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1章、我听说她回不来了?
  第1401章、我听说她回不来了?
  天牢。地板。
  两个女人席地而坐。
  一个优雅高贵,一身白衣的坐在哪儿美艳如云中仙子。
  一个成熟性感,即便穿着一身黑色稍显古板的职业套装,但是仍然难以掩饰她的身体自然流露出来的风风韵韵。
  宽敞明亮的大牢里,没有任何坚硬的物体。没有桌子、椅子、床以及一切洗漱用的设备。墙和地面都是用一种特质材料建造而成,坐上去软绵绵的,如果受到一定力度的碰撞就会发出警报声音——如果你想撞墙自杀的话,恐怕把自己脑袋撞昏了,也还没办法死过去。
  两人久久的不说话,亦没有音乐来舒缓气氛,没有茶水饮料可以暂缓心情。就那么干巴巴的坐着,如若外人看起来实在是诡异之极。
  不过,她们俩人早就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相处模式。
  闻人牧月看着马悦身上很是干净整洁的衣服,说道:“闻人照来看过你?”
  马悦笑了笑,说道:“他给我送来衣服和书。”
  “他对你很好。”
  马悦笑笑,没有说话。
  闻人照对她的好,她怎么可能不知道?
  他担心自己穿脏衣服,每隔两天就会买几套衣服送过来。他担心自己一个人在地牢无聊,送来书和IPOD,他怕自己孤独寂寞,还时常过来陪自己说话——以他的智商,能为一个女人做这些事情,证明他确实是用了心的。
  可是,马悦知道,她和他是不可能的。
  “他这两天不能过来。”闻人牧月说道。平时惜字如金的她今天就像是一个话涝,不停的主动寻找话题。
  “没关系。”马悦说道。
  “不是我不让他过来。是他不方便过来。”闻人牧月说道。“爷爷病了。二伯死了。其它人都被我关起来了。我担心他出来会有危险,就不许他走出老宅。”
  马悦大惊,说道:“怎么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她一直被关在映月山庄的地牢,对外界的动向一无所知。更不清楚闻人霆老爷子病重,闻人臻死亡的事情。
  “我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闻人牧月说道。
  马悦默然。她明白闻人牧月的意思。
  闻人牧月的能力足够掌控闻人家族,但因为她是个女人,就有点儿名不正言不顺。因为名不正言不顺,闻人家族的内部矛盾就相比较其它两家要尖锐的多。
  闻人霆老爷子健康活着,其它人即便有意见,也只能偷偷摸摸的在下面做点儿小动作。现在闻人霆老爷子病倒,他们哪里还需要隐忍?一个个的跳出来夺权是必然的。
  而且,那个时候闻人牧月面对的不是一个人,而是整个家族的人——因为所有的人都觉得她是个小偷,偷走了原本属于他们的荣誉、权位以及钱财。
  以闻人牧月的智商,她怎么可能没有提前预测到这样的可能性?
  “可惜我不能帮你。”马悦说道。
  虽然闻人牧月说的轻描淡写,但是她非常清楚,要完成这一轮的洗牌,闻人牧月要付出多大的勇气和心血。
  这不是外部斗争,而是向自己的血脉至亲下手啊。甚至,那其中还包括她的父亲。
  “没关系。已经解决了。”闻人牧月云淡风轻的说道。
  马悦笑了起来,说道:“我差点儿忘记了。还有秦洛在——他能够帮不少忙。”
  “他失踪了。”闻人牧月说道。
  “失踪?”这一次,马悦的震惊明显要大于上次。闻人霆老爷子病重或者死亡,其它人群起而攻抢夺财产这种事情不仅仅是闻人牧月预测过,连马悦自己也偷偷想过,甚至还隐晦的提醒过闻人牧月——但是,秦洛失踪这件事情真是太出人意料了。
  在她的印象中,秦洛是一个非常能折腾的家伙。一次比一次能折腾,一次比一次闹出来的风波大。
  但是,让人惊奇的是,无论他处于多么危险的位置,多么困难的境地,最终都能大胜而归,并且让他的对手们灰头灰脸,损失惨重。
  韩国如此、巴黎如此,美国也如此。
  这一次,他怎么会失踪呢?
  她知道这是真的。因为闻人牧月从来都不会开玩笑。
  “是的。”闻人牧月肯定的说道。“第三天。杳无音信。”
  “发生了什么事?”马悦着急的问道。问完之后才觉得后悔,他又不是自己的什么人,为何那么关心他的安危?
  很快的,她就释然了。自己这是在为她担心。
  “和人约战泰山羽化峰。羽化峰倒塌,他们踪影全无。”闻人牧月说道。“还在救援。但是难度太大。”
  马悦看着闻人牧月面无表情的脸,想要说些安慰的话,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这个女人太聪明了,也太强势了,她不需要怜悯,更不需要同情。也不需要抚慰,因为她柔弱的身体能够撑起一切灾难。
  无数次的,马悦遇到这样的尴尬。
  “他不会有事的。”马悦说道。“和以前一样。他会光芒万丈的回来。”
  “我也这么想。”
  马悦笑了起来。
  她又笑了。
  自从身份暴露,她不用再戴着那沉重的面具怀着那压得让她喘不过气的任务生活之后,她的笑容就格外的多了起来。
  “没想到外面会发生那么多的事情。希望一切平安。”
  闻人牧月看了马悦一眼,自顾自说道:“秦家和白家联手,准备吞噬闻人家族。”
  “——”这一次,马悦连震惊的表情都懒得做了。
  这到底是怎么了?
  天翻地覆了吗?世界末日了吗?怎么坏事一件连着一件?
  这些日子,闻人牧月是怎么过来的?
  仅仅一个秦家,实力就要比闻人家族强悍。再加上庞大的白家,这两个巨无霸联手,根本就不是闻人家族可以抗衡的——甚至,闻人家族在华夏国连合适的盟友都找不到。
  最最重要的是,闻人霆老爷子病重,闻人牧月没能接手他经营一生的人脉资源。这样的话,闻人家族要拿什么去阻挡他们的进攻?
  “你的苦衷是什么?”闻人牧月突然间问道。
  马悦沉默。
  “你爷爷下毒,是因为利。你呢?”闻人牧月眼神灼灼的盯着马悦。犀利、冷洌、却又隐含情意。
  长久的沉默。
  闻人牧月轻轻叹息,从地上爬了起来,整理一身裙摆向外面走去。
  “我有个哥哥。”马悦说道——
  “什么?你要带着仇氏去火拼秦纵横白破局?”仇仲谋一脸冷笑的说道:“你是在开玩笑吧?”
  “我没有开玩笑。”仇烟媚一脸认真的说道。一身白色的职业套装,套装里面是一件胸口缀有一只大蝴蝶的丝绸衬衣。头发盘起在头顶,露出修长的脖颈。脖子上扎着一条紫色的爱玛仕经典款丝巾,即时尚又优雅。她端坐在大办公桌后面的转椅上,精英味道十足。
  “那就是你疯了。”仇仲谋怒气冲冲地说道。“咱们仇家刚刚内乱过一次,经过长时间的清洗,原本就实力大伤。现在又要去和人拼命——而且拼的还是秦纵横白破局。你是不是想拉着我们跟你一起去死?”
  仇烟媚无视仇仲谋的大呼小叫说话刻薄,说道:“我已经决定了。”
  “你决定了?”仇仲谋冷笑个不停。“你又是谁?你的股份还没有我的多,你决定了有什么用?”
  “仇谋,不要冲动。”仇仲勋出声喝道。他们堂兄弟俩,一直都是以仇仲勋为首的。仇仲勋足智多谋,料事必中。而且知进退,懂得把握时机。除了声名赫赫的燕京三杰,他也当得上一号人物。
  仇仲勋笑呵呵的看着仇烟媚,说道:“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决定?你清楚,我也清楚,这仇家已经不是我们的仇家——她同意你这么做?”
  “这原本就是她的意思。”仇烟媚说道。
  “可是她现在不在,我们是不是等她回来再说?”
  “不用等了。”仇烟媚强势的说道。“她不在。我就是仇氏的最高管理者。我有权力做出决定。”
  仇仲勋眼里的杀机一闪而逝,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笑眯眯的看着仇烟媚,说道:“我听说她回不来了?”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