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8章、智公子之死!

  第1408章、智公子之死!
  秦纵横的办公室在二十九楼,如果他从这儿跳下去的话,一定会落个粉身碎骨的厄运。[WWW.ZhuiXiaoShuo.com]
  秦洛打量了一眼他的体格,又看看那落地窗玻璃,说道:“恐怕你很难撞开吧?”
  “我没有告诉你吧?”秦纵横拧笑着说道。“我手里的手机是可以控制这窗户的厚度的。现在的玻璃厚度就是普通厚度,只要我撞过去就会破掉崩溃-----”
  秦洛挖了挖耳朵,说道:“那你就跳吧。”
  一哭二闹三上吊,这是女人的秘法绝技。
  拿死来威胁我,你以为你是我的女人呀?
  秦洛一点儿也不在乎秦纵横的死活。如果他死了,无非世界比以前更清净一些吧。
  “-------”一股戾气由内至外,差点儿把秦纵横给激的口吐鲜血。
  “难道你们想落个逼死知名商人的罪名吗?”秦纵横冷笑着说道。他看着站在秦洛身后的那个光头,很明显他是这群人的头头。“你们敢逼死我?如果我死了,恐怕你们也不好交差吧?”
  光头很为难。他得到的命令是把秦纵横给带回去接受审讯,可不希望他就死在这里。
  “要么你现在就跳楼。要么你让我们带回去。”秦洛说道。“难道你以为你还可以像其它的匪徒那样提出要一辆加满油的汽车我就会答应你?这不可能。”
  “我不要汽车。也不要钱。”秦纵横惨笑着说道。“我只要一个答案。”
  “我要是你,我也会这么选择。”秦洛点头答应。“输得不明不白确实比较憋屈。”
  “你们是从什么时候怀疑我的?”秦纵横问道。“不要说你们拍到我和紫罗兰见面的照片。我不相信。”
  “我们确实没有拍到你们在一起的照片。”秦洛说道。“你很谨慎。而且你们见面次数太少,就算是国安也很难找到什么有用的证据-----”
  事到如今,秦纵横摆明了已经放弃辩护了。所以,秦洛也不介意告诉他一些实情。
  “但是,我知道你们一定接触过。以前她在华夏国的代言人是白残谱,白破局知道这件事情后,担心白残谱的疯狂行为会给家族带来灾难,毅然出手大义灭亲------我以为,有了白残谱的前车之鉴你会更加慎重一些。没想到你还是选择和他们合作。所以说,你会落得今天这样的下场一点儿也不让人同情。”
  “你懂什么?”秦纵横低声吼道。“你什么都不懂。你一个靠女人撑腰的小白脸有什么资格教训我?”
  秦洛并不以此为耻,还很是得意的说道:“你连我的女人都打不过,还有什么资格做我的对手?”
  “---------”
  这一刻,秦纵横当真想死。死的不能再死。
  “国安知道紫罗兰来到华夏,却没办法找出她的行踪。于是就开始对有可能和她接触的人进行盯梢-----你是重点被盯梢对象。因为你过于小心,又有田螺给你做掩护,致使他们把你跟掉了。但是他们知道你确实和她见过面----后来又知道你从一个秘密帐户里往冰岛一家中介公司转入大笔美金,那笔美金又汇入俄斯,你购买的深渊就是从俄斯发货,然后进入华夏-----或许你觉得自己做的很隐蔽,但是这一切都在安全局的掌控当中。”
  “有了前面的事实做铺垫,再后面的大笔资金涌进来打击闻人家族企业的事儿就一点儿也不让人觉得奇怪了。”秦洛笑着说道。“秦纵横,我不想和你翻旧帐。因为那些旧帐三天三夜我们也算不清楚。只要这几件事查实确认,就足够你用一辈子去赎罪-----你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你是怎么回来的?”秦纵横问道。
  他真的很好奇,非常好奇。好奇秦洛是怎么下山的。新闻都报道了,整个羽化峰山头都被轰掉,那个时候他们正在山顶。他是怎么从山上安全下来的?
  “你很想知道?”
  “是。”秦纵横坚定的说道。
  “那还是不告诉你了。”秦洛说道。“我们的关系又不是很好。我没理由满足你的所有愿望。”
  “--------”
  如果秦纵横手里有把刀,他一定会把秦洛砍上八九七十二刀。
  如果秦纵横手里有把枪,他一定会把秦洛打上三七二十一枪。
  太可恨了。
  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可恨的男人?
  “不重要了。”秦纵横颓然说道。突然间发现,这个世界没有任何可以留恋的了。除了成功,他还能追求什么?既然成功失之交臂,那就把一切了结吧。
  “输给你,我真不甘心。如果有来世的话,希望我们还是对手。那个时候,我一定会赢。”
  他按动手机上的按钮,朝着落地大窗狠狠冲过去。
  解脱吧。
  死亡就是最好的解脱。
  人死了,一切纠结、痛苦、失落还有屈辱全都烟消云散。
  即便被人耻笑,那也和自己没有关系了。
  “等等。”秦洛喊道。
  可惜,已经晚了。
  砰------
  秦纵横的身体撞破玻璃,然后向着那广阔的没有尽头的天地冲去。
  风在耳朵边呼啸,是那么的轻柔。
  他的身体像是被云朵托起,仿佛能够腾云驾雾一般。
  飞翔,人类最原始的梦想-----
  遗憾的是,这个过程实在是太短暂了。
  咔嚓-------
  像是玻璃从高空掉落,一下子摔得支离破碎。
  你活着时风光无限,你死以后血水一滩。
  有人尖叫,有人围观。
  死亡,成就了别人一场不大不小的热闹。
  如此而已!
  秦洛趴到窗口看了一阵子,轻轻叹了口气。
  “我还没告诉你是谁背叛你呢。”
  “现在怎么办?”光头走上来问道。他们接到的命令是一切听从秦洛的指挥,现在他们要带走的人死了。回去就难以交待了。
  “就说他畏罪自杀。”秦洛说道。
  -------------
  --------------
  “死了吗?”男人坐在房间阴暗的角落里,沉声问道。
  看不清他的脸,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五官。但是,他的体形庞大,即便整个身体窝在沙发里仍然给人一种极强的压迫感。
  至少,站在他对面的管家就一幅小心翼翼的模样,生怕自己不小心激怒了他。
  “是的少爷。他从办公室里跳了下来。据说摔成肉酱-----”管家小声说道。原本还想再找几句形容词的,但是觉得少爷不一定喜欢听这个。于是突然间停住,有点儿突兀。
  因为这结束的突兀,所以他又开始忐忑起来。
  “倒是便宜他了。”男人说道。“如果他被带走的话,可能要受到严刑审讯-----他那么骄傲的人,是受不了这种侮辱的。死了倒是一了百了。”
  “是的。”管家躬声附和。
  “而且,他不死,秦家也要跟着死。他死了,倒保全了秦家。毕竟,秦家可以把所有罪责全都推到他的身上-----以前我经常看不起他。现在想想,其实我不如他。至少,我没勇气从那么高的楼上跳下来。”
  “少爷不必走这条路。少爷是赢家。”管家说道。
  “赢家吗?”男人摇头。“只是先淘汰了一个愚蠢的对手而已。谈什么赢家?真正的战斗这才刚刚开始呢。以后,我们就没办法像现在这么轻松惬意的躲藏在阴影里面了。”
  “是秦洛吗?”管家问道。
  男人没有回答,而是直接发布命令,说道:“执行B计划。全力吞噬秦家产业。我们暗藏的那些棋子也都可以用上了。”
  “是。”管家答应道。然后快速向外面走去。
  男人站起身来,走到窗户边看着外面的绿树红花。
  树枝发出嫩芽,红花盛情绽放,一派生机盈然景象。
  “活着真好。”男人轻声赞叹。
  “这是成功者的奖励。失败者------只能去死。”
  下一个,是谁?
  (PS:智公子死了,燕京格局大变。新一卷开始,新一轮的战争也才开始。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