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5章、第一滴血!

  第1375章、第一滴血!
  排除了闻人臻装病的可能性,那么,能够有能力有机会在闻人老宅下毒的人也只有秦白两家了。
  说起来有点儿滑稽可笑,这个世界上最了解你的那个人不是你的朋友,也不是你的爱人,而是你的敌人。[搜索最新更新尽在www.zhuiXiaoShuo.com]
  你在爱人和朋友面前会适当的掩饰,因为你想把自己最好的那一面呈现给他们。但是,在敌人面前不会。
  “姐姐,二伯真的中毒了吗?”闻人照也跟着闻人牧月一起走出来,看着她一脸沉思的样子,不由得出声问道。
  “是。”闻人牧月说道。
  “是谁下的毒?他们为什么要下毒害二伯啊?”闻人照问道。“闻人烮他们真讨厌。竟然怀疑是姐姐下的毒。姐姐才不会下毒呢-----哼。”
  如果是以前,闻人照问出这样白痴的问题,闻人牧月多半是不会回答的。
  可是,现在闻人家族经过此番清洗后,她处于一种‘孤立’的状态。她把所有人都孤立在外,那些人也自然把她孤立起来。
  现在,她所能依靠的,也只有重病在床没有意识的闻人霆和有意识和没意识一个样的闻人照了。
  这是心理上的依靠。他们什么都不需要做。他们只需要活着,只要陪在自己的身边,那就足够了。
  而且,闻人牧月也想利用自己的言传身教让她的白痴弟弟学到更多的东西。至少,要让他知道人心险恶。她不能照顾他一辈子。
  “秦家。或者白家。”闻人牧月说道。“也有可能两家都有份。”
  “你怎么知道?”闻人照很是惊讶的问道。
  “猜的。”
  “那就是说没有证据了?”闻人照问道。
  “不需要证据。”
  “为什么?”
  闻人牧月好不容易才压下心中的无名火气,说道:“是他们做的,猜测他们并不冤枉。不是他们做的,这笔债也可以记在他们的头上。因为,他们现在是闻人家最大的对手和敌人。他们有任何理由和动机做任何事情。”
  闻人照点了点头,说道:“要是以后我们知道不是他们做的呢?”
  “你能确定不是他们做的,那就证明你已经找到了真正的凶手。”闻人牧月说道。
  “哦。原来是这样。”闻人照说道。“就是说,先冤枉他们一下也无所谓。等到我们找到真正的凶手之后,再帮他们洗清嫌疑就行了。对不对?”
  “是的。”闻人牧月点头。
  “姐姐。”闻人照笑嘻嘻地看着闻人牧月。
  “什么事?”闻人牧月问道。
  “如果你怀孕了,那一定是姐夫做的,对不对?”闻人照说道。“反正姐夫是最有嫌疑的了。他有动机做这件事情。我们可以先怀疑他,等到找到宝宝的爸爸------”
  “滚。”闻人牧月喝道。
  她决定了,再也不会傻到想去拯救闻人照这个没脑子的东西。
  “我只是打个比喻嘛。”闻人照一脸委屈。却不敢忤逆姐姐的意思。小跑着离开闻人牧月的视线范围。
  闻人牧月的新助手果子捧着手机过来,说道:“小姐,李斯的电话。”
  闻人牧月的心猛地一沉,接过电话,说道:“嗯?”
  “小姐,我是李斯。”话筒里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出了什么事?”
  “二爷走了。走在路上心跳就停止了。”李斯小声说道。他是被闻人牧月派去送闻人臻到疗养院接受治疗的保镖,现在人还没送到就死了,担心自己要受到责罚。
  “加快速度送到疗养院。让医生负责‘抢救’。”闻人牧月稍微迟疑,便开始下达命令。“不用再保密了。”
  “是。小姐。”李斯答应道。
  挂断电话,闻人牧月把手机递还给果子。
  “做一件事。”闻人牧月说道。
  “是。”果子立即取出随身携带的纸笔。这个习惯是从她的前任马悦身上学来的。她知道闻人牧月有一个随时发布命令的习惯,如果不记录清楚的话,漏掉一件什么事,可能影响极其恶劣。
  马悦给闻人牧月做了那么多年助手,没有在任何一件事情上失误。这本身就是她们‘助手界’的传奇。
  “让律师向外宣布一则信息,闻人臻因急性心脏病突发抢救无效死亡。”闻人牧月说道。
  “啊?”果子瞪大了眼睛。闻人臻死了?闻人牧月的二伯?
  看到闻人牧月清冷的眸子瞟来,果子赶紧道歉,说道:“对不起小姐,是我失态了。我现在就去处理。”
  “去吧。”闻人牧月的脸上没有任何情绪,这越发的让果子心情忐忑。
  心想,虽说给闻人牧月做助手是个美差,能够接触公司最核心的业务,能够学到很多东西,而且可以快速升迁。但是,总是被这个冷美人这么盯着,她非要得心脏病不可。
  和大好前程相比,自己的小命还是最重要的。如果因为这次事情惹恼了她,她当真要把自己撤职的话,也不是一件坏事。
  等到果子也走掉,闻人牧月一个人走在这林木茂密的大院子里,突然间觉得有点儿孤单。
  她原本以为自己早已经习惯。
  --------------
  --------------
  勇者相逢,智者胜!
  皇帝是一个高手,这是全世界都认同的真理。傅风雪的名气虽然不如皇帝那么大,但是东方战神也不容小觑。
  为了打个痛快,皇帝一上来就使用狠招。
  龙卷风,一种借用身体自然旋转的劲气来带动周围的空气,使它所笼罩的区域加大,并且形成‘漏斗状’的气旋。在自然界中,龙卷风的杀伤力极大。而皇帝根据龙卷风肆虐景象悟出来的这‘龙卷风’也同样威力巨大。
  周围三米之内的空气被抽空,被扭曲,它们激烈的碰撞在一起,将人的头发吹乱,将人的鼻子吹歪,也将人的面孔吹的狰狞。地上草木纷飞,沙石起舞,一幅鬼哭狼嚎的凄惨画面。
  秦洛没想到一个人的个人行为能够带动周围自然现象的改观,这完全超脱了他的认识。
  他很惊讶。就像是第一次使用《太乙神针》第五针窥探到人的脑域一般的让他惊讶。
  “龙卷风。”耶稣表情凝重的说道。“皇帝出杀招了。”
  美国之行回来,耶稣成了傅风雪的铁杆粉丝。所以,他心里祈祷着傅风雪千万千万不要落败。
  “上帝,如果世界上有报恩这种事情的话,我愿把我对你的忠诚分一半到傅老的身上。求你赐他永生。”
  不仅仅是秦洛和耶稣担忧,大头离红衭甚至鬼影玉女等人也是表情凝重。
  显然,他们都不看好傅风雪的反击。
  他们站在那么远的地方,都能够感觉到那股旋转气流的霸道。就像可以毁天灭地。
  如果置身在龙卷风的正下方,如果站在傅风雪的那个位置,又如何能够反击?
  火神和魔术师的反应就和他们截然相反,一个表情狂热,另外一个眼神迷醉。显然,他们很享受这样的视觉饕餮。
  傅风雪还是反击了,他高举手中的长剑。
  和他刺出去的第一剑一样,是那么的平平淡淡。
  可是,又是那么的恰到好处。
  刺眼!
  刺风之眼!
  是的。龙卷风快速旋转的时候,它的中间地带会形成一个真空。这个真空就是龙卷风的风眼。风眼里面虽说不是绝对的安全,但是比外面的狂暴要温和许多。
  而皇帝的风眼就在于他的两#腿之间,也就是说-----在他小弟弟所处的位置。假如他有的话。
  嗖------
  长剑刺入风口。
  皇帝感觉到危险,他的双腿旋转的更快了,下坠的身体竟然违背物理学原理的快速上升。感情他把自己当成风扇了,那两条腿就是两只搅动气流的扇叶。
  转眼间,他的身体就再次回到了半空中。脱离了傅风雪的长剑攻击范围。
  傅风雪手里那把削铁如泥的银白剑刃上,一颗红色的血珠沿着剑身顺流而下。
  第一滴血,被傅风雪从皇帝身上取得。
  (PS:高三党要加油啊。最好远离电脑,也远离老柳的小说。等到金榜题名时,记得来老柳书评区报喜。争争就能赢,试试就能行。期待你们的好消息。)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