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9章、大流氓!

  第1489章、大流氓!
  战侠歌被妹妹何智慧用毒药威胁,秦洛带着保镖及时出现英雄救英雄,这只有两种可能性。
  第一,秦洛来看望战侠歌的伤势,恰好发现了何智慧的阴谋诡计。[搜索最新更新尽在www.ZhuiXiaoShuo.com]
  第二,秦洛一直找人盯梢战侠歌,知道何智慧出现后,立即赶过来围剿。
  综合各种情况进行分析,真实真相应该是属于第二种。
  因为秦洛才刚刚从东洋回来,手头上有大量的事情需要处理,怎么可能急忙跑来探望自己?
  正如秦洛刚才说的那样-----之前他并没有把战侠歌当做朋友。
  再说,秦洛如果是来探望自己的话,肯定是要走正门。如果是走正门的话,战侠歌怎么会没有得到任何通报?
  但是,无论是第一种还是第二种,秦洛都不会详细说明,战侠歌也不会傻到主动出声询问。
  至少结果是好的,他们现在是朋友。至于中间的一些过程,还是理性的忽略掉吧。
  “我应该早些向你说明的。”战侠歌一脸歉意的说道。
  “有几个人能够拒绝的了亲人的要求?”秦洛笑着说道,正解开战侠歌胸口的绑带帮他重新包扎上药。
  “你早就知道我接近你的动机不单纯,就不应该冒险救我。”
  “那样的话,我不就少了一个朋友?”秦洛拍拍战侠歌的肩膀,说道:“别想太多。”
  战侠歌不能不想的多一些。
  现在事情暴露,情况也变得更加复杂。
  “你不问我何家的事情吗?”战侠歌出声说道。
  秦洛往战侠歌胸口的伤口上倒上药沫消毒,然后扯了新的纱布来帮他包扎。缠了一重又一重,再打上一个漂亮的蝴蝶结,这才满足的看着自己的杰作,说道:“千万不要再生气动怒。也不要做过激运动。不然的话,情况会很危险。”
  嘱咐过后,这才回答战侠歌的问题,笑着说道:“虽然看起来这个何家对你不怎么样,但是你毕竟也属于他们的一份子,就没必要增加你的心理负担了-----放心吧。我需要什么,他们都能够帮你问出来。”
  “谢谢。”战侠歌感激的说道。
  确实,他因为内心羞愧和对秦洛非常的感激,所以才拒绝了妹妹的计划。但是,这并不代表着他就可以做到转过身来去捅何家一刀子。
  这听起来有些愚蠢,却是他的坚持。
  也正是因为这样,秦洛才对他高看一眼。如果他转身就把自己的整个家族都卖了,在以后的相处中,秦洛反而要提防他一些了。
  “你准备怎么处理他们?”战侠歌问道。他调查过秦洛,知道以秦洛现在的人力财力和人脉,何家一旦暴露,就离崩溃不远了。
  这也是何智慧不敢显身,而是一直让他这个和何家看起来没有任何关联的‘弃子’动手的原因。
  “我是一个好人,但不是一个善良的人。”秦洛笑着说道。“别人欺负我,如果我不反欺负回去的话,心里会一直憋着口气。”
  顿了顿,秦洛说道:“所以,我要出气。”
  一会儿的功夫,大头敲门走了进来,说道:“解药拿到了。”
  秦洛接过他递过来的一个白色小瓶,说道:“确定过了?”
  “在那种情况下,她没理由说谎。”大头肯定的说道。
  “辛苦了。”秦洛笑着说道。然后他把那个白色小瓶丢给战侠歌,说道:“赶紧把身上的毒解了吧。”
  “谢谢。”战侠歌接过解药,心里真是百感交集。
  下毒的人是自己的亲妹妹,自己原本要迫害的人却从妹妹身上帮他找回了解药------世事就是如此奇妙。
  如果刚才他接受了妹妹的要求,那么,现在自己的结果是什么?
  想到秦洛突然间从外面闯进来的事情,战侠歌也不由得惊起一身冷汗。
  这个男人太狡猾了,也太强势了。他的身边高手如云,想要害他如何容易?
  “幸好。我们现在是朋友。”战侠歌在心里想道。
  “好好休息吧。”秦洛对战侠歌说道。“最好找一些朋友来陪你。因为我不确定他们还会不会对你有其它的安排-----当然,假如他们抽的出手的话。”
  “你要对他们出手了吗?”战侠歌问道。秦洛说的‘假如他们抽的出手的话’,明确的表明何家要面临灾难。
  “那个女人被我们捉走,消息很快就会暴露。”秦洛说道。“当然要在他们来不及防备的时候动手。”
  战侠歌想说什么,终究只是发出一声叹息。
  --------------
  --------------
  出手的人不是秦洛,而是闻人牧月。
  这是最稳妥的选择,因为以闻人家族的实力和人脉能够一下子把何家打入谷底,没有任何挣扎和反抗的余地。
  “有些问题。”闻人牧月看着手里的行动报告,皱眉说道。
  “我也发现了。”秦洛笑着说道。此时,他正坐在映月山庄的收藏室里,把玩着闻人牧月的一些极品收藏。她的穿衣打扮很时尚,但是骨子里却偏向于喜欢一些古典的东西。
  她收藏最多的是根雕和字画,这些东西在她的收藏室随身可见。不知道是她自己摆的还是有名师指点,每一样都摆放在它最应该出现的地方。看着让人赏心悦目。
  以前秦洛和闻人牧月的关系还没有那么亲密,闻人牧月也没有带他进来。现在进来后,他有种置身宝库的感觉。一些唐宋珍品和世界级的名人字画竟然在这里面出现,不得不让秦洛感叹一声,有钱人的生活真是没办法想象的------他总是忽略自己也是一个有钱人的事实。
  “他们太弱了。”闻人牧月说道。
  要是让对手听到这句点评,一定会气得跳脚不可。你欺负我折磨我凌辱我击溃我也就算了,你还嫌弃我实力太弱-----有你这么欺负人的吗?
  “是啊。”秦洛说道。“何家太小了。和我想的有很大的出入。他们的企业规模------估计也就和我爸那种三流企业家经营的那家医药公司差不多吧。这样的医药世家在华夏家没有一百也有八十。很容易一眼让人忽略。”
  “和他们长远的布局不符合。”闻人牧月思索着说道。“难道他们是枪?”
  所谓的枪,就是指被别人推出来的替罪羊。
  可是,无论是秦铭说的他姓何,还是今天逮到的何智慧,都证明他们是独立的------这就像是一个八岁的孩子想要成为将军一样。有着小小的躯体,却有着远大的理想。看起来确实有点儿怪异。
  “是啊。”秦洛点头。“二十多年前我爷爷被绑架的事情你已经知道了。那个时候,他们就能够布局把人送到我们家,证明他们的眼光非常的厉害,使用阴谋诡计的手段也相当的毒辣-----能够做出这种事情的人,怎么会那么容易就败了?”
  “继续查。”闻人牧月说道。
  秦洛点了点头,说道:“前面的事你都做好了,后面的事就由我来处理吧。太脏。”
  闻人牧月抬起头看向秦洛,眨巴着大眼睛没有说话。
  秦洛就抱着手里一只大根雕走到闻人牧月面前,笑着说道:“你看你的手那么白,我怎么舍得让它沾上这些血腥的事情?”
  “我没做过血腥的事情。”闻人牧月说道。“都是别人帮我做。”
  “大的动嘴,小的跑腿。”秦洛笑着说道。“我一直处于跑腿的角色。”
  他把那只根雕抱到闻人牧月面前,问道:“这只根雕很奇怪,是什么意思?”
  闻人牧月扫了一眼,俏脸‘唰’地一下子变地通红。
  那是一幅‘春#宫雕’,是男女之间合体时的姿势。而且用的还是观音#坐莲式。
  这是闻人牧月的管家帮她在外面收集回来的,她以前看过,也没有留心。没想到秦洛这家伙那么坏,竟然跑过来一脸天真无邪的问自己是什么。
  “流氓。”闻人牧月咬牙说道。
  秦洛瞪大眼睛看向闻人牧月,佯装不解的说道:“我就是问你这根雕雕的是什么------怎么就成流氓了?”
  “大流氓。”闻人牧月更羞,咬牙切齿的说道。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