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2章、爆破拳!

  第1382章、爆破拳!
  长剑寸断,如腐朽的木材。
  铁是好铁,打磨之人也是能匠,可百年前的锤炼技术还是不及现今高科技的精钢钛金-----甚至被两人纯用劲气给扭曲折断。[WWW.ZhuiXiaoShuo.COM]
  所谓名剑,在名士手里成就其名。也同样在名士手里毁灭。拥有了其圆满的一生。
  剑不可惜,可惜的是没有伤到皇帝。
  哐-----
  傅风雪被劲气所震,连退五六步。皇帝手指劲气落空,只是退了一步便稳住了身形。
  从这场内力比拼上可以看到,傅风雪还是老了。
  成就道心让他变得更加冷静、智慧,也更加的随意洒脱,使他的武术和心境得到了加持。数十年前的两人围攻皇帝才落下不败之境,今日一人独战还攻守有余。
  可是,劲气,这种经过千锤百炼苦修而来的基本功夫却远远不及皇帝。
  气息翻滚,胸口起伏不定。
  这一次,傅风雪当真被皇帝给震惊住了。
  这个家伙,他比上次战斗更加蛮横霸道,也比上次更加的圆滑娴熟。
  那个时候,他还青涩,一味强攻,妄想取胜。结果反而给了当时正处于武力值巅峰的龙王和傅风雪机会。
  两人联手,将其逐出门外。
  再次相见,他变得成熟了,也更加懂得尊重对手和自身的力气。
  一个懂得尊重的人,说明他心存畏惧之心。
  这样的人,才是真正可怕的对手。
  “热身结束了。”傅风雪说道。他的脸色越发的苍白,可是表情一如千年深渊,没有任何的波动。
  “痛快。”皇帝大笑着说道。“东方战神,果然了得。刚才那一剑是什么招式?”
  “一字太极剑。”傅风雪说道。
  “以前杀人太多,以后还会继续杀下去。或许我记不住你的名字。但是,我会记住这一字太极剑。”皇帝说道。
  “真是嚣张。”红衭气得小脸发红,握紧拳头说道:“太可恨了。除了秦洛之外,从来没见过这么可恨的男人。真想把他肚子里塞满毒蛇。”
  “那为什么不这么干呢?”秦洛说道。
  “啊?可以这么干吗?”红衭愣住了。
  “你说呢?他又不是我们的朋友、”秦洛说道。
  “秦,我们要想想办法了。”耶稣走近秦洛,小声说道:“皇帝太强了。傅老很危险-----我们得想想办法。单打独斗对傅老很不公平------傅老很厉害,可皇帝更厉害。我们得帮帮他才行。”
  “你做好准备。情况不对就开枪射击。”秦洛说道。
  “可是厉小姐------”耶稣担忧的说道。
  如果他开枪射击皇帝,火神和魔术师必然大怒。厉倾城还在他们的手上,如果他们报复她的话,实在太方便不过了。
  “我去救她。”秦洛表情凝重的说道。
  他希望厉倾城活着,也同样希望傅风雪活着。
  厉倾城是自己的女人,他不能舍弃她。
  但是,这并不代表着他有权利让傅风雪为了她而战死,也没有权利让耶稣大头离这些人为了保护厉倾城而袖手旁观-----
  如果傅风雪当真危急,耶稣大头离这些人必然要冲上去救援的。
  厉倾城就交给他吧。
  要么,她死在自己怀里。要么,他们死在一起。
  他理解厉倾城,厉倾城也理解他。
  他知道这会是她的选择,她也知道他会怎么样做出选择。
  果然,秦洛的眼神看向厉倾城时,厉倾城仿佛有所感应似的看过来。
  两人的视线在空中交织在一起,温柔缠绵。
  此时无声胜有声。有些东西是不需要说出来的。
  外人看来,皇帝那句话有挑衅和藐视嫌疑。但是傅风雪清楚,这就是他的性格。
  如果他没这点儿霸气,凭什么叫皇帝?
  挑衅也好,藐视也好,都丝毫影响不了傅风雪的心境。
  他临风而站,身后便是一轮初升的太阳和万道红光。
  天地空阔,群山匍伏。
  草绿花红,云霭变幻。
  一身白衣的傅风雪仿若神仙中人,抬抬手就要驾云飞升的架势。
  皇帝意气风发,情绪高涨,满头红发被风吹的向后倒去,却多了一股子邪魅的气息。
  “开始吧。”傅风雪再次说道。
  “那就开始。”皇帝说道。“傅风雪,请你再强壮一些。你越厉害,杀你时就会越痛快。”
  傅风雪没有说话。他用行动来表示自己的情绪。
  突兀的,他的身体从原地消失。
  然后,一只硕大的拳头就到了皇帝的眼前。
  突破!
  又叫头破。龙息绝学之一。一拳爆头,脑袋会像西红柿一般炸开。龙息成员必学的技能,也是杀伤力最大的绝招之一。据统计,用这招打爆的脑袋足有千人之多。
  每个人都喜欢用。因为面对自己最痛恨的对手,用这一招结束他的生命实在是太过瘾了。
  当然,如果你有洁癖的话就另当别论了。因为这一招过于凶残,头破之时,红白之物溅得一脸一身。洗起来麻烦,想起来恶心。
  可是,无论是军师、小李非刀、离,甚至是龙千丈,他们用起来都不及傅风雪好。因为,这一招是傅风雪创造的杀人招式。
  简单。直接。霸道。
  摒弃所有的曲线动作和多余的步骤。它的出现,就是为了杀人。杀一人,杀百人,杀千人-----
  当他消失时,你寻找他的身影。
  当他出现时,你已经笼罩在他的打击之下。
  快!
  快得不可思议!
  皇帝没有后退,也没有害怕。他激动的全身都在颤抖。
  痛快!
  实在是太痛快了!
  他喜欢这种杀人绝招,因为他杀人时就是这样的风格。
  他喜欢以硬打硬,虽然耗费体力,但是却让人激情澎湃。
  在耶稣看来,傅风雪这一拳是他们这些人根本就没办法抗衡的。
  一是快。天下功夫,唯快不破。
  二是重。重劲打人,非死即伤。
  有些人有了快,却失去了重。有些人抓住了重,却失去了速度。傅风雪将两者合二为一,加上变幻莫测的太极步伐,神鬼难挡。
  他没想到,直到现在傅风雪还在隐藏实力。
  皇帝不是神,也不是鬼。可是,他却挡下来了。
  他也出了一拳。
  同样直直的一拳。简单。直接。霸道。
  而且,他这一拳击向的是傅风雪的拳头。
  是的,他要以强搏强,以硬搏硬。
  他要一拳打碎傅风雪的骨头。
  爆破拳!
  形而外,气而内。
  乍一接触实体,拳头里面蕴含的劲气便能破体而出,摧毁目标。
  哐-------
  劲风呼啸,空气再次发出‘嘶嘶’的扭曲声音。
  傅风雪闷哼一声,嘴角溢出血来。身体像是被狂风扫落的树叶,身体倒飞而去。
  皇帝的身体也被傅风雪推进来的劲气所伤,一股火气直窜而上,然后破鼻而出。他的鼻子也像是开了闸的水笼头,狂#泄不已。
  可是,受此重伤,反而刺激了他的战斗欲望。
  他的双眼血红,表情因为激动而扭曲在一起,显得是如此的丑陋。
  “再接我一拳。”
  他腾腾腾的奔跑起来,脑袋前冲,火红色的头发像是燃烧着的火把。
  再一次,轰出了那简单却又很不简单的一拳。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