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1章、她可能会死!

  第1441章、她可能会死!
  最难消受美人恩!
  女孩子眼神温柔,表情明媚。[WWW.ZhuiXiaoShuo.COM]
  她如此专心认真的看着秦洛,全身心的信任和完全无私的感情投入。
  她赤裸裸的表白,让秦洛有种无处藏身的紧张感和压迫感。
  他的嘴巴张开,想要用最合适的词语或者句子来表达他此时此刻的心情。想用一种最不伤人的方式来解决眼前的事情。
  可是,还没等到他说话,宁碎碎已经微笑着阻止,说道:“秦大哥,你不用说,我都明白。”
  “--------”秦洛无语。她什么都明白,那为什么还要说出来呢?
  “你一定很奇怪我的行为吧?我没有发神经病。以前,我是你的仰慕者,现在也是。就是因为我明白这种感情会越来越深,越来越沉重,它让我越来越难以承受,我担心有一天我会崩溃------所以我要早一些把这头大怪兽给放出来。憋在心里,我实在太难受了。”
  “我知道你的选择,也知道你的答案。因为我在心中无数次这样问过你,也设想过无数种你的回答-----你能给的答案,我知道。你没想过的答案,我也知道。”
  “我知道你有女朋友。”宁碎碎嘻笑着说道。然后她对着秦洛眨了眨眼睛,说道:“而且我知道你不只一个。”
  秦洛被这个女孩子的直白给闹了个大花脸,尴尬的说道:“我从来都没有否认过这一点儿。”
  “是的。”宁碎碎点头。“这是你比其它的花花公子强上一些的原因。他们喜新厌旧,游戏花丛,把征服女人当做一场有趣的游戏。你不是这样-----我看到的到你感情的投入。而且,对女人来说,最大的荣誉就是她能够征服一个男人的心,在这个男人的人生中留下痕迹。你愿意当众承认她们的存在,对她们来说本身就是一种尊重------如果一个女人任劳任怨的爱你,你却一句话就否定了她的存在。那样,她一定会伤心至死吧?”
  秦洛苦笑,说道:“被你这么一说,听起来女人好像都是很可怜的样子。”
  “在爱情的天秤上,输家大多都是女人。”宁碎碎很认真的说道。
  秦洛忍不住咧嘴笑了起来,越笑越开心,没有停止的样子。
  宁碎碎跺了跺脚,娇嗔着说道:“快说。你笑什么?”
  “你刚才说那句话的样子就像是你有过很多次感情经历似的-----”秦洛揭开迷底。
  “讨厌。我这是初恋呢。”宁碎碎佯装生气的说道。“初恋还是暗恋。多伤自尊啊。”
  秦洛认真的看着宁碎碎,说道:“我知道你会找到更好的。”
  宁碎碎摇了摇头,说道:“我渴望一份全心全意的爱。我希望我找到的那个男人能够时时刻刻的陪伴在我身边,我希望他能单膝着地向我求婚,我希望他能牵着我的手走进教堂把一生的承诺戴在我手指上------”
  宁碎碎勇敢的抬起头看着秦洛,正视着他的眼睛,说道:“我知道,即便你能够接受我,你也给不了我这些------所以,我决定,以后仅仅是喜欢上,而不是爱上你。”
  “----------”
  “怎么啦?”宁碎碎仔细的打量着秦洛的表情,问道:“我这么说你生气啦?”
  “我怎么觉得这事挺奇怪的?”秦洛问道。
  “怎么奇怪了?”
  “你先说喜欢我,然后把我狠狠地夸奖一番。”秦洛说道。
  “然后呢?”
  “然后你告诉我说我是个好人,你不会爱上我,只会喜欢我。”秦洛说道。“先给我一颗糖,然后抽我一巴掌-----抽完之后还让我的心里充满了愧疚感。”
  宁碎碎掩嘴娇笑,说道:“就是这样。谁让你那么优秀,让我暗恋那么久------这是对你的惩罚。”
  “好吧。我接受这个惩罚。”秦洛点头说道。他看着宁碎碎,这个极具思想和艺术才华,独立独行的女孩子,温柔的说道:“我明白,你的这个选择非常好。像你这样的女孩子,每个男人得到都会把你奉若珍宝-----你一定会幸福的。”
  宁碎碎撇了撇嘴,不满的说道:“怎么看着你像是一幅如释重负的样子?听到我说不纠缠你,你的心里一定暗乐不已吧?”
  “----------”
  每个女人都是妖精。这句话是谁说的来着?就连一向乖巧听话的宁碎碎也有这么难缠麻辣的一面。
  宁碎碎一把揪住秦洛的胸口衣领,把秦洛的身体拉近,就像是企图调戏良家妇男的不良少女,恶狠狠地说道:“不过你也不要高兴的太早。如果我找不到那个我愿意和他一起走进教堂的男人,我还是会回来找你的。”
  “是是。”秦洛装作‘惶恐’的连连点头。“我一定虚位以待。”
  然后,两人放声大笑起来。
  一种释然的、获得自由的快感由然而生。
  --------------
  “虽然浣溪大厦只有二十九层,但是它的总高度却接近一百五十米。我故意拉高了每层楼的高度,使它看起来更加的高大宽广。没有副楼,两幢都是主楼,至于用途-----等浣溪姐来决定吧。还有------咦,笑笑来了。”
  秦洛和宁碎碎从太极大厦里走出来,宁碎碎正在为秦洛介绍太极大厦的一些基本情况时,看到一辆白色的宝马缓缓驶了过来。
  宝马车一直驶到秦洛和宁碎碎站立的位置,车子停下,一身黑色运动装的凌笑推开车门走了下来。
  按照凌笑张扬的性格,她开车一定会选颜色更加炫丽的红黄跑车。而且,她是不可能选择黑色的服装,更何况是黑色的运动装------
  秦洛轻轻叹了口气,她还是没办法从之前的打击中恢复过来。
  当然,他也非常清楚,这种伤口的恢复需要漫长的过程。
  如果心结不解的话,可能是一辈子的事情。
  凌笑表情木然,来了也不和宁碎碎打招呼,直接把眼神盯在了秦洛的脸上。
  秦洛对着她笑笑,问道:“最近过的还好吧?”
  “你答应我的事什么时候实现?”凌笑没有回答秦洛的问题,而是直接问出自己的问题。
  秦洛稍微迟疑,然后看着她说道:“我认为你需要好好休息一段时间。”
  “休息是对我最大的折磨。”凌笑并不领情。
  做的少,就想的多。凌笑坐在哪儿什么都不做,不堪回首的往事就会一幕幕的涌上脑海。
  那些图片越甜蜜,她的内心也就越痛苦。陪在父母身边几天,快要让她抓狂。每一分每一秒都让她度日如年。
  所以,她再也忍不住了。她开车跑来找宁碎碎,想要让这个她唯一的朋友陪她一起去找秦洛-------没想到的是,恰好秦洛今天也来找宁碎碎。
  宁碎碎看看秦洛,又看看凌笑,说道:“你们在说些什么?答应的什么事情?为什么我都听不明白?”
  突然,她的小脸一下子变得煞白。
  她聪明伶俐,还是想到了这种可能性。
  她抓住凌笑的手,说道:“笑笑,你是不是想要报仇?你是不是想要去报复------不行的。你不能这样。这实在太危险了。秦洛好不容易把你救回来,叔叔阿姨还有凌陨他们好不容易等到你康复-----你不能去做蠢事。那些人太危险了。你不能再去冒险。我也不允许你去。”
  凌笑的脸上不悲不喜,大概她已经忘记这两种情愫是什么样子的了。
  她一脸平静的看着宁碎碎,说道:“我已经决定了。如果-----如果你还愿意当我是朋友,请不要阻止我。”
  “我还愿意当你是朋友?”宁碎碎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声音一下子变得尖利起来。“凌笑,我什么时候不把你当朋友了?如果我不把你当朋友,我会那么担心你,我会劝阻你去冒险,阻止你拿自己的小命去和人拼命------你已经得到过教训,你不知道他们有多么危险吗?”
  秦洛拍拍宁碎碎的肩膀,示意她不要激动。笑着说道:“这确实很冒险------但是,如果不让她去冒险的话,她可能会死。让她去,她才能活着。”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