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1章、无字红绸!

  第1461章、无字红绸!
  “当时没注意到。”秦洛皱着眉头说道。因为抓他的是一个病危患者,他没办法做出应有的反应。没想到却被他抓伤了。“看来得擦点儿药了。”
  王养心一脸忧虑,说道:“还是去检查一下吧。我们现在还不清楚火焰病毒是通过什么途径传染的----还是去检查一下的好。”[搜索最新更新尽在www.zhuiXiaoShuo.com]
  如果肢体接触就能够传播,那么,秦洛不就很有可能感染火焰病毒吗?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
  “不用了。检测了又怎么样?没被感染的话当然更好,如果有问题的话,我们能怎么办?至少到现在火焰病毒还是无解的。”秦洛倒是表现的很平静。
  他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古铜色的盒子,拧开瓶盖,把盒子里面金黄色的液体倒在手臂破皮的位置,说道:“如果火焰病毒通过指甲也能传染的话,只能证明我太倒霉-----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立即动手研究火焰病毒。不管是为了我自己,还是为了全人类。”
  “我们从什么地方动手?”王养心问道。
  秦洛想了想,说道:“我们手头上的资料实在是太少了。如果能够掌握更多资料的话-----”
  咚咚咚-----
  门口外面响起敲门的声音。
  王养心跑过去打开铁门,就看到瑞典医疗代表团团长霍夫曼先生的翻译官站在门口。
  “你好,请问秦洛先生在吗?”翻译官问道。
  “有什么事吗?”秦洛走出去迎接客人。
  翻译官把手里抱着的一叠资料递过来,说道:“霍夫曼团长说秦洛团长刚刚接触火焰病毒,对前期的研究成果可能不是很熟悉,所以让我送来这些资料----他说希望这些资料能够给你带来好运。”
  “谢谢。”秦洛高兴的接过资料。刚想睡觉就有人送来枕头,和王子做朋友真是好处多多啊。“这些资料对我们非常重要。替我感谢霍夫曼团长,就说我会牢记他的友谊。”
  “我会的。”翻译官说道。
  等到翻译官离开,秦洛和王养心对视一笑,说道:“看来,我们的情况也不是太糟糕。”
  “以我的人品,无论走到哪儿都会有朋友出手帮助。”秦洛翻看着手里的大叠资料,不忘吹嘘自己两句。“今天你也看到了,就算是曾经的对手也会被我儒雅的气质和为国为民的伟大情怀所征服----”
  “我也这么认为。”耶稣晃晃悠悠的走了过来。从怀里摸出一个牛皮纸袋子递给秦洛,说道:“我想你们需要这个。”
  “这是什么?”秦洛接过袋子问道。
  “法国医疗队对火焰病毒的研究资料。”耶稣说道。
  秦洛大惊,问道:“你怎么能搞到这种东西?”
  以秦洛的了解,直到现在这些医疗团队还没有达成合作,而是各自为战,每一方都把自己团体的研究成果当做秘密守护着,不让其它国家的医疗队伍知道。
  显然,大灾之后也会有大利。如果有人能够率先研究出这种病毒的话,那么,这份解毒药就价值连城了。
  现在,耶稣手里却有这样一份资料。也由不得秦洛不惊讶。
  “泡了个法国妞。”耶稣轻描淡写的说道。“她心地非常善良,对我们现在面临的困难非常同情。”
  “-------”
  秦洛和王养心看着耶稣那张仿若刀削斧劈能够媲美希腊战神的英俊面孔,恨不得一拳打过去。
  “禽兽。”他们在心里骂道,然后欢喜的打开了文件袋。
  --------
  --------
  在东京的这几天里,闻人牧月轻车简从,穿着牛仔裤和格子衬衣,戴着棒球帽逛过银座,爬上东京铁塔,走过富士山,仰望了天空之树----
  她去了很多很多景点,可这些景点却不曾在她心里留下任何印迹。
  走马观花,为看而看。就像是一场敷衍,敷衍这景色,也敷衍自己。
  千叶寺。东京的一处无名古刹。
  这不在闻人牧月的行程中,或者说,做事极为计划的闻人牧月这次东洋之旅根本就没有行程。
  她在地图上看到这座古寺的介绍,用手指头点了点,下面的人就把她送了过来。
  古柏森森,庙舍深深。
  绿树红花,青苔石阶。
  灵动的猴儿在树上跳来跳去,时不时发出唧唧的叫声。调皮的松鼠往主干道上丢果实,一颗两颗三颗。扫地的沙弥在遇到香客时虔诚的行礼,露出头顶上清晰的戒疤。
  站在千叶寺古朴肃穆的大门前,闻人牧月有种穿越时空的错觉。
  仿佛,这才是她一直寻找的人生。
  她拾级而上,仿若云中散步的仙子。
  千叶寺有千叶树,没有人知道它的树龄是百年还是千年。只知道它树叶茂盛,大树干需十几人合抱,大树干周围又生无数小树干---远远望去,就像是一头顶天立地的绿色怪兽。
  千叶树上挂满红绸,红绸上面用金色或者黑色的墨汁写着各种各样的字迹。
  那是愿望。每一条红绸都象征着一个人的愿望。
  “心若诚者,必能美梦成真。”
  这是东京地图上面千叶寺简介中的一句话,闻人牧月因此动心。
  她的手上托着请来的红绸,身边的果王早就准备好了沾金墨的毛笔。
  可是,闻人牧月却久久的沉默不语,并没有动笔挥毫写下心愿的意思。
  “小姐。”果王出声唤道。
  小姐跑到千叶寺不就是想把愿望挂在树灵上面让神明看到嘛,现在人已经到了,红绸也请来了,为什么又犹豫了?
  闻人牧月没有应声,更没有伸手去接他递过来的墨笔。
  而是手持无字的红绸走到树下,把它系在最低矮的一支枝条上面。
  一阵风来,红绸便随着枝条摆动,啪啪作响。
  呼呼----
  又是一阵劲风吹来,随之而来的是淅淅沥沥的雨滴。
  下雨了。
  雨不大,但是足以浸润人的衣服发肤身体。
  “小姐。下雨了。”果王举着伞跑过来说道。天气预报说今天有雨,但是小姐要来,没有人能够阻挡。
  “我想静一静。”闻人牧月站在千叶树上,凝视着她亲手系上去的那条红绸。
  “可是小姐-----”
  “我不想说话。”
  “-------”
  果王轻轻叹息,然后挥了挥手。身边的保镖立即四处散开,消失于无形。
  风越吹越大,满树的红绸随万千枝条飞舞,煞是惊艳壮观。
  咔嚓---
  或许是狂风太狂,或许是嫩枝太嫩,闻人牧月用来系红绸的枝干竟然应声而断。
  带着红绸的枝干快速的飞向高空,变成一个长方形的黑线,转眼间便消失在眼帘。
  闻人牧月紧紧地抿着嘴巴。紧紧地。
  可是,湿润的眼眶却泄露了她此时内心的软弱。
  她不管不顾,站在风雨交加的古寺里放声大哭。
  泪眼婆娑,就像是一个受尽委屈的孩子。
  ‘心若诚者,必能美梦成真。’
  “我虔诚至此,为何连一个难以示人的愿望都不给我留下?”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