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9章、许东林的选择!

  第1459章、许东林的选择!(修!)
  “什么?华夏中医代表团的团长打死了人?哦。上帝啊,这是真的吗?”[www.ZhuiXiaoShuo.COM]
  “听说打死的是个感染病人-----那个病人抓了他一把,他就一刀切在人家的脖颈上-----真狠啊----”
  “即便患者是火焰病毒的感染病人,但他没有权利把人打死。这是违背人权违背国际法----他一定要受到惩罚-----”
  --------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满营。
  一烛香的功夫,华夏中医代表团团长秦洛打死感染病人的消息就传遍所有能够知道的人耳朵里。没办法,他们都聚集在一个军营里,每个医疗队的每一位成员都紧盯着那几十名感染病人。这样的事发生,就是想瞒也没办法瞒住。
  一间简陋的会议室里,各国医疗代表团的团长副团长还有他们的翻译人员聚集在一起。没有人说话,所有人的视线都盯在坐在对面的那个华夏男人身上。
  主持会议的是政务官员宫诚介,他眉头微皱的看着秦洛,心里实在是气愤不已。
  原本东洋政府方面并没有邀请华夏国医疗代表团的打算,后来耗费了不少时间,西方先进医学仍然没办法克服病毒,他们才想着尝试一下以华夏和韩国为代表的传统中医学。
  没想到的是,华夏代表团到达的第一天就惹出这么大的祸事。
  这让他不得不在心里怀疑,他们是来帮忙的,还是来帮倒忙的-----真是让人头痛啊。
  宫诚介的视线扫视全场,然后再一次转移到秦洛脸上,说道:“秦洛医生,请你向大家对患者的死做出情况说明。”
  听了翻译的话后,秦洛从椅子上起身。这不是为了讨好在座的团长副团长们,而是他对死者的尊敬。
  “事情是这样的。”秦洛朗声说道。声音清朗,表情平静。眼神明亮,没有一丝一毫的胆怯和心虚。“我和副团长王养心医生去探访感染病人,在小泉三郎先生的帮助下,我们进了死者的房间。我负责替死者检查身体,王养心先生负责替另外一名病患检查身体-----”
  “在我帮他切过脉后,他突然间坐了起来,一把抓住我的衣服,对着我大喊大叫-----我听不懂东洋语,并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不过,他当时的表情狰狞,看起来神智陷入疯狂。”
  “我想挣脱他的手,可没想到他抓的那么紧。于是,我便想着先让他安静下来,就用手掌他的脖子后面切了一记----我以为他只是昏迷不醒。等我替他检查心脏时,才发现他已经停止了心跳。”
  秦洛扫视众人,说道:“后来,我们就叫来了外面的守卫。这就是事情的全部经过。”
  宫诚介听了秘书的翻译,点了点头,吩咐道:“播放1026房间的抽取视频。”
  “是。”身边的秘书答应道。
  很快的,房间窗户就全部遮上了窗帘。投影机开始启动,主席台位置的大屏幕上开始播放秦洛进入1026房间的视频。
  不仅仅有画面图像,就连秦洛和王养心的对话、那个病人对着秦洛大喊大叫的话也都录入里面。看来,他们在每个病人的房间都装了监控设备。
  经过翻译,秦洛这才知道那个病人抓着他的手喊的话是:“医生,救我。我不想死。我不想死-----你一定要救我啊。”
  然后,秦洛一刀切在患者的脖颈上。
  患者倒下,秦洛去检查他的心脏------
  有了视频的作证,所有情况都一目了然。事实真相和秦洛刚才所讲述的没有任何出入。
  这样一来,在场不少人就对秦洛的观感好上许多。
  至少,这是一个坦诚的家伙。
  宫诚介示意秘书把窗帘都拉起来,任由不算温暖的光线照射进来。
  “各位,事情就是这样了。秦洛医生并没有撒谎-----”宫诚介表情严肃的说道。“现在,你们有什么要说的?”
  “这是一起谋杀。”一个大胡子男人站起身说道。“我们都清楚的看到,在秦洛医生进入病房之前,患者还是有意识的。他甚至能够从床上坐起来,紧紧的抓住秦洛医生的衣袖-----这足以说明他的生命力非常顽强。可是,他却在秦洛医生的那一记重击下倒了下去,永远的倒了下去。他没有被火焰病毒夺去生命,却被他寄予厚望的医生给杀死-----这是对我们医生这个职业的侮辱。这是不能饶恕的事情。”
  “他是法国医疗代表团的团长。劳伦斯。”王养心小声在秦洛耳朵边介绍道。他能够认识劳伦斯胸口别着的英文身份标牌。
  “一点儿也不让人意外。”秦洛回道。上次他在法国大闹巴黎,惹出那么大的乱子。这次自己遇难,如果他们不站出来捅自己一刀,不仅仅他们没办法原谅自己,秦洛都觉得他们太傻叉-----
  一个戴着金框眼镜,白色的衬衣上还打着漂亮领结的中年男人站起来,一脸怜悯的看着秦洛,说道:“秦洛医生是很优秀的医生,也是很尽职的医生。从刚才的视频中我们可以看到,他为了给病人检查身体,竟然把手套给摘了下来-----可是,这不能掩盖他后面所犯了错误的事实。他是一位优秀的医生,他已经帮感染病人检查过身体,他应该清楚患者此时的身体应当十分的虚弱。他应该温柔的劝抚,而不是用力的击打他的脑袋----”
  “因为他的犯错,导致一位感染病人死亡-----我们都清楚,无论他是否感染,他都是活生生的人。他在秦洛医生的攻击下死了,这是杀人罪。医生杀人,更加的让人心寒。”
  美国人更加的狠辣,他先把秦洛给夸奖一番,然后再从他夸奖的话里面提取攻击秦洛的子弹。如果你想要反驳,就要否定他之前的夸奖。
  “是的。这是一起非常恶劣的医疗事故。一定要严惩凶手。”
  “我认为他们已经失去了继续研究火焰的资格-----当然,我从来都不认为他们具备这样的资格-----”
  “死者是东洋公民,我想东洋政府方面一定能够圆满的解决问题。不过,如果政府想要对民众隐瞒此事的话,做为一名有良心的医生,我会向媒体对此事进行说明。”
  --------
  王养心早就说过,他们好像不是很受欢迎。
  可是,他怎么也没想到,他们竟然不受欢迎到这种地步。
  他们现在俨然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每一个发言的人都想置他们于死地啊。
  韩国医疗代表团的副团长朴得志激动的满脸潮红,看到其它代表团团长都发言后,不断的伸手去推许东林。
  报仇雪恨,正在此时。
  现在站出来捅他一刀子,他们就可以报了秦洛力挫韩医的耻辱了。
  想想,华夏代表团成员刚刚来到东洋就被东道主赶了回去,还有比这更加丢脸的事情吗?只要媒体再一报道,他们就是全世界之耻了。
  而且,如果东洋政府控告秦洛谋杀的话-----天啊,怎么会有这么幸福的事情?都不用他们出手,他们最大的敌人就倒下了。
  许东林终于站了起来。
  “我不同意诸位的看法。”许东林用英语说道。在语言天赋这方面,他比秦洛要强上许多。
  他一说话,台下就嗡嗡嗡的议论开来。
  不仅仅是其它的代表团成员,就连他们自己的副团长都没办法理解。
  “团长疯了吗?他在说些什么?”朴得志在下面不断的拉许东林的衣服,想要让他改变说词。
  “这是一起意外事故。”许东林说道。“秦洛医生是来解决火焰病毒的,他冒着生命危险去接触患者,也正是为了这样的目的-----他没有任何杀人的动机。”
  “另外,我们都清楚,这不是第一例感染病人的死亡案例。如果我没说错的话,今天这例已经是第七例了吧?”
  许东林的视线投向宫诚介,意思是请他来回答这个答案。
  “是的。”宫诚介只好回答道。“这是第七例。希望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情了。每一位同胞的离开,都让我们痛彻心扉。”
  “感染病人揪住秦洛医生的手臂,对着他大喊大叫-----如果是你在那样的情况下,你们会做出怎么样的选择?”许东林问道。“刚才有位绅士说应该温柔的劝抚----是应该这样吗?大家都不要忘记了,抓住秦洛医生手臂的可是火焰病毒的感染者。在我们这些进入病房和感染病人接触时连身上的防护肤都不敢脱下的情况下,我们要求秦洛医生温柔的劝抚----而他很有可能被感染病人抓伤,很有可能会被感染-----做为一个正常人,让他立即安静下来不是最好的选择吗?”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