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5章、你是敌人还是朋友?

  第1445章、你是敌人还是朋友?
  自从贝贝在阳台上偷看战侠歌被他瞪了一眼,她便对此念念不忘,一直坚持战侠歌是个‘坏人’。[WWW.ZhuixiaoShuo.COM]
  看到她逃跑上楼梯时满头小辫跟着摆动,小手小脚跑得又急又快,实在滑稽可爱的紧,不由心头大喜。
  等到他走下台阶迎接客人时仍然满脸喜悦,战侠歌看后问道:“秦兄弟为何笑的如此开心?难道家里有什么喜事?”
  “有客远来,也是喜事。”秦洛笑着说道。“战兄请进屋坐吧。”
  “恶客上门。秦兄弟没有拒而不见我已经很感激了。”战侠歌谦虚地说道。心里当然不会相信秦洛的鬼话。
  两人在客厅分宾主坐下,佣人李嫂送上来香茶后便退了出去。
  战侠歌低头饮茶,秦洛也不好说话。
  他总不能出声问客人来家里有什么事吧?要是对方说我就是来看看你的呢?
  好在战侠歌军人出身,也不是一个喜磨性子的主。
  他喝了几口茶后,主动开腔说道:“上次的事秦兄弟考虑的怎么样了?还请秦兄弟理解,病人总是比医生更加着急一些。”
  “我明白。”秦洛看着他胸口的位置,说道:“我上次就说过,这个手术有风险,但也不是不可以做。”
  战侠歌大笑,说道:“不瞒秦兄弟,原本我已经对此死心。后来听了秦兄弟的那番话,我的心里又燃起了希望------死心的时候,觉得日子就这么过也没有什么不可以。可是这心里一旦有了期盼,那就觉得是度日如年。危险怕什么?人活着什么事情没有危险?”
  战侠歌一脸认真的看着秦洛,说道:“如果秦兄弟愿意施以援手,战某感激不尽。生死由命,一切危险甘愿承担。”
  秦洛捧着茶杯,沉吟不语。
  战侠歌耐心等待几分钟,说道:“如果让秦兄弟为难,就当侠歌此趟没来。”
  “这几天不是很忙。也不是不可以趁机做个手术。”秦洛笑着说道。“但是,我有一个问题一直想不明白。”
  “什么问题?”战侠歌浓眉下的鹰眼一眨不眨的盯着秦洛,出声问道。
  秦洛的两只手轻轻的旋转着手里的茶杯,就像是在玩一个很有趣的游戏。嘴角噙着笑意,用玩笑的口吻说道:“我和战兄素不相识,为何战兄一直刻意接近?”
  “有吗?”战侠歌愣了一下,笑道:“我还真没注意这点儿。可能是我见医心喜,表现的过于着急了吧?”
  “那我再问最后一个问题。”秦洛的脸上仍然保持着微笑,但是眼神却变得非常认真起来,盯着战侠歌的脸颊,注意着他的表情变化。“战兄是敌是友?”
  战侠歌的眉毛皱了皱,说道:“秦兄弟为何有此一问?”
  “因为我想不明白。”秦洛说道。“俗话说,医者父母心。医生是没有拒绝病人的权利的-----但是,假如医生医治好了病人,病人却杀死了医生-----这不是东郭先生和狼的故事吗?”
  “我是医生,我不是东郭医生。”秦洛耸耸肩膀,笑道:“虽然说这么直白相当的无礼。但战兄是军人,应该明白这是此时此刻我们之间最好的沟通方式--------原本我是想多一些时间来考察我们之间的友谊的。但是战兄弟看起来又有点儿着急。所以,我只能问你这个问题------你是我的对手,还是我的朋友?”
  战侠歌沉默了。
  他第一次发现,自己有种束手无措的感觉。
  而且,这不是因为对方的身手过于强大,而是因为对方的言词过于犀利。
  以前,他可是一直很鄙夷那些口若悬河的家伙的啊。
  他在路上想过无数种他和秦洛见面的聊天方式谈话内容,但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他竟然当着自己的面问出这样的问题。
  如果是一个正常人,他应该在听到这个问题后一脸诚肯的回答道‘我是你的朋友,希望我能够有这样的荣幸’。他也确实想到了这样的答案。
  可是,话到嘴边,却怎么也没办法说出来。
  他是军人。他不是演员。
  看到战侠歌的表现,秦洛的眼睛一亮,嘴角的微笑却越发的浓烈。
  “怎么?战兄还没有想好吗?”秦洛敢用自己的荣誉保证,他说这句话真的没有讥讽的意思。
  “谢谢秦兄弟的好茶。”战侠歌说道。
  他放下茶杯,缓慢的从沙发起身,然后一步一挪的向外面走去。
  他的动作非常僵硬,但是他的背影却异常高大。
  秦洛眯着眼睛笑着,并没有起身相送。
  等到战侠歌的汽车马达声响起,秦岚从楼上下来坐到秦洛的身边。
  “坏人走了?”秦岚笑着问道。显然,贝贝已经向妈妈告状了。
  “坏人不坏。”秦洛说道。
  “什么来头?”秦岚问道。
  “不知道。”秦洛摇头。这才是最让他难以心安的地方。他调动了不少力量去查询战侠歌的资料,结果发现他们调查到的资料和官方资料一模一样-----越是这样,越证明这其中隐藏着什么。
  “隐藏着什么呢?”秦洛有些头痛的揉了揉太阳穴。他真的一点儿也不喜欢玩猜迷游戏。
  “累了?”秦岚看到秦洛的动作,笑着说道:“我来帮你推拿推拿。姑姑可是专业的哦。”
  说着,便站起身走到秦洛的身后,俯下身体轻轻的揉捏按摩着秦洛的脑袋。
  秦洛舒服的闭上了眼睛,吸入鼻子里的是女人身体自然散发出来的浓郁馨香。
  -----------------
  -----------------
  哐------
  原木色的房间门被人大力踢开,一个身穿藕白旗袍的漂亮女人气呼呼的闯进来,对着坐在角落里入神的男人喝道:“何药人,你疯了?你怎么可以这么做?你知道你浪费了多么宝贵的机会吗?你让我们的计划功亏于溃,我们以后很难再有这样的机会接近他-----”
  男人抬起头看了她一眼,只是轻飘飘的一眼,却让女人由内至外身心俱寒。那张嘴而出的责怪话嘎然而止,就像是被利刃一刀切断。
  那是一种杀伐的眼神,一种决绝的眼神。
  只要他愿意,他随时可以把面前的活人变成死人。
  何智慧一下子变得冷静起来,她差点儿忘记这个男人原来的职业。
  她站在原地恢复了一下心神,气愤的表情又变成了撒娇埋怨的娇嗔。
  她轻手轻脚的走到男人面前,伸出白嫩如葱的两只小手握紧战侠歌的粗壮手臂,摇晃着说道:“哥,你干嘛用这种眼神看我?吓死我了。好像你要把我吃掉似的-----难道你不想认我这个妹妹了?”
  “无论我是什么人,你都要给我尊重。”战侠歌嗡声嗡气的说道。
  “好好好。”何智慧连连点头。“刚才是我太着急了,所以才出言不逊。现在你可怜的妹妹向你道歉,好不好?你这做哥哥的就大人大量,饶了你的妹妹吧?哥哥不就应该多让着点儿妹妹吗?”
  战侠歌没有说话,但是那冰冷的眼神却变得温和了一些。
  何智慧最善察言观色,知道战侠歌已经不再生气了,这才大着胆子说道:“哥哥,你怎么这么笨啊?他问你是敌是友时,你直接回答他说是朋友不就好了?只要取得了他的信任,即可以让他帮你治病,我们又有机会接近他偷取药方-----一举两得的机会就让你这么白白浪费了。这不是把人给活活气死吗?这样一来,一定让他对你产生了怀疑------以后你再想接近他就难了。”
  “我说不出口。”战侠歌说道。
  “唉。不就是一句话的事嘛。”何智慧真是难以理解这个男人的死脑筋。多么简单的事情啊,他竟然能够搞砸了。“你再把你们对话的内容给我讲一遍。”
  “我已经讲过。”战侠歌说道。“他问我这个问题,证明他本身已经对我有了疑心-----或许,我回答不回答,他的心中其实已经有了答案。”
  何智慧细长的眉头拧了起来,说道:“现在我们怎么办?”
  “我不知道怎么办。”战侠歌说道。“以后,这样的事情不要找我。我只会杀人。不会演戏。”
  (PS:我只会装逼,不会卖萌。。。我-----谁砸的粽子?还他妈甜陷儿的。。。
  哈哈,端午节,祝大家节日HP。)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