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5章、我是世界之王!

  第1405章、我是世界之王!
  因为心有杂事,仇烟媚的视线一直盯着红绿灯,都没有注意到周围的环境变化。[WWW.ZhuiXiaoShuo.COM]
  还是她对面的司机最先发现险情,拼命的对着她按动着车喇叭。一个、两个、三个-----
  滴-----
  滴-----
  滴-----
  喇叭声响成一片时,她才察觉情况不对,然后就看到那辆奔驰而来的巨型重卡。
  哐----
  那辆车的车速极快,对准她的宝马车车身直直的冲了过来。
  显然,他们是想杀人灭口。
  仇烟媚也算是饱经风浪,心理素质要比常人稳定的多。可是,在这一刻她也不由得大惊失色。
  因为那辆卡车的速度太快,距离又太近,她能做的就是发动车子快速往前冲过去----
  问题是,她的前面还堵着另外一辆车。
  启动车子。
  狂打方向盘。
  然后踩着油门向右侧冲过去。车与车之间有一条狭窄的通道,那条通道就是她救命的稻草。
  可惜,还是晚了----
  她的车头钻了进去,但是她的车尾巴还留在哪儿钻不进去。
  如果重型大卡车的车头撞上她的车屁股的话,可能会把这辆价格不菲的宝马车撞成一坨废铁。
  千钧一发。
  危在旦夕。
  惨剧即将发生----
  正在这时,一声巨响传来。
  啪----
  重型大卡的前车左侧车轮胎突然间爆掉,车身突然间倾斜着向左侧冲过去。
  咔嚓----
  又是一声脆响。
  不过,这一次是大卡车的车窗玻璃碎掉了。前端的挡风玻璃整块崩溃,呼呼的风声往里面狂灌----
  与此同时,卡车司机的脑袋也出现了一个血洞。
  不,应该说是半边脑袋都被打爆了,血花和脑浆混成一团,溅的驾驶室车厢壁上和玻璃上全都是红白粘稠物体。
  轰隆隆----
  无人驾驶的大卡车改变了冲击方向。
  哐----
  它重重地撞在了长堤路边的绿化带上,把绿化带上栽种的花草全都给碾死压断,然后撞断一棵大树两棵大树----
  直到卡车把第三棵大树撞倒,它才嘶吼着停了下来。但是四只车轮还在嗡嗡嗡的转动着,把柏油路面都给刨出一个又一个凹槽----
  有人尖叫,有人鸣笛,还有人下车围观,远处执勤的交警赶了过来----
  长堤路乱成一团,致使交通堵塞。
  因为用力过猛,仇烟媚的车头不可避免的和其它车辆发生摩擦。
  不过,现在已经不是考虑这种问题的时候了。大不了以后帮他们修车或者买车,她遭遇的事情已经不是钱能够解决的问题了----
  她拼命的驾驶着车子往前窜,想要逃过这索命卡车。
  当她的宝马车没办法寸进,而身后又转来巨响声音时,她这才通过后视镜向后看去---
  卡车偏离了之前的方向,不知道怎么回事儿竟然撞到路边的大树上去了。
  “难道是司机酒驾?”她在心里想道。
  很快的,她就排除了这种想法。
  她感觉的到,这是一场谋杀。针对她的谋杀。
  呼----
  直到这时,她才松了口气。
  “你没事吧?”有人敲击着她的车窗玻璃,关切的问道。
  还有更多的围观者涌了过来,把她的车子团团围住。
  仇烟媚的身体瘫软在座椅上,被这么多陌生人围拢着,她却感受到了莫名的安全感。
  ---------
  ---------
  在中午十二点钟的时候,闻人家和秦白两家的大决战正式开始。
  秦白两家选择了闻人家最核心的业务四海船务穷追猛打,而闻人家族也调集庞大的资金狂轰秦家的核心产业能源项目。
  白家壮士断腕,宣告和闻人家的能源项目解体,致使他们正在筹备的能源基地搁浅,并且成功的再一次把闻人家族给推上风口浪尖----
  不得不说,闻人家族的抵抗是很顽强的。即便以秦白两家的实力全力打压,他们仍然反击的有声有色。甚至,还一度让他们占到了些便宜。
  这是一场持久战。
  一天----
  两天----
  三天-----
  商场如战场,不见血,但是厮杀惨烈尢有过之。
  第四天,当一股神秘的境外资金涌进来时,闻人家族疲态尽显。因为它的反击越来越微弱,也越来越小家子气。
  所有人都知道,闻人家族手里的现金全部都抽调完了,她的伙伴们的资金也全部都投进这场战斗了。
  没有钱,怎么打仗?
  白破局揉了揉酸涩的眼睛,从沙发上站起身,说道:“大局已定。胜负已分。”
  他这几天就住在这间办公室里,白天战斗,晚上战斗。制定计划,做出决定,应付各种突发事故,还要拜访重要朋友----一刻都不得闲,这几天都没怎么合上眼。
  “是啊。世人总是期待奇迹,奇迹又岂是那么容易造就的?”秦纵横笑着说道。他和白破局一样,这几天大部份的时间也都是在这间办公室度过的。因为他们的彼此不信任,所以,他们要住在一起才能够做出最有利的决策,拿出最诚肯的态度。
  我讲的每一句话你都听到,我做的每一件事你也都看到。你在拼命,我也在拼命。我使尽力气,你也必须得出全力----这样一来,就避免了有人在背后捅刀子的现象发生。
  秦纵横已经被白破局捅过一刀,怎么能够容忍被他捅上第二刀?
  犯一次错,那是大意。
  犯两次错,就是愚蠢。
  白破局伸了伸懒腰,说道:“扛不住了。我得回去洗个热水澡,眯上一会儿----身上都有馊味了。剩下的,就是收尾工作了。我想他们能够帮好的。”
  “那也要先喝杯酒再走。”秦纵横笑着说道。他走向办公室角落的酒柜,从酒柜里取出一瓶早就准备好的香槟,说道:“这杯酒不能不喝。”
  白破局大笑,说道:“当然了。这杯酒一定要喝。”
  砰----
  香槟酒被启开,泡沫沸腾着滚了出来。
  秦纵横取了两个玻璃杯,在香槟里倒满这种琥珀色的美酒,大声说道:“为胜利干杯。”
  “为胜利干杯。”白破局说道。
  两人的酒杯重重地碰在一起,然后一起仰着脖子干掉。
  咔嚓----
  他们同时把手里的杯子砸在墙上,然后相视大笑。
  天下英雄,唯秦纵横和白破局两人。
  等到白破局离开,秦纵横脸上的张狂和得意再也隐藏不住了,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放声狂笑起来。
  “胜利了。终于胜利了。”
  “我战胜了闻人家族,战胜了闻人牧月,完成了爷爷一辈子的心愿----”
  “秦家将是燕京最大的家族,没有之一。”
  “还有秦洛-----我说过,我只需要赢一次就够了。有这一次,我就够了。可惜,你看不到。”
  秦纵横的神情越来越兴奋,状态也越来越癫狂,就像是即将走火入魔。
  谁也不会想到,平时温文尔雅的谦谦君子秦纵横还会有这么疯狂的一面。
  “我是世界之王。”他忍不住站在落地窗前对着整个燕京,对着蓝天白云,对着整个世界喊道。
  可惜,玻璃和墙壁的隔音效果太好,外人根本就没办法听见,甚至都不带有一点儿回音。
  “我是世界之王。”他喊的更加大声,更加卖力。
  “我是世界之王。”他再次大声吼道。
  他要吼出心中的憋气,委屈,忍耐、屈辱,他要吼出胜利到来之后的兴奋、得意以及年少轻狂。
  任何人的成功都非偶然。包括秦纵横。没有人知道他走到这一步付出了什么。
  不过,这些已经不重要了。
  以后,别人只会注视他头顶的王冠,而不会在乎他砍断过多少荆棘。
  “这种感觉真好。”他坐倒在沙发上,全身无力的想道。整个身体都飘飘然,好像刚刚吸食过毒品一般。
  哐----
  办公室的门被人撞开,一群意想不到的人出现在他的面前。
  (PS:快高考了。我好紧张啊。我都没准备好。怎么办?)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