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7章、有人眼眶发红,有人在拼命鼓掌!

  第1467章、有人眼眶发红,有人在拼命鼓掌!
  原本大家对这件事都是一种看好戏的状态,事不关已,高高挂起。秦洛率领的华夏医疗团和东洋政府闹翻,还是很符合一些人的利益的。[搜索最新更新尽在www.ZhuiXiaoShuo.com]
  再说,因为语言或者文化的差异,秦洛率领的华夏团和其它一些西方医疗团格格不入。加上第一天见面时的冲突,虽然不能说双方的关系势如水火,但是绝对尿不到一壶去。
  而且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对华夏中医持有怀疑和否定的态度,在他们眼里,这群华夏人是可有可无的,在不在都不影响大局。
  他们的存在也只是增加了多国医疗团人数上的优势而已,如果火焰病毒不能解决,那是所有人的关系。如果火焰病毒能够解决,那一定和华夏人没关系。
  所以,把他们赶走也不是一件坏事。省得碍眼。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宫诚介竟然命令307营地的士兵戒严,并且喝令士兵用武器瞄准秦洛和他的团员。
  他们甚至给秦洛安上了一个‘感染火焰病毒’的可怕罪名,他们可以以保护全人类的名义开枪把他们射杀----
  任谁都清楚,感染病人进入其它国家或者区域将会带来什么样的灾难。即便那些原本支持秦洛的国人,在不知道真相的情况下,恐怕也会支持这样一个残忍的决定。
  更让他们震惊的是,那个年轻的家伙根本就不吃东洋人这一套,他的态度是那么坚决,看向宫诚介的眼神是那么的鄙夷和嘲讽,他带领着他的队友、同胞,大步向前,无视四周那一双双杀气腾腾的眼神和冰冷的枪口-----只因为,他的眼神比他们更加的杀气腾腾,他心里的枪比他们要冰冷上一万倍。
  华夏大地被东洋人的铁蹄践踏过,那是以前。
  现在,他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秦洛是医生,他比别人格外懂得生命的珍贵。
  可有些东西能够让人拿出生命去维护。譬如----一个国家的尊严,一个民族的气节。
  如果他在对方言语的威胁下停留,如果他在敌人枪口的瞄准下和其它队员一样犹豫不绝恐惧不前----那么,人活着,心死了。精、气、神全都死了。
  一个坚持要留,一个必须要走。
  双方谁也不敢让步,惨剧随时都有可能发生。
  如果东洋人对这群手无寸铁的医生开枪的话,那就是赤裸裸的屠杀----他们不可能有任何的反抗余地。
  当然,他们并没有意识到秦洛身边的大头、耶稣和离三人会给这些东洋士兵带来怎样的灾难。
  许东林终于难以保持沉默,他快步走到宫诚介面前,说道:“宫诚先生,请息怒。他们是华夏国派来的医疗代表团,代表华夏国政府颜面而来-----你们不能这么做。”
  宫诚介脸色阴沉的仿如此时幸岛灰蒙蒙的天空。他原本只是想用恐吓手段把秦洛和他的队友给留下来,他知道华夏人是很贪生怕死的。
  再说,这是幸岛。自己的地盘自己做主。
  可没想到的是,这个年轻的团长脾气如此暴躁。他现在骑虎难下,想要退步已经不行。
  他们的颜面重要,东洋政府就不要脸了吗?
  “东林君,你刚才也都看到了。他辱骂本人,攻击在场的各位同行,这是一种非常无礼的行为,他必须要为自己的行为道歉-----还有,我们怀疑火焰病毒就是他们泄密,他们现在不能离开营地。”宫诚介态度强硬的说道。
  “可是,你们也不能-----”
  “没有可是。东林君,我们已经多次提出过口头警告。如果他们无视我们的劝阻和军方荣誉的话,一定会为此付出代价。”宫诚介打断许东林的话,说道。
  瑞士代表团的团长霍夫曼身体有些不舒服,所以没有出现在会议现场。翻译跑到他的房间汇报说秦洛和宫诚介发生冲突,宫诚介让士兵持枪威胁,他‘嚯’地一声就从床上跳了下来。
  好机会啊!
  天大的好机会啊!
  霍夫曼气喘吁吁的跑过来,大声喊道:“住手。你们都住手。做什么?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他跑到宫诚介面前,厉声呵斥道:“宫诚先生,你要向我们解释这么做的原因。无论是秦洛,还是我们瑞士代表团全体成员-----我们都是贵国政府邀请过来的客人。你们就是用这样粗鲁暴力的方式对付自己的客人吗?”
  “如果没有理由的话,我,霍夫曼,以瑞典医疗代表团团长的身份宣布,瑞典国家退出此次医疗援助服务----现在,我们就和秦洛团长一起回去。”
  “-------”
  宫诚介的额头青筋直跳,却没办法做出反击的动作。
  韩国和瑞典这两个国家站出来替秦洛说话,他的处境就更加的被动了。
  “并没有伤害他们的意思。”宫诚介努力的压抑着心中的火气,以平和沉稳的语气说道:“我只是想请秦洛团长留下来,我们这些被他辱骂攻击的人需要一个诚肯的道歉,火焰病毒泄密事件也需要他的一个解释-----”
  “那么,就先让士兵把枪都收起来吧。”霍夫曼说道。
  宫诚介犹豫不绝,他知道,这个时候已经不可能再命令士兵开枪了。
  那样的话,自己的结局恐怕要比秦洛还要糟糕。
  可是,如果就这么让士兵收枪的话,前面做的这一切不就成了一场闹剧了吗?
  “我同意让士兵收枪。”宫诚介说道。“只要他愿意向那些被他辱骂攻击过的人道歉。”
  他现在都不好意思说让秦洛向自己道歉了,而是把在场所有的医疗代表团团长给拖进这个泥潭里,争取更多人的支持和承担风险。
  “道歉?”听到霍夫曼转告而来的话,秦洛狂笑出声。“他说反了吧?如果他不立即向我和我的同胞道歉,我们宁死也要走出这座营地。”
  “秦洛先生----秦洛先生-----”霍夫曼一着急,瑞典语都喊出来了。他瞪了翻译一眼,示意他赶紧用华夏语帮自己劝说秦洛。
  秦洛明白霍夫曼的意思,用力的和他握了握手,说道:“霍夫曼先生,我会记住你的友谊。但是今天这件事情和你没有关系。”
  说完,秦洛越过霍夫曼的身体,再次大步向前走去。
  “该死。”站在宫诚介身边的武官被秦洛的狂妄给激怒了。军人是暴怒的,也是敏感的。他们视荣誉如命。不允许自己的国家和同胞受人侮辱。
  他的眼睛血红,表情狰狞的转身看向宫诚介,说道:“长官,请下达开枪命令。”
  “------”宫诚介不答。
  “长官,请下达开枪命令。”武官再次喊道。
  “------”宫诚介仍然不答。
  “长官,请下达开枪命令。请赐给我们荣誉。”武官高声喊道。
  “-------”宫诚介想死。
  而在此时,秦洛已经率领着华夏中医代表团的二十向名成员大步走到了戒严士兵的面前。
  他拨开大头的身体,用自己的胸口抵上士兵的枪口。
  哐-----
  他们向前一步,负责阻截却又没有得到开枪命令的士兵就只能后退一步。
  哐-----
  他们再向前一步,那些士兵就只能再退一步。
  哐----
  哐----
  哐-----
  他们每走一小步,那些士兵就要后退一小步。他们每跨一大步,那些士兵就被逼退一大步。
  二十几个人的队伍,竟然走出千军万马的气势。
  那些全幅武装的士兵在和他们狂热充血的眼神对视,竟然有一种恐惧逃逸的冲动。
  他们连死都不怕了,还怕什么?
  哐-----
  那些士兵退出307营门之外,而秦洛的双脚也站在了大营门口的土地上。
  他们走出来了!
  看到这沉默而又激昂的一幕,所有的旁观者都被震憾住了。
  有人眼眶发红,有人在拼命鼓掌。
  掌声汇集在一起,发出如雷般的声响。
  无论任何时候,这个民族总会有人站出来挺起华夏人的脊梁。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