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3章、大秦国际!

  第1423章、大秦国际!
  秦洛目瞪口呆的看着离,满脸的不可思议。
  这两个女人是怎么了?吃错药了?[WWW.ZhuiXiaoShuo.com]
  如果不是天上的烈日和身上的薄衫提醒,秦洛都怀疑今天是不是愚人节----燕京的四月还非常的寒冷,需要穿厚外套才能够御寒。
  “干嘛?”离看到秦洛一脸呆滞的盯着自己,心里突然间觉得有点儿发虚。越是发虚的时候,她表现的也就越是野蛮。“不许这么看着我。”
  “你怎么会这么想?”秦洛奇怪的问道。离对他有点儿好感,他还是能够感觉的到的。可是,军师-----她可没自恋自大到认为军师也喜欢上了自己。
  他惊艳军师的美貌、欣赏他的能力和智慧,同情她无疾而终的爱情,也怜惜她厮杀惨烈的人生-----
  “咦,自己竟然对她的感觉那么好?”秦洛在心里想道。
  “我为什么不能这么想?”离很是强硬的说道。她这个说客明显和军师不是一个级别的。不会以理服人以情动人,只懂强硬的把自己的想法灌输给对方。“你刚才不是说军师人长的漂亮,聪明,身手还好吗?你对她的印象那么好,为什么不可以喜欢她?”
  “这----”秦洛真是哭笑不得。说道:“我对她的印象是挺好的。可这也不代表着我就一定要喜欢她啊。我对很多人的印象都挺好,难道每一个人都要喜欢上-----那我成什么人了?”
  “你能喜欢那么多人,为什么就不能喜欢姐姐呢?”离脸色黯然的说道。显然,秦洛的回答让她很不满意。
  “我不是已经回答了吗?”秦洛苦笑。他看着离的表情,说道:“你为什么想到要给她找男朋友?”
  “姐姐好可怜。”离说道。“她总是一个人。看着好难过。”
  “-------”
  军师也是这么说离的,这姐妹俩的感情还真是深厚啊。
  “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你这样做是不对的。”秦洛的声音变得柔和起来。“你看到她一个人形单影支觉得她可怜,说不定她很享受这样的生活呢。对不对?你想让我喜欢她,可她不一定喜欢我啊。感情是两个人的事情,我决定不了,你也没办法替她做决定-----”
  “她不讨厌你。”离说道。
  “不讨厌?”秦洛真是差点儿被这女人气得吐血。“仅仅是因为不讨厌你就让我喜欢她?她也不讨厌和尚,不讨厌大头,也不讨厌火药-----你为什么不找他们?”
  离想反击,却不知道从何驳起。
  于是,她开始变得恼羞成怒。
  她的手里突然间多了一把匕首,然后把匕首抵在秦洛的胸口,说道:“说,你到底要不要喜欢军师?”
  “还可以强迫的吗?”秦洛一脸的无奈。
  “为什么不可以?”离没好气的说道。“你一定要喜欢姐姐。因为-----”
  “因为什么?”秦洛问道。
  离想了想,说道:“我觉得你们俩很般配。”
  顿了顿,又说道:“刚才你从房间出去之后,她还夸奖你了。”
  “夸我?”秦洛好奇的问道。“夺我什么?”
  “夸你细心。”离的脸红了。军师确实这么说过,不过她的心里也是这么想的。
  秦洛看着离,说道:“你知道刚才军师找我说什么吗?”
  “说什么?”离问道。
  “她问我喜不喜欢你。”秦洛眼神灼灼地盯着离的眼睛,一脸认真的说道。
  离的俏脸瞬间红透,转身就往路坎上走去。
  走到一半,又气呼呼的跑了回来,问道:“你是怎么回答的?”
  --------
  --------
  仇氏集团。总裁办公室。
  厉倾城正埋头审批一份文件,办公室门‘哐’地一声被人撞开。
  “厉倾城。”仇逸和满脸愤怒的站在门口,大声嘶吼着厉倾城的名字。眼睛瞪得若铜铃,咬牙切齿的盯着屋子里的绝色佳人。
  “你这个贱人。今天不给我儿一个公道,我就一头撞死在你办公室----”仇逸明声音嘶哑的喊道,身体颤抖,老泪纵横。
  仇逸和是仇仲谋的父亲,仇逸明是仇仲勋的父亲。老年丧子,悲痛异常。
  他们从警察局哪儿打探到厉倾城和秦洛等人也在案发现场,便怀疑他们是被厉倾城害死的------什么?仇仲谋要杀仇仲勋,仇仲勋自卫杀人?仇仲勋受伤严重,送往医院的过程中失血过多身亡?
  你当我是白痴吗?这样蹩脚的故事你也好意思丢出来?
  无论如何他们都不会相信仇仲谋和仇仲谋自相残杀,在他们的眼里,这两个一直是相亲相爱的好兄弟。
  紧随身后的是仇逸云、仇逸玲、仇逸茹、仇明秀等一大群仇氏嫡系以及女方家眷,浩浩荡荡,队伍极其壮观。
  不仅仅燕京的仇氏成员来了大半,还有专门从南方那边赶过来的仇逸云等人来参战。
  厉倾城的秘书站在一侧,努力的想帮忙挡驾,可是这个时候他们哪里还会把她放在眼里?
  无论她怎么劝说,他们都把置若罔闻,完全把她当做空气。
  仇婷婷还推搡了她几把,差点儿让她摔倒在地上。
  “李玲。让他们进来。”厉倾城合上文件,一脸平静的说道。
  “是。厉董。”秘书李玲答应道,侧身闪往一边,却没有立即退出去。显然,她仍然担心这些人企图伤害厉董事长。
  “是谁说要撞死在我办公室的?”厉倾城扫视众人一眼,问道。
  “是我。”仇逸明大声喝道。因为养尊处优久了,身上长了一圈肥肉。一怒起来,满身肉抖。“厉倾城,你好狠的心啊。我儿早已经归顺了你,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就算犯一些小错,你也不能把人往死里整啊。你还有没有一点儿人性?”
  厉倾城撇了撇嘴,甚至都不愿意向他们解释。
  她指了指一侧的书柜,说道:“这书柜是木制的。结实耐撞。如果你当真想死的话,就往那边的柜角撞吧-----包了铜边。不要怕撞坏。”
  “-------”人家就是随口说说,你不能当真啊。谁想死啊?谁想死啊?
  厉倾城此言一出,就像是往油锅里倒了一盆水,轰地一声就炸开了锅。
  “厉倾城。你太过份了。”
  “你必须要给我们一个公道,不然我们是不会放过你的----”
  “血债血偿。血债血偿-----”
  -------
  厉倾城敲敲桌子,示意大家冷静下来。说道:“难道你们没出来吗?你们一路闯进来连个保镖拦截都没有?”
  她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姿势庸懒优雅,不屑的说道:“因为我知道你们一定会找来。所以我提前通知他们尽管放行-----你们不来找我。我也会找你们。”
  “找我们做什么?”仇逸和怒声喝道:“难道你还想把我们全都杀掉吗?来啊。厉倾城。只要你不怕陪葬,就把我们全都杀掉吧。我知道你有手段-----”
  “杀你?”厉倾城冷笑。“那可真是太便宜你们了。我现在身家可比你们多多了。你们可以不惜命,我还是很爱惜自己这条小命的。”
  “厉倾城。你太猖狂了。”仇逸清是仇氏几兄弟的老大,在仇天赐没有死亡厉倾城没有回归之前是仇家最有发言权的人。后来秦洛和厉倾城针对他强攻猛打,他的地位也就直线下降。不过,他仍然挂着仇氏族长的名义。“你不把我们当人,我们也没理由受你的闲气。惹恼了我们,你也没好果子吃。大不了大家鱼死网破----”
  “几条小鱼小虾就想挣破鱼网?”厉倾城丝毫不惧他的威胁。“既然今天人来的那么齐,那我们就把事情一次性解决吧。”
  她扫视众人,声音不容抗拒的说道:“你们,全部从仇氏退出去。仇氏,以后改名叫大秦国际。”
  (ps:高三党回归了吧?看看今天红票能不能狂飙。)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