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3章、狼和狈的心心相印!

  第1443章、狼和狈的心心相印!
  “你和她?”秦洛满脸诧异。想了想,终究没有当着傅风雪的面问出那个一直横亘在他心里的问题。他伸手握住傅风雪的手腕,说道:“来。我先帮你切切脉。”[WWW.ZhuixiaoShuo.COM]
  傅风雪没有动弹,任由秦洛握住他的手腕。
  脉虚而缓,证明他的身体仍然非常孱弱。
  不过,和上次切脉相比,他的身体明显恢复了不少。
  一方面这得益于秦洛的针灸和他开的滋补药方,另外一方面则是傅风雪自己的功劳。秦洛不是很清楚,但是他知道,以傅风雪的一身武功修为,一定有着自己独特的身体恢复方法。
  “恢复速度很快。”秦洛笑着说道。“再躺一个月就差不多了。不过,三个月之内最好不要用力-----我说的是羽化峰大战时的那种力量。如果再发生一次的话,可能这辈子都没办法站起来了。”
  傅风雪瞥了秦洛一眼,没有说话。
  秦洛正准备用银针扎他呢,看到他欲言又止的表情,就停下了手上的动作,问道:“你想说什么?”
  “皇帝来了呢?”
  “-----说不定皇帝已经跳崖摔死了。”秦洛说道。说完这句话他自己都觉得太假了。他们临时用帐篷组建降落伞都能够跳崖成功,皇帝和魔术师是早有准备----以他们的能力,怎么可能跳崖摔死?
  如果皇帝没死的话,以他骄傲自负的性格,他一定会再次东侵-----他一直自诩自己为天下第一,这次被秦洛-----好吧,被秦洛率领的近卫军团给打败,他怎么可能甘心?
  秦洛一针扎在傅风雪的‘阿是穴’上,用太乙神针的‘观音手’缓缓的帮他渡气,说道:“说不定他摔死摔残了,也有可能他三个月以后才会过来-----这次载了这么大一个跟头,他总要一段时间闭门思过,恢复自己的身体和心理状态吧?那个时候你已经完全康复,可以上场再次把皇帝击败。”
  归根结底,秦洛还是舍不得放下傅风雪这个强悍的战力。少了他和龙王这对无敌组合,他和皇帝对抗最多也就只能坚持上三五百招-----三五百招以后还是会落败的。
  “皇帝是被你打败的,和我没关系。”傅风雪说道。
  秦洛满心欢喜,正想客气的谦虚几句,却品出了话中的另外一层意思。
  皇帝是自己打败的,和他没关系------意思是说,怨有头,债有主,皇帝来了由自己来应付?
  于是,秦洛赶紧陪着说道:“傅老,你太谦虚了。羽化峰一战,你是战胜皇帝的主力。如果没有你之前以一已之力消耗掉皇帝百分之八十的战斗力的话,我们也不可能战胜皇帝-----我们每个人都认为,你居功首位。没有你,就没有这场胜利。恰好那个时候皇帝被你们打的没有力气,我才能够一拳把他打飞出去-----我只是运气好一些,捡了一个小便宜而已。”
  傅风雪睁开眼睛看向秦洛,眼神深邃而沧桑,问道:“如果皇帝再来,你要怎么抵挡?”
  “和上次一样。”秦洛说道。当然是找一群高手和他单挑了。
  “这次皇帝惨败,那是因为他过于狂妄大意。”傅风雪说道。“既然他已经在这上面吃过一次大亏,又怎么可能继续让我们施展这种车轮战?”
  “你的意思是-----他会选定一个人单挑?”秦洛问道。
  “是的。”傅风雪说道。
  “你和师父-----那不是很危险?”
  傅风雪瞥了秦洛一眼,说道:“他第一个选择的目标一定是你-----无论过程怎么样,最后打败他的那一拳是你轰出去的。也就是说,他会认为是你击败了他。外界也会这么认为-----只有先把你击败,才能够洗涮他的耻辱。也只有这样,才能够让他的战意恢复到最佳状态。”
  “-------”
  生活如此烦躁,世界如此暴躁,秦洛想死。
  -------
  -------
  洛莘站在皇千重面前,笑着说道:“千重。我给你找了医生。我们去治病吧?”
  皇千重没有任何回应,甚至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就像是个白痴一般的躺在哪儿,一动也不动。
  洛莘轻轻叹息。自从自己的儿子被打断四肢成为今天这般的境地后,她叹气的次数就越来越多了。
  虽然她的外表看起来仍然光鲜,但是她自己很清楚,她真的老了。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苍老。
  以前,她对她的儿子寄予厚望。现在,她对她只有希望----希望他能够站起来。像正常人一样的站起来。
  如此而已!
  她老了,她没办法照顾自己的儿子一辈子。
  这是最后一次了。帮完他这次,他以后就要独自走路了。
  挥了挥手,身后的四名黑衣大汉立即上前,两人抬头,两人抬脚,小心翼翼的提着毯子把皇千重给转移到准备好的一辆推车上面。
  皇千重仍然紧闭双眼,像是死了一般的任人折腾。
  洛莘转过脸看了一眼紧闭的龙王小院,咬了咬牙,说道:“走吧。”
  说完,转身大步朝外面走去。
  在没有人看到的角度,她偷偷抹了一把通红湿润的眼眶。
  年少时的青春美丽,年少时的狂妄张扬,年少时他们饮酒狂欢,还有他们的爱情和友谊-----
  他们说一辈子做#爱人,一辈子做朋友。
  时间奔走,誓言消逝。
  过去种种,一刀两断。
  往事不堪回首,再相见亦是敌人!
  停车坪里准备了一辆面包车,可以把整张躺椅给搬上去。
  几名大汉稍微使力,皇千重就被抬了上去。
  洛莘坐进了副驾驶室,面包车启动离开。
  出了龙息大门,即将过保安亭时,一直保持沉默的皇千重突然间喊道:“停车。”
  “停车。”洛莘像是明白了儿子的意思,立即出声吩咐道。
  司机把车停下,皇千重努力的仰起脖子----这是他身体少数能够动弹的部位了。
  透过车窗玻璃,他的眼睛死死地盯着龙息那没有牌匾的大门。
  憧憬。希望。懊悔。决绝。还有-----仇恨。
  他的表情狰狞,瞳孔充血泛红。
  良久。
  良久。。。
  “走。”他说道。
  “开车。”洛莘也收回目光,说道。
  车子再次启动,保安岗的警卫身体笔直的敬礼。
  嘎-----
  当车子再次停下时,已经处在一座安静隐蔽的大院子里。
  面包车才刚刚停稳,一群人便迎了过来。
  一个年轻英俊的男人走过去帮洛莘打开车门,微笑着说道:“夫人,欢迎到家里做客。”
  “谢谢扬少。”洛莘微笑着道谢。
  “夫人太客气了。如果不介意的话,叫我扬负就好了-----我比天重大哥年幼几岁,你是我的长辈。”戴着眼镜的斯文男人说道。
  “好。那我就叫你扬负吧。这样叫着亲切。”洛莘嫣然笑道。
  看到洛莘动人的模样,扬负眼里的情#欲一闪而逝,转身吩咐身后的管家,说道:“把我天重大哥接下来。动作要轻一些。”
  “是。少爷。”中年管家一马当先,带着几个人在面包车下面把躺在躺椅上的皇千重给接下来。
  扬负走到皇千重面前,一脸和蔼真诚的笑着,说道:“千重大哥,仰慕已久。终于有机会好好聊聊了。”
  “仰慕一个废人?”皇千重冷冷的盯着扬负,对他的奉承并不领情。
  洛莘赶紧打圆场,笑着说道:“扬负,千重他的心情不太好----如果他说话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你多多包涵。”
  “夫人。我能够理解。不碍事的。”扬负微笑着安慰洛莘。
  他转过身看向皇千重,说道:“废人吗?我可不这么认为。我所知道的皇千重是赫赫有名的燕京太子,有勇有谋,敢作敢为,人人钦佩爱戴----现在,也无非就是失去了一些运道而已。”
  扬负盯着皇千重的眼睛,说道:“哪有一帆风顺的人生?这点儿挫折又算什么?谁骂我们,我们就骂回去,谁折断我们的手脚,我们就打回去-----”
  (PS:哈哈,这两天书评区好热闹啊。我说过,书评区的每一条书评我都会看。一些有意思的书评我都会留意到,读者ID也能够记住----没办法一一回复,这是我的过错。
  新版规是几名版主辛苦做出来的,他们不是为了自己的私利,而是为了我们《天才医生》这三十几万收藏的整个团体。
  我最近点开页面,很少看到有讨论剧情的贴子。这让老柳非常恐慌,好像自己写的章节被忽视了一样。写到比较比较纠结的剧情时候,或者我灵感没来的时候,我确实需要你们的建议和‘猜测’。
  特别是现在天才医生面临收尾,我更需要借助你们的力量。
  近卫军团是个温暖的,友善的团体,老柳也不是一个非常苛刻的男人。我们可以在书评区畅所欲言,没有新人旧人这样的分别。
  但是,我仍然希望你们能够给老柳更多一些的支持。
  如有过错,老柳一人承担。还请大家对几名版主多多包涵。因为,我从来没有发过他们一分钱的薪水。
  谢谢!!鞠躬下台!!!)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