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2章、太刺激了!(附当爹感言!)

  第1462章、太刺激了!
  以前,闻人牧月不知道什么是爱。
  或者说,她以为她知道,却一直没有机会去体验自己的想法是否正确。[WWW.ZhuixiaoShuo.COM]
  她不是个随便的人,她只是没找到她想要的那个人。
  后来,她遇到了秦洛。
  对她来说,秦洛并不是她认识的最优秀的男人,也并不是她见过的最有魅力的男人。甚至,这样的男人都不是她原本设想的丈夫人选类型。
  她是一个控制欲极强,又精于算计的女人。她生活中的一切都安排的井井有条,六点钟起床,半个钟头的有氧运动,喝家庭医生特别调配的鲜果汁或者蔬菜汁,看当天国内国际最新资讯,还有她常读的几本美容时尚杂志。九点钟出发去公司,助手会把当天乃至一个星期内应该处理的工作都汇总送过来-----
  甚至,她还将身边的诸多追求者登记编册,并且有着严格的打分系统-----虽然最终因为秦洛的分数总是上不去而她又忍不住总是跑过去找他让她觉得这一招是行不通的所以把那些名册全给撕毁掉了。
  可是,就是这样一个得分极低的男人,却彻彻底底的改变她的生活习惯,打破了她的平静心境。
  她这才意识到自己错了。
  她所了解的爱情是错误的,因为这是不可控制的。她高估了自己,或者说,她低估了爱情。
  在世界联合商会上,她低声问秦洛‘怎么办呢’。那个时候,她的情感已经失控。
  这一次,她把正在进行的收尾工作丢给了马悦去处理,自己像是个小女人似的跑到刚刚才发生过地震的东洋,这更加让她清楚的意识到这一点儿。
  她能够游刃有余的掌控闻人家族这艘商业航母,她能够轻轻松松的谈成数亿甚至十几亿资金的收购案,她甚至可以击败秦白两家的联合攻击----
  可是,她就是控制不了自己的情感。
  她对自己说:闻人牧月,什么都不要想。
  可是,她意识到,她之所以对自己说这种极其白痴的话,正是因为她的心里一直在想。
  人之所以压抑,是因为火苗正急不可奈的冒出来。
  闻人牧月请来了许愿用的红绸,却不知道要在上面写什么字-----祈祷自己的情郎回归?
  不,那不是自己的情郎,是别人的。
  她凭什么把他从别的女人身边抢走?
  虽然当初是他主动退婚,可是,自己的心里又是怎么想的呢?
  她知道他病了,没去看过他。
  她知道他来了,没去看望他。
  她又何偿不想退掉这门亲事?不然的话,她去一趟羊城,或者在他来到燕京之后和他见上一面----那样的话,他还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吗?
  她亲手把他放走,现在又要夺回来吗?
  或者说,和其它的女人共享同一个男人?
  这样的爱情-----是她需要的爱情吗?
  深深的叹息,以及无字的红绸,恰好是她此时矛盾之极的心情。
  她把这个难以启齿的愿望系在最低矮的枝条上,却被雨打风吹去。心中的倚仗瞬间落空,她再也承受不住了,所有的矛盾和委屈一下了汹涌爆发。
  处在这千年古寺之间,站在这狂风暴雨之中,她的眼泪像是绝堤的河流,狂#泄而下,连绵不绝。
  突然间,雨停了-----
  不,应该说是她头顶上的雨停了。
  那呼啸而来的风,那拍打着她粉嫩脸颊的雨滴一下子消失。
  她睁开泪眼朦胧的眼睛,看到不远处仍然湿淋淋的一边,风在吹,雨在落,一切的一切都没有任何变化。
  抬起头来,就看到一张熟悉的笑脸。
  笑脸上的眸子是那么的火热,让她的脸颊瞬间发烫。
  “知不知道,千叶寺有一个这样的传说?”男人站在闻人牧月的身后,撑着雨伞遮在住的头顶,却把自己的半个身体裸露在雨地里。“很久很久以前,村子里有一个姑娘,她的爱人上了战场,她日夜思念,就在自己的腰带上写字,并且把这条腰带系在千叶树顶端的树杈上。她希望树神能够怜惜她的心情,把她的爱人送回来给她。
  “后来,树上的红绸消失了,而她的爱人也回到了故乡。村子里的人都说这是树神显灵了,便纷纷学着把自己的腰带挂在千叶古树上面-----于是,千叶寺的名声便传了出去。越来越多的人来许愿。”
  顿了顿,男人接着说道:“再后来,皮带诞生了。那时候皮带还是奢侈品,东洋人舍不得把它挂上去,才开始改用红绸来许愿。”
  扑哧-----
  闻人牧月笑了起来。
  一瞬间,春暧花开,冰雪融化,美的难以言说。
  就是这样。就是这样的感觉。
  以闻人牧月的地位和美貌,每天都会有各种各样的男人借机来接近和讨好。各种各样的礼物,各种各样的惊喜,各种各样的段子----但是,没有谁能够一句话就把她逗笑。
  这不是敷衍的笑,当然,她也不会敷衍的对谁微笑。
  这是发自内心的,真正的身心愉悦。
  她真的很开心。这样的感觉是难以骗人的。
  “你知道女人的腰带为什么消失不见吗?”秦洛问道。
  闻人牧月摇头。满头满脸的雨水和泪水,模样看起来即可怜又可爱。
  “被女人的爱人取下来了。”秦洛说道。“男人远赴战场,一年,两年,三年-----他每天都在想念自己的爱人,可他又担心在自己离开的日子里她心爱的女人已经喜欢上别的男人,他怕自己接受不了这样的打击。他听说女人在树上系了一条红绸,便爬上树去把它取了下来,也因此明白了女人的心意,于是便回去和她相见。”
  “你怎么知道?”闻人牧月瞪大眼睛看向秦洛。
  “猜的。”秦洛坏坏的笑了起来。他一只手撑伞,另外一只手举着一截上面系着条红绸的断枝,说道:“那个男人比我幸运多了。他爬上树,就能够知道女人的心思。我就算捡到了这条红绸-----怎么上面什么字也没有?”
  闻人牧月脸色微红,低头不答。
  “你的愿望是什么?”秦洛再次追问道。
  闻人牧月仰起脸,眼神灼灼的看着秦洛,问道:“你要知道吗?”
  “要。”秦洛说道。
  “我的愿望是------”闻人牧月凝视着秦洛的眼睛,说道:“你是一头猪。”
  真是猪一样的男人,我都已经追到了这里,你还要问我的愿望是什么?
  秦洛一把把她搂在怀里,嘴唇狠狠地堵住她的嘴巴。
  风雨飘摇,落在地上被风吹走的雨伞,拥抱在一起激吻的年轻男女,这是一幅二#逼却唯美的画面。
  即便连那草丛中的青蛙都羞愧了,探头探脑的偷瞄了几眼,然后‘哇哇哇’的叫着跳开了-----太刺激了!
  (PS:两天没有更新了,想要解释几句,可是却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难道这就是所谓的产后犯傻病?)。我觉得很愧疚,但是在书评区看到的是你们满满的支持和祝福。
  是的,正如你们所知道的那样,老柳当爹了(这儿应该有笑脸表情的)!
  无论是在Q上还是在书评区,经常有人问我,老柳,小柳什么时候出生啊?
  饭饭小朋友听的烦了,就迫不及待的从妈妈的肚子里爬了出来,握拳喊道:小柳在这里在这里在这里。
  我不知道应该如何表达此时的心情,我写出一千万字的小说,我把男女的情感描写的那么好那么美-----可是,我就是找不出一个词语或者一句话来表达我现在的心情。
  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我的眼泪一下子就流出来了。
  我不是一个脆弱的男人,可她却是一个脆弱的让我从心底想怜惜想保护的小女人。
  她很漂亮,像我。
  她很聪明,也像我。
  当然,她的头发颜色像她妈----都是黑色的。
  老柳这几天很忙很忙,我要学着换尿不湿,我要学着冲牛奶,我要抱饭饭去游泳,我还要给她讲故事和抱着她傻笑-----所以,更新的问题,我只能说是尽量。
  是的,这个回答很不负责任。不过,这就是我的回答。就是被你们打脸我也认了。
  不过,忙完这段时间,老柳就会好好码字。
  《天医》接近尾声,新书也已经在筹备。
  那个时候,我们继续引领风骚!
  当然,我们一直都很风骚!
  好吧,那就这样----
  等等----饭饭要和你们讲话----
  饭饭:叔叔阿姨哥哥姐姐们好,我是柳下挥的宝宝柳下饭。虽然我还不识字,但是我已经看到你们的祝福了(怎么看到的?)。要不是爹地说女孩子不可以随便和别人亲吻,我一定会亲亲你们的。
  但是,既然你们是叔叔阿姨哥哥姐姐,那就是我的家人了。我还是亲一下你们吧-----亲自己的家人又不算随便和人亲吻。
  我会尽量少哭闹多欢笑,让爹地好好码字。
  我会尽量少喝牛奶多喝人奶,让爹地好好码字。
  其实我也不愿意去游泳,可坏爹地非要把我抱去-----
  我会乖乖的,健康的成长,不让叔叔阿姨哥哥姐姐还有爹地担心。
  我以后还要看爹地的书,和你们一样,做爹地最忠实的小书迷。
  我还要---我忘记我还要说什么了。
  噢,我还要感谢你们给爹地的红票和给饭饭的红包!!!
  我还要-----爹地,你别把我抱走啊。人家还没说完呢。
  爹地:没见过谁家孩子像你这么多废话。)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