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4章、率先出手!

  第1374章、率先出手!
  闻人家族。老宅。
  虽然闻人霆老爷子病重在床,闻人家族内部刚刚经过清洗,但是闻人牧月仍然保持着良好的作息习惯。[www.ZhuiXiaoShuo.COM]
  而且,她比以前更加的勤奋。每天都会赶到公司处理一些事务。闻人家族的家主位置不重要,闻人家族的企业掌控在自己手里才重要。
  虽然她把闻人家族的一些重要人物一网打尽,全部都关进了老宅后院的佣人房。可是,总还是有些漏网之鱼在外面,他不能让他们兴风作浪,影响大局。
  她每天早晨都是七点钟起床,沐浴洗漱、吃早餐、再次洗漱、然后换衣服出门去公司。这个过程就得一个钟头至两个钟头之间。
  六点钟,还没有到起床时间。可是,她却被一阵敲门声音给吵醒了。
  闻人牧月从被窝里爬起来,问道:“什么事?”
  “小姐,二爷病了。不停的打摆子。”水伯的声音从门口传了进来。
  “让秦洛------”闻人牧月想说让秦洛过去看看,但是想到秦洛已经不在,就改口说道:“让王医生过去看看。”
  “看了。王医生也找不到原因。”水伯说道。
  “我一会儿去看看。”闻人牧月说道。
  “好的。”水伯答应着。然后外面响起离开的脚步声音。
  闻人牧月坐在床上发了一会儿呆,然后起床洗澡、洗漱,打开衣柜选择了一条黑色的衬衣,这让她看起来比较坚强独立,不是那种任人欺负的软弱小女孩儿。
  换好鞋子后,这才开门向楼下走去。
  闻人照睡眼朦胧的打开房间门,说道:“姐,外面出什么事了?”
  闻人牧月原本不想回答的,但是想了想,对他说道:“去洗漱。然后跟我过去。”
  “要不我回来再洗吧?”闻人照说道。
  “现在。”
  “哦。”闻人照不敢忤逆姐姐的意思,赶紧退回到自己的房间。
  等到他再次出来时,脸已经洗过了,至少眼眶上不会黏着眼屎。头发梳理过,身上的睡衣也换掉了,是一件休闲T恤和牛仔裤。
  “姐。洗好了。”闻人照邀功似的说道。这孩子的心思总是这么单纯。
  “跟我走。”闻人牧月一马当先,快步下楼。闻人照小跑着跟在后面,问道:“姐,到底出了什么事?我听到外面吵吵嚷嚷的。”
  闻人牧月没有回应,沉默着,昂着脑袋,像是一只高贵的白天鹅般往后院走去。
  闻人家的老宅占地非常宽广,前院是由主人居住,只有两幢精致的小楼。房间不多,倒是有一个巨大的停车场和一座漂亮的小花园。还有一个室外游泳池,不过自从建成后从来没有人用过。
  因为家庭一直不和睦,大家都不愿意脱光光的站在别人的面前。主人不想用,佣人不敢用。就那么空着。
  后院是佣人和保镖居住的地方,占地比前院要宽上好几倍,而且房屋也多,足足有十几幢。
  前院和后院中间隔着一道铁门,无论白天黑夜都有人把守。这样避免晚上佣人们随意乱窜,闯进主人的房间或者书房等重要位置。
  闻人牧月和闻人照穿过那道铁门,快步往第二幢别墅楼走过去。闻人空闻人臻等一群人就关押在这里面,有专人负责监督守护。
  还没走进,里面就传出来吵吵嚷嚷的叫声。
  “快来人啊。有人病人-----二爷快死了-----快来人救命啊------”
  “闻人牧月,你快放了我们,不然我们跟你没完不死不休-------”
  “爷爷,你快醒过来吧,你快醒过来救我们吧------闻人牧月想独吞财产,她想杀人灭口啊-------”
  闻人牧月的眉头轻轻皱了一下,但是一闪而逝。
  闻人照倒是气得破口大骂,说道:“这些人真是可恨。姐姐什么时候想独吞财产了?倒是他们一直有这样的坏心思。”
  就连闻人照这样的智商都能够看出来他们的想法,说明他们无恃无恐,做的实在是太过份了。
  看到闻人牧月和闻人照过来,门口的四名保镖立即齐声行礼,说道:“小姐。少爷。”
  “把门打开。”闻人牧月说道。
  “是。”保镖取出钥匙打开别墅大门上加固的一把铜锁。
  两名保镖上前推开大门,另有两名保镖守护在闻人牧月和闻人照身边。
  他们刚刚进去,大门就再次关上。
  “小姐,你来了。”先一步进来的水伯迎了出来。他的身边也跟着两名黑衣保镖,看来大家对这些自家人都非常的防备。
  “嗯。情况怎么样?”闻人牧月问道。
  “还在打摆子。没办法控制住。”水伯说道。他走到闻人牧月面前,小声说道:“身上都黑了。看起来像是中毒。”
  “中毒?”闻人牧月眼里的厉色一闪而逝。原本她还怀疑是二伯闻人臻故意装病,以此来逼迫自己把他们放出去。
  如果是中毒的话,情况就变得复杂起来。
  而且,能够在闻人家族老宅里对二伯下毒,那么,那个人是谁?闻人家老宅还安不安全?
  “这只是我的怀疑。王医生也是这么说的。”水伯说道。他可不敢把话说的太满。现在老太爷病倒了,虽说闻人牧月这丫头平时对他还算尊重,可也不算亲密。这几天他算是看明白了,这小姑娘的手段毒着呢。如果不小心招惹到她,说不定她把自己也给关进来。
  闻人牧月走到闻人臻住的房间,里面已经挤满了人。闻人臻的两个儿子更是一左一右的守护在床头,扮足了孝子。
  看到闻人牧月进来,两人立即冲了过来。
  “闻人牧月,你快把我爸送去医院------难道你想赶尽杀绝吗?你要是敢这么做,我们就和你拼命------”
  “我爸要是死了,你也别想有好日子过。大家鱼死网破。你是爷爷的孙女,我爸还是爷爷的亲儿子呢-----看你以后怎么向爷爷交代。”
  “牧月,快把你二伯送医院吧,脸都黑了,可不能再等了------”
  ---------
  “王医生。情况怎么样?”闻人牧月没有理会他们的叫嚷,而是把王涛喊过来问话。在她眼里,这些人已经不具备任何价值。也不会有任何的威胁。
  王涛这几天真是有点儿焦头烂额。闻人霆老爷子的病还没有治好,现在又出现一个不知道病症的疾病。
  虽然从闻人家拿的钱不少,可这事儿也实在是太多了呀。
  “大小姐,情况很糟糕。”王涛一脸忧愁的说道。“我被叫过来的时候,二爷已经陷入昏迷,身体一直在打摆子。全身作冷,裹了好几床被子都不行。”
  “之前我还以为是感冒,给他吃了些抗病毒药,打了一针-----可是没想到这情况越来越严重。二爷的身体都冻青了,眼珠子发黄,脸变成黑色。我怀疑------”
  “怀疑什么?”
  “是中毒。”王涛咬牙说道。他知道这有可能涉及到豪门恩怨,他一点儿也不想参与进来。可是,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他总得给人一个交代才行啊。
  怎么交代?只能实话实说。
  这相当于是押宝或者说是站队了。希望闻人牧月这个当家人能够在家族里站稳位置,以后对他这个家庭医生能够优待一些。
  “什么毒?”
  “不知道。”
  “有解药?”
  “------还需要进一步做研究。”
  闻人牧月有点儿遗憾。王涛终究不是秦洛,他不是万能的。
  可惜,秦洛不在。
  又一次,闻人牧月感觉到那个人对自己如此重要。
  “李斯。你带人把病人送到疗养院。”闻人牧月开始发布命令。“封锁信息。除了医生,不要任何人和他接触。”
  “是。”跟在闻人牧月身后的一个年轻男人沉声答道。然后一挥手,就有几名黑衣人冲过来帮忙抬人。
  闻人自息和闻人睻两人要跟着,被其它的黑衣人给挡了下来。
  “冯伦,你负责调查所有经手过食物的人,找出下毒黑手。”
  “是。”另有一个小个子的年轻人答应道。
  “萧何。”
  “在。”
  “加强院内戒备。出入人员严格控制。”
  “是。”萧何这个保镖头子阴狠狠地答应。出了这种事情,他和水伯也要负有责任。
  “水伯。”
  “大小姐。”水伯快步走了过来。
  “看护好爷爷。”闻人牧月说道。
  “是。小姐。”水伯心里一阵激动。她把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自己,证明她还是信任自己的。
  走出别墅,闻人牧月沉沉地吐了口气。
  “他们,已经动手了吗?”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