蜂突然间攻击他们。警察总没办法把这些蜜蜂逮回去挨个审讯。”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