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6章、我每一秒都在想你!

  第1426章、我每一秒都在想你!
  食味馆。王府井最高档的一家饭店。[www.ZhuiXiaoShuo.COM]
  张敏就把请秦洛和王九九吃饭的地方安排在这儿,双胞胎姐妹稀容和稀羽坐陪。
  张敏再三对秦洛的帮助表示感激,如果没有秦洛的话,说不定她此时还生活在噩梦当中-----不,一定生活在噩梦中。
  想起那个时候两姐妹的种种怪行,她的心里就有种针扎的感觉。谁家的孩子谁不心痛啊?
  稀容稀羽两姐妹并排坐在一起,时不时的瞥秦洛一眼,却低头不语。现在她们的智力恢复正常,反而变得比以前更加害羞了。
  “稀容和稀羽以后有什么打算?”秦洛问道。
  “我要学医。”稀容说道。看了妹妹一眼“稀羽也是。”
  稀羽点了点头,附和着说道:“我也要做医生。很厉害的中医。”
  “为什么要做医生?”秦洛疑惑的问道。学医的女孩子不少,但是学习中医的还真不多见。
  张敏轻轻的搂了搂坐在身边的女儿稀容,说道:“她们的病虽然好了,但是还记得你给她们治病的事-----”
  “妈。”稀容娇嗔着喊道。
  “好好。不说不说。”张敏赶忙投降。她转过脸看向秦洛,说道:“秦医生,其实稀容稀羽确实很想做医生。还想学中医-----原本我是想带她们在美国读书的。那边的教育水平要好一些----但是她们要学中医,那就没办法在美国念书了。学中医的话,当然要在华夏国学习了。”
  顿了顿,张敏很是为难的看着秦洛,欲言又止。
  “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吧。我们是朋友。”秦洛笑着说道。
  “我想请求秦医生一件事,可是又觉得这实在是太麻烦你了----”张敏说道。如果是其它人,她可以和人谈薪水,问题是她面对的是秦洛-----连她那个很有钱的男人李腾辉都是替秦洛的朋友打工,她又能有多少钱?
  “什么事儿?”秦洛问道。他已经有种不好的预感了。
  张敏扫了眼稀容和稀羽,说道:“你能不能做稀容稀羽的老师,教她们中医?”
  听到张敏的话,稀容和稀羽一脸喜悦的看着秦洛,满怀期待的样子。
  “------”秦洛很是为难。他很长时间都不教学生了。“你为什么会想到我呢?如果她们想学习中医的话,可以就读中医学院啊。”
  张敏摇了摇头,说道:“第一,她们俩都没办法就读中医学院。虽然她们的病好了,可是文化知识还处于小学生水平。如果让她们一级级的考下去,要学多少年才能考上中医大学?第二,你也知道国内的教育水平是什么样子的,在中医学院里也不见得能够学到太多的东西-----或许是我太贪心了吧。她们能够康复,我已经觉得上天对我实在是太好太好了。现在她们有学习中医的愿望,我这做母亲的就很想帮她们完成。而秦医生又是华夏国最好的中医----所以想请你亲自教育她们。”
  听到张敏的话,秦洛不由得心软起来。
  张敏说的不错,稀容和稀羽身上的病虽然好了,可是她们的文化水平还处于小学生水准。如果让她们从小学开始读起,需要多少年才能读到大学?
  秦洛当年也是因为身体疾病而没办法入学,因此跟着爷爷学习中医-----虽然他们患的病不一样,但是悲惨的经历倒是非常相似。
  也正是从她们身上想到了幼时的自己,所以秦洛才开始考虑她的这个请求。
  “我比较忙。可能没办法尽到一个老师的责任----”秦洛解释着说道。“要不这样吧。我帮稀容稀羽介绍一位老师。你放心,那位老师的医学水平绝对不在我之下----如果我有时间,也会教她们一些东西。”
  听到秦洛的话,稀容和稀羽的脸上都满是笑意。彼此对视一眼,却没有说话。
  张敏大喜,说道:“谢谢秦医生。谢谢秦医生。这样真是太好了。来,我敬你一杯,还有王小姐-----真的很感激你们。”
  说着,就把手里的红酒一饮而尽。
  秦洛和王九九也跟着干了一杯,宾客尽欢。
  感谢了张敏的晚餐邀请,辞别母女三人,秦洛和王九九再次走在熙熙嚷嚷热闹喧哗的大街上。
  王九九喝了不少红酒,满脸娇痴的挽着秦洛的胳膊,吐着香气说道:“双胞胎哦。”
  “什么双胞胎?”秦洛苦笑。
  “姐妹花哦。”王九九仰着小脸,眼睛似闭微闭。笑嘻嘻的说道。
  看着她娇艳欲滴的样子,秦洛真想抱着她狠狠地吻上一口。搂紧她柔软的腰肢,笑道:“吃醋了?”
  “以后她们跟你学医,你能不能把持的住啊?”王九九问道。
  “当然。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秦洛说道。“你没看到我都拒绝她们了吗?再说,我准备把她们介绍给王修身老师----老师现在退休,店里的生意也不用他打理。我准备帮他找点儿事做。,由他来教稀容稀羽中医。我很少有机会和她们见面。”
  “你舍得啊?”王九九问道。
  秦洛还是忍不住在她的嘴唇上啄了一口,说道:“这有什么舍不得的?天下间美女那么多,我不可能和每一个都发生点儿关系吧?”
  “你们男人不都是这么想的吗?”
  “那是普通男人。”秦洛说道。“我是一个很不普通的男人。我现在视钱财如粪土,视美女如老太婆-----当然,你不算。”
  “林浣溪呢?”
  “她也不算。”
  “厉倾城呢?”
  “----她也不算。”
  “闻人牧月?”
  “-------”秦洛苦笑,说道:“你不会把你认识的女孩儿挨个问过来吧?”
  “我只问你的女人。”
  “闻人牧月可不是我的女人。”秦洛纠正着说道。
  “暂时不是而已。”
  “以后也不是。”秦洛否认。
  “自欺欺人。”王九九撇嘴。
  秦洛不想再在这个问题上和她纠缠,笑着说道:“我们现在去哪儿逛?”
  “我不想逛了。”王九九说道。
  “那我送你回去。”秦洛说道。
  “我不回去。”
  “那要去哪儿啊?”
  王九九凶恶的掐了秦洛的腰间软#肉一把,气得跺脚。
  “哦。我突然间想起来了,玄武区新开了一家五星级酒店,里面的果汁好像挺好喝的-----王小姐,我有没有荣幸请你喝一杯果汁呢?”
  王九九假装考虑一会儿,说道:“好吧。给你这个荣幸。不过,只喝果汁哦。”
  刚进房间,秦洛就被再三叮嘱他只许喝果汁的王九九给推倒在床上。
  当秦洛身上的衣服被她剥光光,她在他的胸口亲吻时,秦洛悟出了一个真理:宁愿相信世上有鬼,也不能相信女人那张破嘴。
  这个世界上,好色的不仅仅是男人。她们得到你的心时,也一定会想方设法的得到你的身体。
  --------
  --------
  燕京机场。
  秦洛紧紧地握着王九九的手,舍不得和她分开。
  因为闻人家族遇险,她被自己一个电话给召了回来。她也果然没有让自己失望,竟然说服了王老爷子,和她母亲张仪伊召集燕京的太太军团,带来一笔非常恐怖的资金用于和秦白两家的战斗。
  不仅仅如此,因为有了她们的参与,秦白两家的政治人脉就派不上用场。闻人老爷子病倒,闻人牧月没能接手这笔资源。这一点儿恰好是闻人家族最缺少的。
  可以说,王九九的参与正好填补了闻人家族的这一块空白。
  “下次什么时候回来?”秦洛问道。
  “你想我时。我就回来。”王九九笑嘻嘻的说道。看起来一点儿也不为这即将到来的离别伤心。
  “为什么不是你想我时就回来?”
  王九九抬头看着秦洛的脸,笑道:“我每一秒都在想你。如果是那样的话,我们就只能永远都不要分离----”
  秦洛低下头吻住了王九九的嘴唇,疯狂热烈,旁若无人。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