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7章、兄妹反目!

  第1487章、兄妹反目!
  侠歌会所。
  一辆红色的宝马车停在会所门口,驾驶室位置的车门从里面推开,一双红色的高跟鞋丢了出来摆放在地上。[www.ZhuiXiaoShuo.COM]
  然后,伸出一只洁白细腻的小脚,一个身穿白色旗袍的漂亮女人弯腰把脚塞进鞋子里并且系上鞋带,又把另外一只脚也塞进了鞋子。
  换好鞋子,她这才从车子里走了出来。
  关上车门,抬脚向会所里面走去。
  “对不起小姐,我们酒吧白天不营业。”负责看店的服务员迎上前来,出声说道。
  “我找人。”女人笑着说道。
  “请问你找哪位?”服务员问道。
  “战侠歌。”
  “你是?”
  “我是他的朋友。”女人说道。“我知道他受伤做过手术,所以过来看看。”
  服务员犹豫了一下,说道:“请稍等,我进去通报一声。”
  “好的。麻烦了。”女人微笑着点头。
  很快的,服务员就退了出来,对女人说道:“小姐,你进去吧。我们老板在左侧最东边的房间。”
  “谢谢。”女人道谢,然后向酒吧的里院走去。
  女人推开房间门,就看到躺在床上看书的战侠歌。
  她踩着高跟鞋咯咯咯的走过去,一把从战侠歌的手里抢过书籍,说道:“哥,你才刚刚做过手术,要尽量多休息,现在不能长时间阅读-----这书我没收了。在你身体没好利索之前,我是不会给你的。”
  “怎么从正门进来?”战侠歌抬头看了女人一眼,问道。
  “为什么不能从正门进来?”女人反问。
  “你不怕被人发现吗?”战侠歌说道。
  “发现又怎么样?”女人咯咯的笑着,说道:“就算有人看到我来看望你,也只会以为我们是朋友或者说我是你的仰慕者-----谁能知道我们是兄妹?如果总是走后门,反而容易让人怀疑。”
  战侠歌不想在这个问题多谈,问道:“有事吗?”
  “没事就不能来看你啊?”女人在战侠歌的床边坐下,说道:“再说,你是我哥哥。我亲哥哥。你做手术的时候,我不能陪在你身边已经很过意不去了。如果你回来了我还不来看望你,那我还是人吗?”
  战侠歌就沉默了。
  他拒绝不了亲情。从孤儿院开始,这样的感觉就是他一直渴望的。即便后来他成了战斗英雄,在杀人后休息的间隙,他仍然渴望这样的感情。渴望有人在远方关心和注视着自己。
  女人知道自己的话起到了作用,嘴角淡淡一笑,说道:“哥,我给你带了点儿汤。你先喝一碗吧?我亲手给你熬的哦。这还是我第一次熬汤呢,咱妈都没这口福------”
  女人说完,就跑过去打开她提过来的那个白色保温杯,从保温杯里倒出一碗鸡汤送过来。
  “加了参。很补的。”女人双手捧着鸡汤送了过来。
  战侠歌伸手接过,抿了一口,确实很香。
  “好喝吧?”女人笑眯眯地看着战侠歌的表情,出声问道。
  “好喝。”战侠歌回答道。
  “那就多喝点儿。一大桶呢。”女人说道。
  “好。”战侠歌应了一声,低头喝汤。
  “哥,你知道外面发生的事情吧?”女人装作漫不经心的问道。
  “什么事儿?”
  “火焰病毒啊。”女人说道。“幸岛和马莱都出现了火焰病毒。据说这种病毒是无解的,全世界的医学专家都没办法解开。已经死了很多人了。有可能会大规模爆发呢。现在大家都人心惶惶的,比之前的‘非典’要恐怖多了------”
  “你告诉我这些做什么?”战侠歌问道。
  女人嫣然一笑,说道:“不过,现在也不用紧张了。因为秦洛研究出了火焰病毒的解药,现在全世界的人都等着他的解药预防和救命呢。”
  战侠歌眼神灼灼地盯着女人,手里的鸡汤也放下了。
  女人看着战侠歌的反应,说道:“哥,怎么了?鸡汤不好喝吗?”
  “鸡汤很好喝。”
  “那你为什么不喝了?”
  “喝不下去。”
  女人沉默。
  过了一会儿,说道:“哥,你是不是忘记了自己的身份?”
  “身份?”战侠歌脸上的肌肉一阵扭曲。“什么身份?”
  “你是我们何家的人。你和我是同一个爷爷奶奶爸爸妈妈。我们是亲兄妹。”女人说道。
  “那么,我在受苦的时候,我们同一个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在哪里?”
  “哥,那是家里为了培养你-------”
  “为了利益,把自己的儿子都随手抛弃。这叫培养?”
  “---------”
  何智慧不说话,战侠歌也不说话。两人都低头不语,房间里的气氛一下子变得沉默。
  良久。
  “哥,你之前不是答应过了吗?你答应帮我们,答应帮何家找回药方,答应让我们家族重新振作起来。”何智慧声音低沉地说道。
  “是的。我答应了。”战侠歌说道。“那个时候,你用亲情来迷惑我。我无法拒绝。”
  “那你现在-------”
  “现在我明白了。我只是一枚棋子。是你们随时都可以牺牲掉的一枚棋子。”战侠歌冷笑着说道。“还有,你凭什么认为我可以拿到药方?秦洛那么警惕,他会告诉我这么一个毫不相干的人药方在哪里?”
  “我当然知道他不会告诉你药方在哪里。”何智慧眼里的杀机一闪而逝。很快的,她又微笑着看向战侠歌,说道:“哥,你用不着亲自去找他要药方。你只需要和他接触,然后配合我们的行动,我们就有办法从他手里拿到药方------别忘记了。咱们何家也是做药的。”
  “我做不到。”战侠歌冷声拒绝。“就算做到了,我也不会做。”
  “因为他治好了你的病?”何智慧问道。
  “是的。因为他治好了我的病。”战侠歌说道。“你口口声声叫我哥,却只是为了驱使我这个废人给你们做事。我和秦洛无亲无旧,他却把我从鬼门关拉了回来------你们这么做,不觉得羞愧吗?”
  “哥。你要记住。你的身体里面流着我们何家的血液。”何智慧终于爆发了。“姓秦的凭什么现在能够这么风光?就是因为他夺走了我们的药方。他凭什么要成为世界首富?还是因为他夺走了我们的药方。如果药方在我们手里,这所有的荣耀都是属于我们的。他是我们何家每一个人的仇敌。你怎么能那么容易就被他收买了?”
  “那么容易?”战侠歌哂然苦笑。“这么低的要求你们都做不到,还有什么资格问这种问题?”
  “哥,请他过来喝杯茶。好吗?”何智慧一脸认真的看着战侠歌。“你是他的病人。如果你的身体有什么不舒服的话,他应该会赶过来。”
  “然后呢?在茶里面下毒,逼迫他用药方来救自己的命,对吗?”战侠歌沉声问道。
  “是的。”何智慧没有隐瞒,很是坦诚的点头。“我们没有别的办法了。其它人的邀请,他未必赏脸。但是他对你比较特别,应该是因为你的军人身份吧。”
  “你把我卖掉也就算了。你还想把我军人的尊严和荣誉也卖掉?”战侠歌讥讽的说道。
  “那些都不值钱。”何智慧说道。“什么尊严?什么荣誉?这些都是虚的。你变成这样,有谁高看过你一眼?如果你能拿到药方,我们就能够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富裕的人。那个时候,谁还能轻视你?”
  “我自己。”战侠歌拍着自己的胸口,说道:“我自己会看不起我自己。”
  “唉。”何智慧轻轻叹息。“真不愿意走这一步。可惜,你太愚蠢。把事情给搞砸了。”
  “你想做什么?”战侠歌问道。
  何智慧的视线转向战侠歌刚才放下来的那碗鸡汤,说道:“你不应该喝那碗鸡汤。虽然我是第一次亲手熬汤,但是,却不是第一次往汤里下毒------它叫芭莎。我调配出来的毒药,也是我给它取的名字。”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