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4章、帮你止血!

  第1414章、帮你止血!
  世家多畸情。
  仇仲谋和仇烟媚都属于仇家南方一系,两人从小一起长大,谈不上青梅竹马,但是仇烟媚要比仇仲谋大上几岁,对他颇为照顾倒是真的。[搜索最新更新尽在www.zhuiXiaoShuo.com]
  也正是因为仇烟媚对仇仲谋的这种照顾,使他从小心里就埋下了情根。逐渐长大,对其它女人都不感兴趣,即便接触也只是玩玩而已,解决一下身体欲望。直到这个时候他才发现,他的内心深处愈发的想念起仇烟媚。
  这种感情的折磨使仇仲谋非常痛苦,终于忍不住在十八岁生日以后向仇烟媚表白。仇烟媚自然拒绝,并且开始疏远仇仲谋。而仇仲谋却紧追不放,双方的关系越来越恶劣,最终到了今天这般的势如水火。
  所以,仇仲勋如果对家里人说仇仲谋想要杀死仇烟媚一点儿也不让人意外----因为仇家人都知道仇仲谋喜欢自己家堂姐的事实。
  厉倾城这么多年一直想着报复仇家,自然也清楚这个不是秘密的秘密。
  “计划失败,他就自杀了?”秦洛讥讽的说道。不得不说,这家伙还挺有编故事的天份。
  只是,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一步,仅仅是凭借一个故事就能够解决问题吗?
  “不。”仇仲勋满脸痛苦的说道。“他担心堂姐会报复,所以就把这件事情告诉了我,让我帮他想想办法-----我就劝他向堂姐坦白,承认自己的过错。他不同意。说我这是害他。然后我们俩发生争执-----他担心我告密,就想动手杀人灭口。搏斗中他割伤了我的手臂,我不小心划了他的脖子----事情就成了这样。”
  厉倾城蹲了下来,笑眯眯的看着仇仲勋,说道:“你知道你最大的破绽是什么吗?”
  “破绽?什么----破绽?”
  “你最大的破绽就是你没死。”厉倾城说道。“你以为伪装成这样就能够骗得过我们?你也太低估我们的智商了吧?”
  “我没有想过要骗你。”仇仲勋辩解着说道。“我说的都是事实。”
  “是吗?”厉倾城冷笑。“你要不要听听我的故事版本?”
  “没什么好听的。”仇仲勋说道。“我才是事件的经历者,没有人比我更清楚事情的真相。”
  “还是听听吧。”厉倾城笑着说道。“你现在是伤员,反正躺着也没什么事做。就当是听个故事吧。”
  “我受伤了----我要去看医生。”仇仲勋挣扎着,想要从地上爬起来。
  “别动别动。”秦洛把他按在地上。“别动了伤口。那样会流血加剧。”
  “------”仇仲勋再一次在心里暗骂秦洛的老娘。你既然担心我会动了伤口流血加剧,你按我回去时就不要那么大力好不好?原本没什么事,被你那么一巴掌给拍下去,没事也变的有事了,小伤口也变成大伤口了。
  “闻人家族和秦白两家大战,因为我在外面没有回来,而且根据各种传言我很有可能再也回不来了-----仇烟媚明白我的心意,就想以仇家的财力援助闻人家。你和仇仲谋不同意,大力劝阻。”
  “仇烟媚没有接受你们的意见,一意孤行-----于是,你就想要除掉仇烟媚。我回不来,仇烟媚也死了,以你的手段仇家必然落入你的手上----没想到计划失败。仇仲谋惶惶不安,你又定下这杀人灭口之计。是吗?”
  不得不说,厉倾城完整的还原了故事的真相。既便她回来之后还没有和任何人接触,甚至连仇烟媚也没有见面-----但是,这一切都像是在她眼前发生过一般。
  仇仲勋惨然大笑,说道:“故事很精彩。但这完全是你的猜测。和事实不准。”
  “什么是事实?我说的就是事实。”厉倾城霸道的说道。“不是事实也是事实。”
  仇仲勋知道自己的这个借口骗不过厉倾城,如果这都能骗得了她,厉倾城也就不足为惧了。
  他警惕的盯着厉倾城,说道:“你想做什么?”
  “你觉得呢?”厉倾城笑着说道。
  “我警告你。我已经报警。”仇仲勋说道。“警察很快就要过来了。”
  “还真是聪明。”秦洛说道。“不过,你以为警察就能救你?”
  “或许吧。”仇仲勋也懒得再伪装了。“总要试试才行。”
  “既然你不装了,那我也就不装了吧。”厉倾城说道。“仇仲勋,无论你有没有今天这个借口,无论你有没有这次买凶杀人----我一定要你死。新仇旧恨。不死不行。”
  “你怎么让我死?”仇仲勋狂妄的笑着。“厉倾城,我承认你很厉害。比我想象的还要厉害。但是那又怎么样-----你能杀人?你杀了我,你也要跟着我一起去地狱。何必呢?你现在家大业大,何必和我们这种扑街小鬼一般见识?”
  “杀你何必用我亲自动手?”厉倾城冷笑着说道。“你也太看的起自己了。我会给你这种衣冠禽兽抵命?”
  “那你还是等着警察来把我带走吧。”仇仲勋说道。“如果我不死。我还可以帮你向警察解释仇仲谋死亡的原因-----如果我们俩个都死了,警察进来时看到地上躺着两具死尸,你觉得你们能够逃脱的了干系吗?”
  仇仲勋眼神凶狠的盯着秦洛,说道:“还有你----你是名人。那么多人把你当做偶像。如果你卷进了这次杀人事件。你要怎么向他们解释?怎么向媒体解释?”
  “杀什么人啊?”秦洛笑呵呵的说道。“现在是法制社会。哪能动不动就杀人?不用负责任啊?不用坐牢啊?”
  他蹲下身体,对仇仲勋说道:“来。我帮你看看伤口。”
  “你不要过来。”仇仲勋的身体向后面挪动。“你不要碰我。我知道你想干什么,你不许动我-----”
  秦洛笑着说道:“你不要对我怀有敌意。我以一个医生的职业操守来做担保-----我对你没有坏心。我只是想帮你止血。要是你的血不赶紧止住,警察一时半会儿过不来。你不是要流血流死了?那样不就是我们的责任了?我们不是太冤枉了?”
  仇仲勋犹豫着,不知道是否应该接受秦洛的好意。
  他的表情那么认真,笑容那么和善,而且拿自己的职业操守来做担保-----不过,他还是不准备相信他。华夏国不是有句古话吗?会咬人的狗不叫。长的漂亮的蛇类都带有巨毒。
  “滚开。”仇仲勋大声吼道。“你赶紧滚开。”
  大头的眉毛拧成一块,想要冲上去动手揍人。
  这种货,一巴掌拍死来得干净。
  秦洛用眼神阻止大头,然后转身看向仇仲勋,说道:“好吧。做为一名有着良好职业道德的医生,我已经尽了我的责任。现在是你拒绝的,如果你有什么三长两短就和我没什么关系了----要是有人质疑我,你还得站出来替我说句公道话啊。”
  “-----这家伙有病。”仇仲勋在心里想道。
  秦洛安静的站了两秒钟,眼神碰到仇仲勋胳膊上的伤口,说道:“做为一名医生,看到有伤员躺在我面前却不能医治----这种滋味还真是不好受。”
  秦洛的身形一闪,人便已经到了仇仲勋的面前。
  他不待对方躲闪,一指戳在他胸口的三处大穴上。
  “我先帮你止止血。”秦洛说道。
  仇仲勋人坐倒在地上行动不便,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胸口就已经被秦洛给点了几指点。
  也没觉得多么痛,可是那手臂上的伤口却血流汩汩,流血速度明显大幅度加快。
  如果前面用小溪来形容的话,后面就可以说是喷泉。那鲜红的血水就像是‘喷’出来一般,飞起很高一段距离。
  “你做了什么?你对我做了什么?”仇仲勋用手去捂,那血水便用手指缝隙间冲了出来。他扯了块白布来堵,那血水便瞬间把白布给染红-----
  “你对我做了什么?你快给我止血啊。”仇仲勋声音嘶哑的叫喊道,他实在是害怕急了。
  如果任由体内的血水这么流敞下去的话,很快他就会成为一具干尸。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