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4章、肥水不流外人田!

  第1394章、肥水不流外人田!
  什么叫做配合?
  这就是配合。[www.ZhuiXiaoShuo.COM]
  什么叫做走位?
  这就是走位。
  天下第一防守能力到底要怎么用?这一直是秦洛在思考的问题。
  通过刚才拯救龙王,他找到了不仅仅可以自保,还能够保护它人的妙用。
  现在,通过和军师的配合,他又知道了防守其实还有另外一重功用-----卡位。
  是的,他在对手企图伤害他的时候,总是能够找到最合适的逃命路线。这是天赐奇缘,也是他的一种本能。
  问题是,他一直找到的是自己的逃命路线,能不能找到对手的后退路线呢?
  在军师对他说‘我攻击,你防守’这句话的时候,他就开始思考这个问题了。
  如果在军师把皇帝逼退的时候,他恰好挡在皇帝需要后退的那个点位上,那不就等于是给军师创始了一次机会?
  军师果然没有让他失望,第一击,便不惜自损一臂逼迫皇帝后退一步。
  多年的交情和配合让秦洛这一可犹如神灵附体,极为默契的抓住了这一次宝贵的机会。
  在皇帝即将后退的时候,秦洛已经提前预感到他的动作。
  于是,他准点卡位。
  皇帝后退前,他的身后还是空虚的。
  他后退时,却已经被一尊人墙给挡住。
  于是,军师的刀子适时的捅了过来。
  皇帝顿了一顿,就失去了再次躲避的机会。
  原本军师是想把他的胸口给捅刺的,伤的越深,越是能够影响他的战斗力。
  可没想到的是,皇帝的自身护体劲气极其强悍,她大力穿刺,竟然只是在他的身上划开一道长长的口子。
  不过,这个战果足够辉煌。
  要知道,被奉为欧洲战神的皇帝什么时候这么狼狈过?
  他一直赤裸着上半身,身上的肌肤光滑如缎,证明他从来都没有受到过这样的伤害-----要不就是他也使用倾城国际的王牌产品金蛹养肌粉。而且还用的是秦洛亲手调配的那种原汁原味而不是用其它药物代替的流水线作品。
  “嗯----”
  皇帝闷哼一声,脸色非常难看。
  这次,他真的受伤了。而且受伤颇重,连他的怪兽体质也无力承受。
  赤裸着的胸膛上,划开一道大大的口子,肉白翻开,就像是一块半剥落的树皮。
  鲜血刚刚开始是沿着那朵破开的线渗出来,很快的,刀口被撑开,就开始向外溅血。
  显然,他身体上的大动脉被割断了。
  “火神。”皇帝大声喊道。
  外人都知道,皇帝从来都不会在身上配备疗伤药品,因为他觉得没有那个必要。现在,他必须要先找火神止血才行。不然的话,任由血液这么流敞下去,自己非要被流成干尸不可。
  火神听到了皇帝的召唤,可是他很忙,根本就抽不过身过来侍候。离和大头正一左一右的围攻他,让他没有任何抽身的机会。
  没能等到自己想要的支援,皇帝只得自己拧开皮带上的一颗铜制锁扣,把锁扣捏破,把里面的红色液体一滴滴的滴落在那破开的口子上。
  那红色的液体很快的就和那鲜红的血液融合在一起,然后像是起了一种化学反应似的,开始出现大量的泡沫----
  再然后,那泡沫就把整条刀口给覆盖,血水就这么神奇的给止住了。
  这是奥墨实验室送来的药品,皇帝一直不屑使用。却没想到,这个时候帮了自己大忙。
  “天体自然力和科技的完美结合才是无敌的。”皇帝在心里想道。
  这个时候,他已经不怕丢人了。
  和战败比,这点儿耻辱又算什么?
  不仅仅如此,他还从裤子口袋里摸出一个篮色的小瓶子。他把瓶盖拧开,然后把那瓶子里面的蓝色液体倒进嘴里。
  他需要补充一些体力了。
  他是皇帝。不是神。
  蓝色液体入喉,口喊还不错。清凉薄荷味,有清神醒脑的作用。
  液体和血液融合,然后流敞全身,他的身体就像是刚刚睡过三天三夜又泡过一个温水澡一样的舒坦。
  胸口的疼痛感觉已经消失不见,身上的疲惫感觉也完全没有了。仿若新生。
  皇帝表情凝重的看向军师和秦洛,说道:“不得不说,你们让我刮目相看。但是,如果仅仅是这样的话,还不够-----我们继续开始吧。”
  军师的右手手臂在轻微的抖动,那是忍受着剧烈疼痛的原因。她的手臂被皇帝一拳轰断骨折,疼痛锥心,可她却没办法就此放弃。
  是的,不能放弃。
  傅风雪说的没错,她有能力,有技术,还有智商,最重要的是,她有韧性。能够吃得了苦,能够受得了伤,能够忍受疼痛,然后找到机会取得最终的胜利-----直白点儿说就是,她比其它人更能坚持。
  “怎么样?”秦洛关心的问道。看到军师痛的右手手腕都抬不起来,脸上却拼命的保持着镇定,秦洛的心仿佛针扎一样的难受。
  皇帝太强太强了,他们所受到的损失也太大太大了。
  “没事。”军师说道。“我防守。你攻击。”
  “好。”秦洛再次答应道。
  这一次,皇帝没有给军师进攻的机会。
  他现在状态正好,体力正佳,而且满心满肺的怒火要发泄,他要把秦洛和军师轰成肉渣----
  是的。他这次攻击的目标是秦洛。因为他认为和刚才主攻的军师相比较,那个在背后使跘子的秦洛更加的可恨。
  如果不是他在后面挡了一瞬,他岂会被军师给刺中胸口?
  对皇帝来说,受伤就已经是耻辱了。虽然他最终会取得胜利。
  哐哐哐----
  皇帝在奔跑。
  双脚踩在石板上,发出尖锐的响声。无论大石头还是小石头,只要被他的大脚踩中,全都会被压成碎沫。
  内劲儿外放。
  就像是傅风雪下雨不用打伞一样,他的内劲儿能够把石头都给碾压。
  这个时候,他也不怕浪费体力了。
  杀!
  杀!
  杀!
  距离转瞬即致。他轮起手臂狠狠地砸向秦洛的脑袋---
  他要把秦洛的脑袋打爆---
  轰---
  这一次的风声格外的大,空气撕裂的格外的严重。他挥舞起来的手臂甚至能够卷起一阵旋风,旋转着奔向秦洛。
  触之即死!
  一道黑色的人影冲了过去,她的身形是那么的苗条,又是那么的骄傲,是那么的敏捷,又是如此的决绝----
  “破。”
  军师大声喊道。
  她举起了左手。
  握手握拳同样凶狠的轰向皇帝。
  自杀招式。
  在这瞬间,秦洛也动了。
  他的手里多一根银针。在周围的空气被驱逐空间被撕裂的情况下,那根银针几乎不被任何人察觉----
  他手持银针狠狠地扎向皇帝的肋下,然后快速的渡进一股子精气进去。
  烧山火!
  这是太乙神针的第一针,也是最基础的一针。
  但是,顾名思议,它的劲气是非常灼热的,进入人的身体时能够起到温暖身体的作用。
  而这股被秦洛凶猛推进去的‘烧山火’针气更是霸道之极,一下子就扰乱了皇帝的气息。
  气息乱,招式就乱。
  轰----
  两人拳头对撞,军师的身体被打的倒飞出去。
  噗----
  皇帝喷出一口鲜血,内腑紊乱,心气不平。
  呜-----
  秦洛虽然用银针把针气渡入皇帝的体内,但是也被他体内霸道的劲气给反攻受伤。
  他的喉咙腥甜,嘴里憋着一股鲜血。
  想了想,觉得肥水不流外人田。
  于是,他转过身喷了皇帝一脸。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