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9章、俩个人一起治!

  第1419章、俩个人一起治!
  不仅仅如此。他的手脚全断,倒是落得一个和皇千重同样的下场。[WWW.ZhuixiaoShuo.COM]
  不同的是,皇千重的骨头是被傅风雪捏碎的,如果没有妙法医治,很难恢复。
  而傅风雪的手脚则是被皇帝用蛮力轰断的,属于他自己把它们送上去------也就是说,其实当时的主动权在傅风雪的身上。做为一名高明的武者,即便面对的是皇帝这样的高手,他仍然知道应该怎么保护自己的身体不要受到致命的伤害。
  也正是如此,才给秦洛后面的救治保留了一线生机。
  秦洛对诊骨治骨也颇有一套,先是从明朝时期医学国手柳时元所著的《断骨》一书中汲取了不少营养,后来师从药王秦铮,来到燕京后又和诊骨大师顾百贤多方切磋验证,医术更是精进。
  刚刚下山,秦洛就在泰山脚下的酒店帮傅风雪把断骨接好。骨伤越早接好越好,如有延误,后患无穷。
  他同样把碎骨归位,然后开出药方让人买来数十种药剂煎药熬汤。又让人买来十几种新鲜药材捣碎成泥,把它们糊弄在傅风雪的双手双腿上------当初米紫安摔伤小腿,秦洛也用的是这两种办法救治。不过,傅风雪的身体彪悍一些,耐药性也强上不少,秦洛特别针对他加重了剂量。
  所以,傅风雪的手和腿上除了有黑糊糊的一层药泥外,并没有石膏钢板等物固定。
  看到秦洛表情不善,离的心里也很不好受,蹲在秦洛面前,问道:“怎么样?”
  秦洛一转身,就居高临下的看到离白色T恤无法包裹的饱满酥胸。白哗哗的一大片,看起来非常的耀眼。长期运动的女人发育的确实要好一些。
  他赶紧转移目光,说道:“不是很好。不过也不碍事。”
  和皇帝一战,傅风雪使出了自己最巅峰的武技,也同样使出了自己全身所有的力气。
  特别是最后和龙王配合的那一击,几乎让他差点儿脱力死掉。
  幸好秦洛现场渡气,这才保住了他的性命。
  傅风雪的症状属于严重脱力后的后遗症,只不过这种状况又远比脱力要严重的多。如果非要找一个形容词来解释的话,秦洛只能把它叫做‘抽空’。
  身体完完全全的抽空了。虚不受补,即便现在用大补药方去滋补都没有效果。
  也就是秦洛的《太乙神针》有点儿用处,因为秦洛渡进去的气可以立即和傅风雪体内的气融合为一体。
  问题是,那些融合为一体的‘元气’又很快消散,没有在身体形成循环。如此一来,傅风雪的身体还是个空壳子。
  听到秦洛说‘不碍事’,离的心里才稍微安心。
  秦洛说不碍事,那就证明真的不碍事。
  秦洛安慰了别人,却欺骗不了自己。
  其实傅风雪的这种病况并不乐观。如果说活命的话,那是没有问题的。以他的身份地方,以龙息疗养院能够为他提供的各项康复手段,以自己的医术---保他再活几十年都没问题。
  可是,傅风雪是一名武者,是天下间一等一的人物。让英雄瘫痪在床,这生生是一种罪过。
  龙王瘫痪几年就颓废至此,傅风雪下半生都这么不死不活的躺在躺椅上,他能够受得了?
  他要让他康复,他要让他站起来,他还要让他恢复原来的实力------第三条才是最艰难的。
  秦洛看向傅风雪,说道:“我先用银针试试。”
  傅风雪不置可否,秦洛也不再问。径直取过针盒,把银针消毒后,《太乙神针》最平和的观音手施展开来-----
  观音手,外表温和,内里霸道。这对傅风雪来说对症下药。因为他的经脉和丹田都很虚弱,所以渡气的方式不能过于粗暴。他的身体空旷,如果一点点的渡气滋补,需要的时间又太长太长。可能后面的气渡进去了,前面的气已经消散了。
  所以,霸道的内劲儿又可以快速的滋润他的全身经脉大穴。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
  半个钟头后,秦洛的额头开始出现汗珠。
  他收针擦汗,看着傅风雪问道:“傅老,感觉怎么样?”
  “呼------呼-------”傅风雪的鼻腔里传来鼾声。
  秦洛一脸愕然。
  在他帮傅风雪扎针的时候,病人竟然睡着了。
  ----------
  “你不说不碍事吗?”离抱怨的说道。说话的时候,秦洛和离已经离开傅风雪的小院,朝着龙息队员们住的白色小楼走去。
  “确实不碍事。”秦洛耐心的解释着说道。他知道离是因为关心傅风雪才情绪异常,无论是龙王还是傅风雪都是她父亲一样的人物。“不过还需要一点儿时间。”
  “那他怎么睡着了?”离皱着眉头,百思不得其解。
  “因为他的身体很舒服。”秦洛笑了起来。“观音手的气比较温和,能够迅速的充盈他的身体。就像春天晒太阳冬天吹暧气一样,让他的身体很舒服-----他的精神不好。身体一舒服,自然就容易睡着。”
  “看到他这样。我很难受。”离小声说道。
  秦洛沉默了。
  良久,说道:“我也是。”
  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变成现在这般病秧秧的样子,给人一种英雄落魄的感觉。
  然后秦洛笑了笑,说道:“放心吧。我一定可以把他治好。师父的渐冻症那么难治,不也被我治好了?”
  “是他自己好的。”离说道。
  “---------”
  秦洛快哭了。就算你不想兑现当初的诺言,也不能完全抹杀我的功绩吧?
  秦洛初来龙息治疗龙王时,离对他的医术持有怀疑态度,并且说如果秦洛能够治好龙王,她就嫁给他------看来这女人是想抵赖了。
  白色小楼的客厅里没有人,大家都各自有任务,很少有时间窝在屋子里休息。
  离敲响军师的房间门,很快的,房门被人从里面打开,一身休闲装扮的军师站在门口。
  深蓝色的睡衣,棉布拖鞋。长皮披肩,清秀精致。仿若芙蓉出水。
  军师没想到秦洛也会出现在门口,说道:“你们先坐。我换身衣服。”
  砰-----
  她又把门关上了。
  离看了秦洛一眼,在门口喊道:“不用换了。秦洛要帮你治疗伤口。”
  房间里沉默了一会儿,房间门再次被军师拉开。
  霞飞双颊,不敢直视秦洛的眼睛。
  她看着离,说道:“先让她帮你治吧。”
  “你不治?”离问道。
  “--------”这个问题还真是让军师难以回答。
  说不治吧。她舍不得。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哪个女人愿意自己的身上留下一条又一条伤疤?
  治吧,又有点儿不好意思。因为她也很清楚,想让秦洛给自己治疗伤口,必然是要脱掉衣服的-----她怎么好意思让离知道自己在秦洛面前脱过衣服?
  想到这里,她就有点儿气愤秦洛的智商。
  “这个白痴,不会单独一个人过来?”她在心里想道。
  “你先治。”军师固执的说道。“我要不要治-----以后再说吧。”
  “你先。”离很有‘孔融让梨’的精神。“你的伤比我严重。”
  “你年轻,我老了。”
  “你是姐姐------”
  “---------”
  现在,两个女人又开始推让谁先治的问题了。看这架势,一时半会儿还难以争论出个结果。
  “别争了。”秦洛喊道。
  军师和离一起闭嘴,转过脸疑惑的看向秦洛。
  “进来。”秦洛说道。然后径直从军师的身边穿了过去,走进了她的房间。
  军师愣了愣,跟着走了进来。
  “离也进来。”秦洛喊道。
  离迟疑了几秒,也跟着进屋。
  “关门。”秦洛说道。
  离把门关上,然后一脸茫然的看向秦洛。
  “这个家伙想要做什么?非礼?”
  然后,她就被自己的想法给逗的乐了起来。
  这个世界上,有人敢非礼军师和自己-----而且还是同时进行?难道他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吗?
  “医药箱在什么地方?”秦洛问道。
  “在衣柜下面的格子里。”军师说道。
  秦洛轻车熟路打开衣柜,无视上面的内衣内裤之类的女性贴身小物件,从下面的格子间里找到一个医药箱。
  他打开医药箱,从里面取出手术刀、剪刀、酒精棉球以及绷带等各种各样的医疗用口,头也不回的说道:“傻站着干什么?脱衣服。”
  “脱衣服?”军师和离一脸惊诧。
  “不脱衣服我怎么治疗?”秦洛觉得这俩个人的问题实在是蠢得无可救药。
  “你要给谁治疗?”军师问。
  “俩个人一起治。”秦洛说道。“赶紧脱吧。脱完躺成一排。”
  (PS:好久时间没求红票了。最后一卷,盼大家把红票都投给《天才医生》。给老柳一些动力,让老柳写得更加激情一些。要知道,这每一个点击每一张红票都代表着我们近卫军的颜面。
  近卫军,让我们为荣誉而战!!!)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