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2章、如违此誓,天打雷劈!

  第1452章、如违此誓,天打雷劈!
  闻人牧月起身欲走,秦洛一把拽住她的手腕。[WWW.ZhuixiaoShuo.COM]
  闻人牧月一扯,手腕上戴着的手镯铃铛就‘叮叮叮’的响了起来,清脆悦耳,更为闻人牧月增添了几分俏皮可爱。
  闻人牧月还要挣扎,秦洛大力一拉,她身体站立不稳的倒在了秦洛的怀里。
  她的身体一下子绷紧,双手撑在秦洛的胸口,想要把身体给抬起来。
  秦洛的手按在她的后背上,在她耳边柔声说道:“我有点儿累了。让我抱一会儿。”
  闻人牧月便不再动弹。
  等到她安静下来后突然间想道,他累了和自己让他抱一会儿有什么关系?
  想再次挣扎起身,却又失去了那份心情。
  闻人牧月没有使用香水,但她身体散发出来的味道仍然很好闻。
  清新淡雅,是纯洁处子的天然体香。
  “老爷子的身体好些了吧?”秦洛问道。
  “嗯。”闻人牧月答道。
  “后期的收尾工作快结束了?”
  “没有。”
  “有马悦在,你可以轻松不少。”
  “嗯。”
  “你今天是来看我的吧?”
  “嗯-----”
  闻人牧月回答后才察觉到不对,想要再次从秦洛的怀里挣扎起来。才刚刚有动作,又一次被秦洛给按了下去。
  “你比以前讨厌了。”闻人牧月说道。
  有些东西心照不宣就好了。你非要把它说出来,让人的面子往哪儿搁?
  “为了赎罪,等我这段时间忙完就陪你去旅游。”秦洛说道。
  “我看看能不能安排出时间。”闻人牧月很有‘派头’的说道。拜托,我是闻人家族的掌舵人,哪能你说出去就出去了?
  秦洛也不理会她的摆谱,说道:“第一站想去哪儿?”
  “云滇。”闻人牧月说道。“我感觉那边充满了神秘的力量。”
  “好吧。我们第一站就去云滇。看看能不能再猎一只大熊。”
  “不许猎。熊很可爱。”
  “-------”秦洛真是相当的无语。你说的可爱熊那是在电视上看到的吧?真正遇到了那种大狗熊,你还是自求多福赶紧逃命吧。
  两人的身体依偎在一起,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没有情#欲,却有着淡淡的温馨和欢乐。
  过了一会儿,闻人牧月从秦洛怀里爬起来,一边整理衣服一边问道:“手术成功了吧?”
  “以你的智商,应该已经猜到了吧?”
  闻人牧月瞥了秦洛一眼,说道:“有时候,我也想让大脑休息休息。”
  和你在一起,我不希望思考任何问题。
  我所有的一切,都交给你。
  --------------------
  --------------------
  秦洛站在门口敲了敲门,很快的,病房的门就被人从里面拉开。
  开门的人是邪月,他看到站在门外的秦洛很是高兴,身体避让到一边,说道:“秦医生。快请进来坐。老大刚刚醒了,我们还说了一会儿话呢。”
  秦洛点了点头,说道:“他的身体还很虚弱,尽量少说话,让他多休息。”
  “明白。”雷虎笑呵呵的迎了过来,说道:“秦医生,这个不用你叮嘱,我们都清楚。老大受了这么大一劫,是你从鬼门关又把他拉回来-----唉,要不是你,老大这命怕是就没了。”
  “吉人天相。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事情。”秦洛笑着说道。
  “秦医生,是你太谦虚了。”雷虎说道。“我们这些整天在战场上厮杀的人不相信命运,也不相信鬼神-----是你的,就是你的。我们这些兄弟都对你很感激。其它兄弟听说了这事儿,都想请你吃顿饭------你看什么时候有时间,一定要给我们东南之剑这个机会。”
  “我也喜欢和豪爽的人交朋友。”秦洛点头说道。“既然你们要请我喝酒,那以后就不要整天在嘴上说感谢的话了。”
  “好。不说不说。”雷虎连连应承。
  秦洛拍拍他的肩膀,走到战侠歌的床头坐下。
  战侠歌的脸色苍白,眼神无神,身体极度虚弱。
  手背上还扎着针在输液,用各种办法帮他恢复精气。
  但是,听到秦洛说话的声音,他还是努力的睁开眼睛,嘴角挤出一丝笑容,说道:“谢谢。”
  “刚才才让雷虎不要和我说谢谢,现在你又说上了。”秦洛笑着说道。雷虎搬来张椅子,秦洛在战侠歌的床头坐下。“现在感觉身体怎么样?”
  “这是我这辈子睡得最踏实的几天。”战侠歌说道。“退伍以前,要执行任务。每天都如临大敌,很少能够睡得踏实。”
  秦洛理解的点头。因为他从军师和离身上也看到了同样的特征。军师即便受伤那么严重的情况下,在自己触碰她身体时还能够做出自然反应一拳打破他的鼻子-----
  就连战侠歌这样的铁血男儿也承受不住这样的压力,军师和离-----想起这两个女人,秦洛的心里就隐隐作痛。
  他是医生,他能够救一人十人百人,却救不了整个世界。
  只要有战争,就需要有军人。
  只能期待她们自己觉得疲倦,早日退出龙息吧。
  “退伍之后又受了重伤。”战侠歌轻轻的喘着气。连续说太多话还是让他觉得吃力。“特别是胸口----心悸,心率加快,稍受刺激就产生剧痛。现在子弹取出来了,我睡得也舒服了。这几天,感觉身体很轻松。就像是年轻几岁。”
  “那就好。”秦洛笑着说道。“这家疗养院的条件不错,医生我也都熟悉。你好好在这边休息,他们会对你特别照顾的。等到你的身体完全康复,你会发现身体更加轻松舒适。”
  战侠歌眼神坚定的看着秦洛,说道:“雷虎他们都和我说了,原本我已经是个死人。是你没有放弃,把我从阎王爷手里抢了回来-----活命之恩,说句谢谢实在太轻了,可我一个废人又不知道能用什么来报答-----”
  “谈什么报答?”秦洛拍拍战侠歌的手背,说道:“我什么都不缺。再说,给你治病前我就说过,我觉得你是一个值得交往的朋友。既然是朋友,再谈这些就太俗气了吧?”
  战侠歌的嘴唇蠕动,一幅欲言又止的模样。
  秦洛离他的脑袋很近,将他的表情尽收眼底,笑着说道:“战兄有什么话不妨直说。我们之间也没什么需要隐瞒的。”
  “对不起。”战侠歌说道。
  “什么意思?”秦洛一脸‘愕然’的问道。“为什么要说对不起?”
  “记不记得你问过我一个问题?”战侠歌说道。
  “记得。”秦洛笑了起来。“我问你是敌是友。你觉得受了侮辱,所以气愤而去------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才觉得你很有傲骨。我喜欢和骄傲的人交朋友。”
  “不是这样。”战侠歌摇头说道。
  “那应该是什么样?”秦洛‘好奇’的问道。
  “我的答案是我们是敌非友。”战侠歌说道。“因为我没办法回答这个问题。所以羞愧而逃。”
  秦洛大惊。说道:“我们怎么会是敌人呢?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天晚上在会所里是第一次见面吧?虽然我和雷虎他们发生一点儿冲突,但是也都解决了------难道因为这个你就记恨我了?”
  “和那天晚上的事情无关。”战侠歌说道。“雷虎他们和你发生冲突,也是我故意安排的。即便你没有喷酒出去,他们也会找其它理由和你发生冲突-----这样,我才能够出去圆场,从而和你认识并且拉近关系。”
  秦洛脸上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说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战侠歌满脸苦笑,却没有作答。
  一方是自己的亲妹妹,一方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他要站在哪一边才好?
  “禽兽尚有报恩之心,我岂能恩将仇报?那样的话,我就连禽兽都不如了。也会让我的这些好兄弟看不起。”战侠歌又休息了一会儿,才接着说道:“秦兄弟放心,从今天开始,我对秦兄弟只有感恩之心,没有任何仇怨-----也绝对不会做出任何危害秦兄弟的行为。如违此誓,天打雷劈。”
  秦洛握紧战侠歌的手,说道:“我相信你。”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