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5章、不要得罪医生!

  第1415章、不要得罪医生!
  有没有人告诉你这么一句话:无论任何时候都不要得罪医生。[www.ZhuiXiaoShuo.COM]
  秦洛当然不会善良到帮仇仲勋止血,他只是触碰到他胸口的三处大穴,让他的心跳加速,血液循环速度加剧,然后,血液渗出的速度也就更加凶猛快速。
  不得不说,仇仲勋是一个很聪明的人。他知道仇仲谋活着一定会推卸责任,所以他先把仇仲谋给捅死。这样,他就可以把买凶杀人的责任全部推到对方身上。
  他知道厉倾城一定会对自己下死手,所以他在等待的同时还打电话叫来了警察。厉倾城就算再是无法无天,她也不能在警察面前把自己给弄死-----甚至,她不必须要保护好自己不能让他死了。
  仇仲谋已经死了,仇仲勋如果也死了,一案两尸-----而厉倾城秦洛又是最后一批进入这幢别墅的人。警察会怎么质疑他们?公众会怎么看待他们?媒体又将怎么报道他们?
  为了保全自己一命,他把自己守护的滴水不漏。至少他自以为是这样。
  诸不知,他这样反而激怒了秦洛。
  医者仁心,每一个医生都深知生命是多么的可贵。原本秦洛是不主张用医术杀人的。可是,人若犯贱,你能奈何?
  看到仇仲勋越发猖狂的脸,看着他对着自己的女人大呼小叫,秦洛终于忍不住下手了----
  伤口是仇仲谋割的,如果流血而亡的话,那就和我没有任何关系吧?
  “止血?不是已经止过了吗?”秦洛笑着说道。
  仇仲勋快急疯了。
  手捂不住,毛巾也捂不住。他也顾不上伪装了,从地上跳起来跑到房间里找了医药箱,然后把医药箱里面的止血药粉一整瓶倒在了那伤口上。
  奇怪的事情发生了,他高价买回来的止血粉竟然失去了效用。整瓶药沫倒下去,立即就被那喷薄而出的血水给冲掉了。
  他又掏出绷带想给自己做一个简易包扎,他的动作很熟练,倒是很快就包扎好了。
  可是,刚刚包扎上去的纱布就被鲜血染红了。
  里面血水汪洋,你把外面包扎的再结实好看有什么用?
  于是,他又疯了一般用剪刀把纱布给剪开-----
  “秦洛。”他满脸狰狞的冲出去,对着秦洛嘶吼道:“我和你不共戴天,今天我若不死,我定要生食你肉----”
  “你想多了。”秦洛笑着说道。“今天你必死无疑。”
  “我和你拼了。”他再也忍耐不住了,冲过去就要和秦洛拼命。
  砰----
  大头鬼魅般的站到了秦洛前面,一脚把仇仲勋的身体给踢飞。
  别说是受伤后的仇仲勋,就是身体完好吃了伟哥的仇仲勋也不是大头的对手。
  哐-----
  仇仲勋的身体在地上翻滚,然后一头栽倒在沙发椅腿上去了。
  也幸好椅腿上面包着一层厚厚的真皮,不然的话,他非要被撞个头破血流不可。
  骂又骂不赢,打又打不过,身体还在流血----
  仇仲勋觉得自己好委屈啊。好想大哭一场。
  “警察来了。你也逃不过此劫。”厉倾城冷声哼道。
  呜呜呜-----
  正在这时,警车的鸣笛声由远及近,很快就到了别墅门口。
  然后,十几名警察从车子上跳了下来,把这幢别墅给围裹的严严实实。
  他们接到报案,说此别墅有杀人事件。所以才出动了这么多警力,搞出这么大的阵仗。
  “都不许动。”一个警察大声喊道。并且从怀里摸出了枪。
  没有人动。谁愿意这个时候和警察对着干啊?
  一个黑脸微胖的中年警官走了进来,扫了一眼客厅,看到地上的尸体,眼神不由得眯了起来,喝道:“发生了什么事儿?”
  “人是我杀的。人是我杀的。”仇仲勋大声喊道。这个时候,警察就是他的救命稻草。他宁愿跟着这些警察去坐监,也不愿意落入厉倾城这个毒妇的手里。“他想杀我。我正当防卫----我受伤很严重。你们快送我去医院。快送我去医院啊。”
  黑脸警官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人主动招供,他瞄了眼仇仲勋胳膊上血淋淋的口子,说道:“带走。回去审问。”
  “队长。要不要打电话叫救护车?”有警员出声询问。
  “不用等救护车了。”仇仲勋着急说道。燕京的交通那么堵,他要是等到救护车过来,哪里还有命在?“我快不行了。你们开车送我去医院。”
  黑脸警官很生气。要不要叫救护车应该由自己来做决定,哪里轮到一个嫌疑犯来指手划脚?
  他没好气的说道:“你的废话那么多,看来身体好的很嘛。哪有不行的样子?”
  “你看我的胳膊-----你看这地上的血----”仇仲勋指着地下的一大滩血迹说道。“我快死了。我快死了。我叔叔是政府高官----我要是死了,你们负不起责任-----”
  黑脸警官虽然很不爽仇仲勋的威胁,但是他心里非常清楚,能够在这个地段住得起别墅的人来头一定不简单。如果当真让他死在自己面前,那么自己也会有不小的麻烦。
  于是,他大手一挥,说道:“小刘,你带人送他去医院。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他跑了。”
  “是。队长。保证完成任务。”一个戴眼镜的警察高声应道。然后带着两个人拖着仇钟勋走了出去。
  黑脸警官扫了秦洛仇烟媚一眼,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我是他堂姐。知道这边出事有人受伤,就找医生过来看看。”厉倾城说道。她指着秦洛,说道:“他是我找来的医生。”
  黑脸警官认真的打量了秦洛一番,不确定的问道:“秦洛医生?”
  “是我。”秦洛点头。
  黑脸警官的黑脸转红,激动的说道:“哎呀,真的是你啊?秦洛医生,你好你好,我是你的粉丝----”
  “我很荣幸。”秦洛说道。
  “不不不。荣幸的是我。没想到能够在这儿见到您,真是太好了----”黑脸警官担心自己的话让厉倾城误会。人家家里死人了,你却说‘太好了’。这是什么意思啊?
  他很尴尬的对着厉倾城解释,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
  “没关系。”厉倾城说道。“我也很荣幸能够在这里见到你。”
  “------”
  -------
  “快啊。你们开快一点儿。”仇仲勋气急败坏地叫道。他的手臂还在流血,好像是要把身体里面的血流干一般。他感觉到身体越来越微弱,脑袋也开始昏昏沉沉。他清楚这是脱血前的征兆。如果不能尽快赶到医院得到及时治疗的话,恐怕他就要死在这路上了。
  所以,他现在也顾不上形象了,只想把命保住。
  “催什么催?催命呢?”开车的警察不耐烦的骂道。平时都是他们催促疑犯,哪里轮到一个疑犯催促自己了?
  “这不就是催命吗?”仇仲勋在心里想道。“不过催的是我自己的命。”
  “大哥。大哥们。求你们快点儿。快点儿吧。”他像是想起了什么,伸手摸进口袋,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钱包。然后,他把钱包里面的钱和银行卡全都交到坐在他身边的那位警察手里,说道:“大哥,各位大哥行行好。你们只要能够在十分钟之内送我去医院-----这些钱。还有这卡里的钱都是你们的。卡里面有好几千万-----”
  “对了。还有这表----”他把手腕上那块沾上了血迹的手表摘下来,也塞了过去,说道:“百达菲丽。两百多万的百达菲丽也给你们。求你们-----救我一命吧。”
  说到最后,他忍不住放声痛哭。
  不知道是被钱财收买,还是被他的哭声感化,他们乘坐的这辆警车飞速向最近的医院赶了过去。
  担心前面有人挡道,他们甚至鸣响了警笛。
  二十分钟后,他们终于赶到了医院。
  “到了到了。”开车的警察激动的喊道。
  “到了。”仇仲勋的脸上布满了笑容,说出来的话却虚弱无比。“快送我-----”
  接着,他的脑袋一垂,人就失去了知觉。
  剩余的话,他这辈子再也没机会补上了。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