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9章、为了报仇!

  第1479章、为了报仇!
  咚咚-----
  门板再次被人叩响,妈妈桑的声音传了进来,说道:“先生,客人到了。”[WWW.ZhuiXiaoShuo.com]
  因为收到大笔小费的缘故,她的声音越发的柔和客气。当然,态度是一如既往的尊重。
  “请她进来吧。”牧马人说道。
  哗啦----
  门板被人推开,一个黑衣黑裤的女人站在房间门口。
  外面的光线从她的身边铺泻而入,让整个屋子都亮堂起来。
  看到地上的尸体,以及屋子里浓重呛人的血腥味,女人的眉毛轻轻的皱起。
  “来了。”牧马人主动出声招呼。他没有抬头,正低头吃着盘子里的那份牛排。切成大块,沾上红酒酱塞进嘴里,然后大口的咀嚼着。
  “来了。”女人声音平静的应道。
  “坐吧。”牧马人说道。“很快就吃完了。”
  女人的身体缓缓蹲下,然后跪坐在牧马人的对面。
  “渴了的话,桌子上有酒。”牧马人说道。
  “我不喝酒。”
  “哦。我以为你今天会破例为我喝一杯呢。”牧马人笑了起来。
  他把盘子里最后一块牛肉叉进嘴里,一边咀嚼,一边用洁白的餐巾擦拭嘴角,说道:“这像不像是最后的晚餐?”
  直到这个时候,他还有心思开玩笑。
  “--------”女人不应。
  “就是杀人犯,在被枪毙之前,监狱里面也会让他们大鱼大肉吃个痛快。这是不让他们走在黄泉路上挨饿----要是能打包带着就好了。”牧马人不无遗憾的说道。
  “理由。”女人说道。
  “你想知道什么?”牧马人终于抬起头,一脸温柔的看着坐在对面的女人。
  “理由。”女人再次说道。“你这么做的理由。”
  “这样吧。”牧马人笑了起来。“你先给我讲讲,她们是怎么找到我的?虽然这个局是我布下来的,可我真的很好奇解局的人都是怎么考虑的。”
  “-------”女人不应。她觉得这实在是浪费时间。现在,他们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谈。
  “讲讲吧。”牧马人说道。“这是我第二次求你做事。第一次你拒绝了,这次也要拒绝吗?”
  “很明显,这次绯闻事件的目标是针对秦洛。而秦洛现在是华夏中医代表团的团长,也是最有可能研究出火焰病毒解药的人-----所以,他们的目标显然是为了扰乱秦洛,扰乱他的思绪和工作计划。”女人说道。
  “能够有能力投放超出现今世界医学水准的‘火焰病毒’,并且做出这一系列安排的-----第一嫌疑对象就是奥墨实验室。紫罗兰死了,现在是由谁在幕后操纵和控制这一切?她们要做的,就是找出这个紫罗兰的替代者。”
  “不,我不是替代者。我和紫罗兰一样,同样是五星级执事官。我是牧马人。独一无二的牧马人。”牧马人打断女人的话,说道。
  他有他的骄傲,他不会成为谁的替代品。
  女人淡淡的瞥了他一眼,说道:“她们不知道你的代号是什么,也不需要知道。她们只需要找出那个人就行了。”
  “种种迹象表明,这个人对秦洛的行为性格非常的熟悉。或许,两人还有可能认识-----她们使用了筛选法和排除法。将秦洛所认识的,或者所有有可能做出这种事情的人选都寻找出来,然后逐个分析验证。”
  “哦。怎么个验证?”
  “这是一整套的工作流程。”女人说道。“把一个人从出生到现在的资料档案全部调集出来进来分析对比,性格特征、行为方式、利益冲突----这涉及到几十道工序。在这样的验证方式下,几乎没有什么秘密可以隐藏。”
  牧马人苦笑,说道:“有文化,真可怕。看来是我多虑了,我还担心你们找不到我,所以故意露出一个大破绽。”
  女人沉默。
  良久,说道:“如果你不想暴露的话,那些手段也未必能够把你找出来。”
  “你是说曝光秦洛那些女友的绯闻事件?”牧马人问道。
  “是的。”女人说道。“你这样做只是让他们坚信火焰病毒是人为投放的事实。”
  “我不是说过吗?我担心你们找不到我。所以才这么做的。”牧马人说道。“时间那么宝贵,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流逝,我也很替你们着急啊。”
  “为什么?”女人问道。“既然你投放了火焰病毒,为什么又想着帮助我们?你不是替奥墨实验室工作吗?”
  “为什么?”牧马人笑了起来。“因为我和秦洛一样,都想着拯救全人类。你看,我也是一个伟大的,脱离了低级趣味的男人。”
  “-------”
  看到女人无语的表情,牧马人笑的更开心了,说道:“好吧。我坦白。我的思想觉悟确实不如秦洛。他想救中医,救国家民族,我想救的人只有一个-----我只想救我的妹妹。”
  女人的眼神哀伤,却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我是为奥墨实验室工作。”牧马人说道。他指着自己的脑袋“他们切割了我这里的一根神经,他们以为这样可以让人变得没有感情-----他们不知道的是,科技再高明,有些事情也是他们做不到的。”
  牧马人伸出手,隔着桌子轻轻地抚摸着女人的脸,一脸幸福的笑着,说道:“譬如,他们就没办法不让我爱自己的妹妹。”
  女人的眼眶湿润,晶莹的泪珠顺着脸颊滑落下来。
  一滴-------
  两滴-------
  三滴-------
  泪珠打湿了男人的手背,让他的手指微微的颤抖。
  “怎么才能帮你?”女人直视着男人的眼睛,问道。
  男人又一次咧嘴笑了起来,说道:“你帮不了我。”
  “怎么才能帮你?”女人再次问道。很固执。也很坚持。
  牧马人摇了摇头,说道:“我知道你不甘心。我也不甘心。不过,你不觉得这是最好的结果吗?”
  “这不是。”
  “这是。”牧马人说道。“没有比这更好的结果了。如果我选择其它的路,后果要比现在严重一百倍。那样的话,你也不会原谅我。更不会为我流这几颗宝贵的眼泪。你是第一个为我流眼泪的女人,也是唯一一个----我很知足了。”
  “小姐可以帮你。”女人说道。“只要我求她,她一定会帮你。”
  “她也帮不了我。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够帮我。只有我自己才可以。”
  “--------”
  “替我谢谢她们。”牧马人说道。“来的不是她们而是你,已经是在帮我了。”
  “为什么选择这条路?为什么要为奥墨实验室做事?”女人摘下黑框眼镜,眼圈发红的问道。
  “为了报仇。”牧马人笑着说道。“我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报仇。”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