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6章、试试我的太极!

  第1376章、试试我的太极!
  每个人身上都有命门。每个招式都有破绽。[搜索最新更新尽在www.ZhuiXiaoShuo.com]
  没有十全十美的人,更没有滴水不漏的招式。
  皇帝自恃甚高,他以为,在那种空气扭曲肉眼难辨的情况下,以那样的旋转速度俯冲而下,你能够做出反击已经很不错了,怎么可能恰到好处的找到他的‘命门’?
  要知道,那个时候的傅风雪被狂风吹的鼻眼歪斜,肌肉抽搐,连正常的战斗体态都保持不住,又怎么可能找到风眼?
  他是怎么做到的?
  而皇帝的全身都包裹在劲风里面,风和身体融为一体。皇帝就是风,风就是皇帝。他全身每一处都可以成为杀人利器-------也只有裤裆的位置难以保护。没办法,他的小机机总不能跟着身体一起转动吧?
  他试过。没成功。
  风扇的扇叶需要一个支撑点,需要一个支架把三片叶子给固定在一起。皇帝的裤裆就相当于风扇的那个支撑点。连接着双手双脚这四片‘人肉扇叶’。
  傅风雪肉眼难辨,但是心眼早开。
  虽然他闭着眼睛,可是仍然感受到了那处位置是风劲儿最弱的地方。
  一剑刺出,轻松拿分。
  虽然不知道这一剑伤了皇帝的什么部位,但是有血渗出,就证明他取得了第一轮的胜利。
  这点儿小伤对他们强悍的身体来说实在算不得什么,甚至他们平时训练时的对抗赛都要比这个伤势严重的多。可是,这会影响人的战斗情绪,会给人带来心理压力。
  对于真正的高手来说,这才是他们看中的。
  “中了。中了。”红衭激动的喊道。“皇帝被打回去了。”
  “这一定是上帝保佑。”耶稣不停的在胸口画十字。“我要求父,父就另外赐给你们一位保惠师。叫他永远与你们同在,就是真有的圣灵。乃世人不能接受,因为不能见他,也不认识他。你们却认识他,因为他常与你们同在,也要在你们里面。”
  秦洛的心情也非常激动,竟然忍住了没有去反驳耶稣把傅风雪的自力更生艰苦战斗取得的战果成绩都推到上帝他老人家的头上。
  刚才大家可都是提心吊胆,手心都捏出汗来。
  可惜,这喜悦并不长久-------
  受过伤的皇帝身体越转越快,越升越高,现在竟然已经到了十米开外的高空。
  他的身体在众人的视野里越来越小,就像是一只正在远离的孤雁。
  在大家祈祷他最好转到九重天外,三百年内转不回来的时候,他的身体像是一颗划过黑夜的流星快速陨落。
  是的,流星。
  原本是黑色的小点被红色的朝阳给包裹,快速坠落,划破天际。
  而那股随着他身体一起上升的龙卷风突然间消失,不知所踪。
  近了。
  更近了-----
  在他的身体距离傅风雪五米左右的距离时,一个白色的光球突然间向着地面砸了过来。
  无声无息,却迅猛如疾雷。
  嘶啦啦------
  光球所过之处,前面阻挡着的空气立即被撕裂。因为它们来不及退散,也逃离不了。
  太极光球!
  蕴含阴阳太极之奥妙,以太极之力,将那股托付着身体上升搅动空间撕裂的龙卷风变成手里的‘气弹’。
  皇帝快速上升的过程,其实也是一个将劲风化作自身劲气的过程。用自己身体散出出来的劲气引导和融化周围的风流和空气,把自然之力化为已用。
  如果仅仅能够炼化也是不够的,因为你还需要一个‘载体’。
  一个能够使用它们,让它们随心所欲散发出最大能量的载体。
  太极!
  华夏传承千年的古老魁宝,皇帝只看一次便深深地迷恋上了。
  那柔和而优美的姿势,那行云流水没有任何停滞的动作,那抱圆守一的信念、那融合了天地最高阴阳法则的道理------还有那里面蕴含的霸道劲气,这都让他非常的喜欢。
  他不练。他只看。
  白天看,晚上看。睛天看,下雨时也看。
  他甚至聘请数位太极大师现场为其表演,却拒绝他们的任何讲解。
  因为这是一种玄妙法门,你理解的是你的,我理解的是我的。你把你理解的强加于我,是为我强加心魔。
  纸上有一个‘1’,你看到的是‘一’,我看到的是一根黄瓜-----谁对谁错?
  在他的眼里,真正经典的东西是没有国界之分的。他能够看的懂。
  三年之后,他对那些太极大师深深鞠躬,正当他们连连客气的时候,他又突然间出手把那些太极大师全杀了。
  鞠躬,是因为他发自内心的感谢。
  杀掉,是因为他不想让这些人再教会更多的人。他知道,这种功夫太恐怖了。
  在华夏人还弄不明白的时候,他把他们灭绝。
  太极,就成了他凝结、挥舞、以及释放这只‘气弹’的平台。
  嗖-----
  气弹越往下飞,就变得越大。
  因为从皇帝的手里脱落后,少了束缚之力,那股被他强制压缩的劲气便开始不安份的分散。
  光波越来越大,在距离傅风雪两三米的距离时,已经可以笼罩方圆十几米的距离。
  嘶啦啦------
  空气撕裂的更加严重。
  不,以傅风雪为圆心,十几米之处已经没有空气。
  空气全被这光弹推开,或者强行卷入其中。
  这一次,傅风雪不敢托大,更没想过反击,他要做的就是飞速逃离。
  轰--------
  光弹炸在地面上,傅风雪刚才所站立的位置,也就是光弹的核心区域被轰出一个巨大的坑洞。
  这无坚不摧的劲气堪比剑气,把地面那同样坚硬的岩石也给轰的粉碎。
  飞沙走石,树断草折。
  光波所及,空空一片。
  傅风雪身影如电,可还是没能快的过那气弹的扫射。
  砰------
  他的后背被光弹的外围劲气给扫中,身体猛地一窜,然后扑倒在地上。
  啪!
  皇帝这才落地。火红色的头发根根竖起,湛蓝色的眸子变成了血红色。里面散发出嗜血的光芒。
  显然,皇帝已经进入了属于他的战斗状态。
  他舔了舔嘴唇,笑着说道:“感觉不错吧?”
  傅风雪从地上爬起来,面无表情的抖落身上的灰尘和草屑。
  他的额头上有轻微的擦伤,血水渗出,任意流敞,却不影响他深刻的五官。
  就连吃了败状都这么帅气。
  “还好。”傅风雪说道。
  “我如果是你,就把胸口的淤血吐出来。”皇帝一脸认真的劝说道。“气血不畅,会影响作战时的状态。”
  “这是我的事情。”傅风雪说道。他的脸色苍白如纸,显然,刚才的劲气球外圈还是伤到了他的后背,并且伤及内腑。
  “也是我的事情。”皇帝说道。“我们的战斗刚刚开始。我才刚刚找到一点儿感觉。我可不希望我的对手实力下降。我希望你更强。足够的强。”
  傅风雪没有回答他的这个问题,说道:“你刚才用的是太极?”
  “是太极。”皇帝骄傲的说道。“华夏国的太极。你一定不陌生吧?”
  “不错。”傅风雪点头说道。这是发自内心的称赞。
  一个外国人能够那么深刻的理解太极蕴含的文化,把劲之力和气之力使用的如此纯熟高明,堪称奇迹。
  称皇帝为天纵奇才也不为过。
  “谢谢你的称赞。”皇帝说道。
  傅风雪单手持剑,说道:“现在,试试我的太极。”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