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8章、竟然是个女人!

  第1388章、竟然是个女人!
  奇山。异石。山风。劲草。
  在一片荆棘丛里,有一枝黑漆漆的黑色管状物架在一枝稍微粗壮的树干上面。[搜索最新更新尽在www.ZhuiXiaoShuo.com]
  枝叶茂密,大片叶子遮挡在前面,即便是近在咫尺也难以发现。
  一个身穿美式迷彩的男人趴在哪儿一动也不动,就像是和这环境融为了一体。那枝黑色的枪管就握在他的手里。
  他所处的位置极佳,是一个斜出凸起的部位,能够将整个羽化峰都锁定在他的枪口范围之内。
  当然,他的目标也就是整个羽化峰的上空和下空。任何来援之敌,他都要将他们消灭干净。
  他是牧师,是皇帝的八大战将之一。
  他没有和皇帝一起来华夏,而是提前一步来打前站。而且,他没有去燕京劫持人质,而是直接来到这泰山羽化峰为皇帝和傅风雪的巅峰之站做准备。
  皇帝是个爱好干净的人,所以他为皇帝背上来可折叠的躺椅和帐篷。
  皇帝是个喜欢享受的人,所以他为皇帝背来了可口的食物和美味的红酒,还有准备用来庆祝的香槟-----
  皇帝是个好客的人,所以,他为皇帝的朋友厉倾城也背上了帐篷睡袋和食物红酒-----
  皇帝-----
  “妈#逼的,皇帝的破事还真多。”在第N次背着大包裹爬山的时候,他在心里这么问候皇帝的母亲。
  当然,他还背上了大小不一火力不等的枪械和各种功效的火药。
  做为一名纵横欧洲的顶级高手,他和皇帝火神等人有本质上的区别。他们喜欢用蛮力,喜欢用手直接捏断敌人的脖子。
  野蛮。暴力。
  痛快。直接。
  他不喜欢也不欣赏这样的方法。他觉得这是野蛮人所为。
  做为一名绅士,做为一名上帝忠诚的教徒,做为一名迎来送往的上帝派往人间的形象代言人,他要保持好自己的形象------当然,还有上帝的。
  所以。他喜欢用枪-----用枪打爆对手的脑袋。
  这才是绅士所为。不是吗?
  早就进入了高科技时代,还喊打喊杀的,这种行为在他看来实在是很傻逼。
  牧师的心情很不好。
  虽然他保持着一个高手的风范,一个杀手刺杀时隐藏的基本规律,其实他现在心里非常的愤怒,他正努力的克制着自己的情绪。
  他竟然失手了。
  刚才,有一架直升机从他头顶上飞了过去。虽然他用三号子弹把火机翼打穿,致使油箱起火发生爆炸。可是,他却没能阻挡住那个家伙的飞翔和下落。
  打死一个飞行员有什么用?他知道谁才是他真正需要拦截的人-----那个人从飞机上的惊人一跃,他在空中奔跑的姿势,他闪电般射出的拐杖,都让人有惊艳的感觉------
  他犯错了。为皇帝输送了一个厉害的对手。
  “上帝保佑,希望皇帝是万能不败的。”牧师在心里想道。他习惯性的想用右手去胸口划红字,手指头刚刚离开机枪,他又闪电般的摸了过去。
  六十五度转移枪口。
  射击。
  啪------
  打空了。
  听到这清脆的响声他就知道自己打空了。
  再次转移枪口,再次射击。
  砰------
  这一枪打在大石头上去了。碎石纷飞,却没能伤到目标分毫。
  一道黑影如电般的向他扑来,借助树木和山石的掩护,以一种他从来没有见过的穿行速度奔赴而来。
  忽左忽右。忽快忽慢。急走急停。变幻莫测。
  砰-----
  砰-----
  砰-----
  他扣动扳机连接射击,可是那目标却越来越近。
  “见鬼。”牧师从荆棘林里跳了出来。
  现在他已经被目标发现,再躲藏下去的话就是死路一条。
  他把手里的重型机枪丢掉,而是拔出腰间的那把沙漠之鹰。这种早已经风靡全球的手枪现在不是最主流的手枪,却是他的最爱,他偏好这军绿的颜色和它令人恐惧的杀伤力。
  他找了块大石掩护,然后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目标。
  这个时候,他已经不再着急开枪了。
  目标是个高手,从他第一次躲开自己的子弹他就知道了。
  普通的射击是无效的,急躁的开枪方式根本就伤害不了他。
  他要等。
  等一个机会。
  等一个他犯错的机会。
  或者脚下一滑,或者被树条勾住衣服,再或者他被石头跘倒-----甚至一次脚步踏错,这都是他的机会。
  一秒,两秒,三秒-----
  他失望了。
  他的对手太高明了。每一步都像是经过精心设计一般。
  应该奔跑的时候,他迅猛如猎豹。应该停顿的时候,他又比狐狸还有耐心。
  “他太完美了。”牧师在心里想道。
  不自觉的,他舔了舔自己的舌头。
  “这么完美的男人,应该属于自己。”
  “嗯?”他突然感觉到不妙。
  因为他的目标在藏入一块巨石后面之后,在应该出来的时候却没有转移自己的位置。
  已经过了一分钟,他仍然没有出现,就像忽然间消失了一般。
  突然间,他的神经猛地一绷。
  然后身体倒地,拼命的向前翻滚。
  砰----
  在他刚才躲藏的位置,那块大石头被子弹打成一个巨大的凹槽,就像是有人在一块大土豆上咬了一口一般。
  “该死。”他诅咒道。
  他实在想不清楚,对手是怎么溜到自己身后的。
  那边根本就无路可走,他是怎么过来的?
  显然,现在已经不是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了。
  他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譬如-----逃命。
  现在,轮到对方进攻了。
  啪---
  啪----
  啪----
  一枪接着一枪,根本就不给他喘息的机会。他能够做的,就是一次又一次的在这峭壁上翻滚。
  更加恐惧的是,两次翻滚后,他的行动轨迹就被对方精准的计算出来。他不再追着自己的屁股打,而是每一枪都打在自己想要翻滚的位置。
  精算师!
  他竟然遇到了一个精算师。
  要知道,精算师都是智商极高的那种人。这种人大多投入商场或者高科技研究领域。可是,一旦他们进入杀手界学习起杀人枪法来,那也是相当的让人恐惧的。因为他们不仅仅身体素质胜过常人,智商也远超于常人----
  也就是说,你要做的动作你将要有的反应已经提前在他们的脑海里计算出来,他能够以很短的时间摸清楚你的行动规律。
  这样,他们杀起人来就事半功倍。
  也可以说,他们就是天生的杀手克星。
  他不得不在心里怒吼一声:狗日的皇帝。
  你招惹谁不好,偏偏要和傅风雪决斗----傅风雪是普通人吗?华夏国是普通的国家吗?
  你这次不是和一个人斗,你是和整个华夏国为敌。脑子有病的人才会做出这种疯狂的行为----
  牧师是皇帝的奴仆没错,但他却不是最忠诚的那个。
  或者说,他是被迫而为。
  他挑战皇帝失败,皇帝说要么死要么做我的奴仆。他毫不犹豫的就跪下来去亲吻皇帝的皮靴-----
  他怕死!
  也正是因为他怕死,所以他才信奉了上帝。
  不想死的最好办法就是杀死敌人。越是这个时候,牧师才越发发挥出自己的超强实力。
  既然刚才的规律被精算师摸准,他又不得不重新调整防守方式。
  每一个人都有他独特的行为习惯,强行扭转这种习惯是非常痛苦的。可是,对牧师来说,这也只是阵痛而已。
  很快的,他就变换了一种逃命套路。
  两种套路混合使用,就算是精算师也不容易找到他的下一步落点。这样的话,他的安全就得到了保障。
  而且,随着他的有意靠近,两人的距离正被无限期拉近。
  当他们把彼此身上的子弹打光,面对面而站时,他才发现,他的对手竟然是个女人。
  高挑,性感,面容精致却带着一股天然的英气。
  长发被发带绑在身后,身上穿着的是一套贴身的黑色飞行服,把它凹凸有致的身材很完美的勾勒出来。
  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很有魅力的女人。
  可是,这在牧师眼里却是另外一番景况。
  “竟然是个女人。”他遗憾的说道,失望之情溢于言表。
  (PS:人在外地,写稿确实很不方便。失信是我的错。老柳诚肯道歉。)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