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9章、请你接受我的爱意吧!

  第1429章、请你接受我的爱意吧!
  上次美国之行,傅风雪和耶稣联手捣毁了奥墨实验室的一个高科技基地。担心内部资料和研究成果外泄,紫罗兰在撤退时启动了基地自爆系统。[www.ZhuiXiaoShuo.COM]
  虽然基地最后还是爆了,可是在爆发前,傅风雪他们还是从里面拿到了一点有用的东西-----譬如,他们拿到的一份文件上面有‘紫罗兰夫人’的署名。
  田螺出卖了秦纵横,和秦纵横联系紧密的紫罗兰也同时暴露。戴谱是紫罗兰的头号助手,他的身份也自然暴露。秦洛看到过紫罗兰的照片,也看到过戴谱的照片。这也是他在机场里能够把他认出来的原因。
  秦洛故意喊出‘紫罗兰’的名字,为的就是增加这件事情的可信度。而站在戴谱的立场上,他也确实担心紫罗兰会杀人灭口-----特别是现在自己身陷重围的情况下,如果紫罗兰让人干掉自己,他一点儿也不觉得奇怪。
  秦洛的计划算不得高明,却因为他熟悉人的心理,偷袭之下得到了奇效。
  秦洛知道他会中计,早就做好了准备。
  在戴普转身的瞬间,他的身体就扑了过去。
  他没敢直直的用身体压上去,因为人质还在戴谱手里,刀子还顶在人质的脖子上。他猛虎扑食的压过去,即便把戴谱压倒在地上,也同样会让戴谱手里的刀子割破人质的喉咙。
  他的身体前扑,右手握拳猛攻戴谱的后脑勺。
  如果戴谱的后脑中招,他的身体肌肉会自然收缩。如果再使用一点儿巧劲儿的话,可能会让他的手臂瞬间失去力气-----只需要一秒钟的时间就够了。那样,秦洛准备好的后招就可以把人质从他的手里抢夺回来。
  戴谱失去了人质,在这布满特警的机场大厅里只有死路一条。
  戴谱还没有看到背后的景况,却已经先听到了前面扑来的风声。那个时候,他便已经知道自己上当了。
  他的反应速度也堪称神速,明白秦洛的意图后,刀子一捅,直刺秦洛击向自己脑袋的拳头。
  这个时候,他反而不敢杀死人质了。因为,人质死了,他就没办法逃离包围圈了----在他的伙伴没有制造出混乱给他机会逃跑之前,他是不能把人质杀死的。
  嗖----
  匕首落空了。秦洛的拳头临时改变了攻击路线。
  在他想要回招救援的时候,秦洛突然间冲进他的怀抱----应该说是人质的怀抱。秦洛的身体、人质的身体以及他的身体重叠,变成一个直线,紧紧地贴在了一起。
  他握着匕首的手弯曲,以一个弧型的姿势刺向秦洛的脑袋。
  秦洛刚才想要用拳头打爆他的脑袋,现在他要用匕首刺穿秦洛的脑袋。一报还一报。
  正在这时,他弯曲的手臂突然间伸直。
  因为他的胸口突然间挨了重重一拳,那不仅仅是疼痛,还是刺痛,就像是好几百支针同时扎进他的身体里面。
  秦洛这一拳非常有技巧,不仅仅用了重力,而且他的拳头还击在他腹部的‘勾兑’穴上。握拳后的手指关节顶在穴位上,让他的身体瞬间收紧绷直。他那必中的一刀也就落空了。
  不过,这一招也相当的危险。
  只要秦洛的动作慢上一步,或者他的拳头关节没有顶中位置,他的脑袋都有可能被戴谱给刺中。
  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也正是因为秦洛对自己的能力有着十足的信心,他才敢挺身冒险。
  不得不说,和皇帝一战坚定了秦洛的这种信心。以前,他想起自己将要面对皇帝这样的对手就有种痛不欲生死去活来的感觉。羽化峰之战后,他发现皇帝并不是不可以战胜的。
  再强大的人都可以战胜。而且可以被自己战胜-----因为皇帝是被他打下山谷的,所以秦洛同学认为自己在羽化峰一战中立下了大功。
  皇帝是欧洲第一,自己打败了皇帝,那么,自己不就是----全世界第一?
  也就是说,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是自己的对手。这么强大的自己来对付戴谱这样的小角色,还不是手到擒来?
  趁他病,要他命。
  面对敌人,就要给他狂风暴雨般的打击。
  趁着戴谱的身体还没有恢复过来的空隙,他又出一拳砸在他的胸口。这样,就加长了戴谱身体脱力的时间。
  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有机会把人质从戴谱的怀里给拉了出来。
  因为用力过大,女人重重地摔倒在地上。可是,这个时候她已经顾忌不到疼痛了,还没等段国超跑过去扶她,她自己就趴在地上向安全地带爬去。
  生死关头,每个人都可能爆发自己百分之三百的潜能。
  少了人质的束缚,戴谱轻松了一些,秦洛就更加没有顾忌了。
  他大手一挥,喊道:“捉拿匪徒。”
  哗啦啦----
  那些撤出一百米之外,在他和戴谱打斗时又悄然靠近的特警们一下子就拥了过来。
  有的手里握着枪,有的手里提着警棍,把戴谱给团团围堵在中间。
  戴谱满脸仇恨的看了秦洛一眼,然后咧开嘴角笑了起来。
  他的笑容很诡异,有种解脱的快感。
  “不好。”秦洛大惊。快速朝着戴谱冲了过去。
  可惜,他还是晚了一步。
  只见戴谱的脸色迅速变得紫红,嘴角溢出鲜血。
  他仍然保持着站姿,身体一动不动的面对着秦洛。
  秦洛靠近带来的气流卷过,他的身体直直地向地板上倒过去。
  哐-----
  他高大的身体砸在地板上,脑袋重重地磕在大理石上面,发出破碎的响声。
  秦洛蹲下身体探了探他的心脏,那儿已经停止了跳动。
  “他咬毒自尽了。”秦洛说道。
  这毒药太厉害了,触之即死。没有任何转圜的余地。
  看着戴谱还带着温度的身体,秦洛的心里一点儿也不轻松。
  奥墨实验室实在是太恐怖了,如果他们用这样的毒药来对付自己,对付自己的家人。他要怎么防备?
  看着戴谱的凄惨死状,更加坚定了秦洛扫除奥墨实验室的决心。
  “没救了吗?”段国超问道。
  “没有。”秦洛摇头。
  段国超便不再说话,安全人手送人质去医院,并且工人来打扫战场。这是机场,人来人往的,出现这样的事情影响实在太恶劣了。
  秦洛四处打量,却没有发现耶稣的身影。
  “耶稣呢?”秦洛想道。他以为耶稣一定隐藏在身边,在关键时刻给戴谱致命一击。
  可是,现在战斗结束却不见耶稣的身影。
  ----------------
  ----------------
  机场大厅。
  两人身穿黑色长袍,整个身体都被黑纱包裹地严严实实的阿拉伯老妪也混合在人群中围观秦洛大战戴谱的战况。
  看到戴谱咬毒自尽,她们褐色的眸子对视一眼,然后从人群中间穿过,准备离开这里。
  “女士。”一个金发蓝眼的高大帅哥挡在她们的前面。他眯着眼睛微笑,露出迷人的酒窝和性感的牙齿,看着其中一个身材稍微高挑一些的老妇人,说道:“这么说或许有点儿冒昧。可我不得不向你们坦白-----你们仅仅用一个身影就彻底的征服了我。我想,我没办法不向你们表达我的爱意。”
  “所以,请你接受我的爱意吧。”
  说话的时候,他就单膝跪地蹲了下来。
  (PS:耶稣求爱情,老柳求红票!)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