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6章、以前爱一个人,形影不离!

  第1396章、以前爱一个人,形影不离!
  哧----啦------
  哐-----[搜索最新更新尽在www.zhuiXiaoShuo.com]
  皇帝的身体落地之后,双脚在地上滑行了一阵,踩的沙石粉碎,草木枯断,然后终于撞倒在一块大石上面。
  噗----
  喉咙一甜,一股鲜血又喷出体外。
  这是皇帝的第二次喷血了。以前,他何曾会受伤这么严重?
  后背被石头撞的痛,更痛的是肋骨。
  秦洛那一拳真狠啊,把他的肋骨打断了----他试着提了一口气,然后脸色就变了。肋骨断了三根,其中有一处格外的疼痛,稍一用力就像是用刀割肉一般。
  那个部位还有一个细小的孔洞,孔洞正在朝外面流血。如果不是仔细查看的话,恐怕都很难发现。
  是的,这就是‘锁气穴’。
  秦洛在第一次把银针扎入皇帝的肋下穴位,并且用太乙神针‘烧山火’针法渡力进去致使皇帝体内劲气紊乱之后,他就使用特殊手法把整根银针给弹进了皇帝的‘锁气穴’。
  可是,皇帝是那么牛叉的人物,如果就这么插进去的话,他只要运行一下身体内的劲气就会知道自己的身体不适,然后就会多加防备。
  于是,秦洛就很没有风度的喷了他一脸一身的鲜血-----
  果然,皇帝中招。
  他疯狂了,完全失去了理智。
  甚至他都没有去检查一下自己的伤口,更没有给自己一点儿时间去运行一下身体的劲气运转情况。
  他就那么急忙忙的奔跑过来,那个时候秦洛就知道自己已经成功了一半。
  如果仅仅是成功一半,那就表示还很有可能会失败-----除非让那根银针发挥应有的作用。不然的话,插进去也白插。等到皇帝用拳头一个个把他们轰死,那根银针最后还是会被他取出来的。
  这另外一半的功劳应该记在军师的头上。或许她并不清楚秦洛已经在皇帝的身上动了手脚,或许她只是想竭尽所能的给皇帝制造一些伤害-----
  但是,无论如何,她用自己的双脚又给秦洛换取了一次机会。
  ‘锁气穴’是一个很奇怪的穴位,如果不引发它的话,这根银针放在里面十天半月也没有任何问题。但是,一旦引动,给人带来的伤害是极其严重的。
  皇帝的肋骨突然间生痛,那是秦洛的拳头劲气撞击到‘锁气穴’里面的银针。
  当皇帝的拳头砸到他的肋骨上去之时,不仅仅伤及皮肉骨头,还把‘锁气穴’里面的银针给打出去了。
  银针刺穿要穴#穴位出去,这比伤筋断骨还要严重一些。
  这也是皇帝站立不稳,身体难以续力的原因。
  一口淤血吐出去之后,皇帝的胸口稍微舒服了一些。可是他那张原本就很白皙的脸就变得更加的苍白,就像是大病未愈似的。
  皇帝瞟了一眼自己的肋下,看着秦洛问道:“你做过什么?”
  如果这个时候他还不知道是秦洛做的手脚,那他也就枉为皇帝了。
  “银针。”秦洛笑着说道。“我是医生。也只会用这些东西。”
  “银针?”皇帝疑惑的问道。然后,他便狂笑了起来。“哈哈,银针。一根银针竟然把我击败。枉我还自称皇帝----”
  显然,皇帝这次东征确实被打击的不轻。
  虽然他以一已之力力挫傅风雪、龙王以及军师秦洛等人已经足够自傲,但是,这对他来说是远远不够的。
  他不能失败!
  名气越大,就越不能失败。
  “现在,轮到我进攻了。”秦洛笑着说道。
  银针刺破了皇帝的‘锁气穴’,秦洛就不再那么畏惧他,因为他可能没办法再提气了。
  不能使劲气,仅仅依靠身体的蛮力,又能够发挥出什么样的实力?
  至少,秦洛还是有信心取得最终的胜利的。
  “来吧。”皇帝努力的站直身体,眼神狂热的盯着秦洛,说道:“用你全部的力量杀死我。”
  “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秦洛说道。
  -------
  -------
  魔术师的对手是红衭,在红衭把人质厉倾城抢走后,她就一心想要杀死她。
  一寸短,一份险。一寸长,一份强。
  魔术师手里的是可伸展可收缩的文明棍,红衭手里的武器是那把可软可硬的长鞭。
  这两种武器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它们都可以收起来近战攻击,也可以远距离的搏杀。
  于是,两人时远时近,战斗的格外激烈。
  红衭是那种性子极其倔强的女孩子,当另外一个漂亮的女人向她发狠时,她下起手来也就毫不留情。
  嗖-----
  手里的长鞭化作一条灵蛇,长头闪电般的袭向魔术师。
  魔术师身后的鱼杆一挑,鞭梢就被她挑到一边去了。
  呼---
  文明杆瞄准红衭突然间刺出,那长出一截的尖头便冲向了红衭的胸口。一旦刺中,一定会捅出一个对穿。
  红衭的脚尖点地,身形高高的跃起。然后长鞭一抖,柔软的鞭子就变成了一根长枪,直刺魔术师的脑袋。
  红衭没有躲闪,而是选择了这种两败俱伤的打法。
  魔术师最终还是选择了放弃,她是客场作战,她不想死。
  “哼。胆小鬼。”红衭鄙夷的说道。
  魔术师没有回应,后退一步后,改变身形再次欺上。
  这已经不知道是她们的第几次战斗了,却一直纠缠到现在没有结果。
  她们战斗的舞台在羽化峰的正中间,是整个羽化峰最安全的位置。从实力上讲,魔术师应该更胜一筹。但是,每当她使出杀招时,红衭就会很无耻的使出以命换命的招式,她的攻击也就无攻而返。
  越打下去,魔术师的心里越是着急。
  他们属于客场作战,尽快解决战斗离开这里才是王道。
  可是,直到现在皇帝都没有取得胜利,他们这边也就只能处于僵持状态。
  战斗正酣时,她听到皇帝喊‘火神’的声音。
  气急败坏,这是她从来没有在皇帝面前感受到的情绪。
  “皇帝受伤了?”她大惊。
  皇帝怎么会受伤?怎么可能受伤?
  她趁着战斗的空隙瞄过去一眼,果然看到皇帝的情况十分的不妙。
  然后,她有意识的带领着红衭向皇帝的战场那边移动----
  当她听到皇帝对秦洛说‘用你全部的力量杀死我’的时候,不由得心神大震。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皇帝认为自己会败?
  当她看到秦洛握拳向皇帝奔过去,而皇帝却闭上眼睛时,魔术师已经无法保持理智----
  她手里的文明棍再次延伸,把红衭给逼退两步,然后转身就朝皇帝那边跑过去。
  救人!
  无论如何,她都要保护皇帝。
  身形刚动,红衭的鞭子就再次卷了过来。
  显然,她是不会同意自己脱离战场的。
  啪----
  她的后背挨了一鞭子。
  她没有躲闪,而是咬牙扛住。
  身体继续奔跑,要赶在秦洛出手之前把他挡下来。
  虽然她不知道皇帝出了什么事,但是她知道他的情况一定非常不妙。
  啪------
  红衭的鞭子一抖,又在她的后背抽了一记。
  她的身体踉跄前奔,却仍然没有改变前进的路线,更没有阻挡或者反击一下的意思。
  时间太宝贵了。
  看到自己仍然没能把魔术师给留下来,红衭的心里有些不满意了。
  她用劲气贯穿长鞭,使它坚硬如长茅。然后,脚尖在地上一点,身体便向前飞扑而去。
  嚓-----
  鞭子刺入肉体,几乎把魔术师的身体给刺个对穿。
  “嗯-----”魔术师闷哼一声。
  可是,这也只是稍微影响了一下她的速度。
  她再次奔跑,把身体从鞭子上脱离开来。
  鲜血狂喷,殷红的血水很快就染红了她身上的黑色燕尾服。
  她跑的快,可是秦洛攻击的更快。
  “去死。”秦洛大声叫喊道。他要杀人了。杀掉名震欧洲的皇帝,杀掉天下无敌的皇帝-----他的情绪很激动,他的心情很愉悦,不得不大叫一声来发泄。
  最普通的一拳,也是秦洛最用力的一拳。
  轰-----
  皇帝的胸口中拳,身体倒飞着向后摔去。
  而他的身后就是万丈悬崖----
  咚----
  魔术师终于奔跑到了悬崖边沿,看着从高空坠落即将下降的皇帝,她毫不犹豫的跳了下去------
  然后,她紧紧地抱住了皇帝的身体,两人一起向下掉去。
  她没有哀伤,脸带微笑。
  “以前爱一个人,形影不离。现在爱一个人,抱在怀里。”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