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3章、一剑擎天!

  第1373章、一剑擎天!
  没有遮天蔽日,黑云翻滚-----
  没有山崩海啸,星辰失色-----[WWW.ZhuixiaoShuo.COM]
  更没有虚空破碎,银河系断裂------
  甚至连呼呼的劲气都没有,更没有化作万千剑影-------
  他这一剑就那么横刺而出,就像是一个小孩子玩过家家似的。
  剑还是剑,人还是人。
  人剑竟然没有合一。剑也没有散发出凌厉的剑气。
  奇怪的是,皇帝脸上的笑容却越来越烈,就像是寻到了宝山一般。
  “东方战神,名不虚传。”皇帝狂笑着道。
  他的双手合什,就像是童子拜观音似的。
  他的右脚跨前一步,合什的双手直直的往傅风雪手里的剑锋上撞过去。
  傅风雪慢。
  他的动作也不快。
  两人就像是在耍‘郎情妾意剑’,或者说是电影里面的慢镜头播放。
  一个慢动作直刺,一个拿手去撞剑,他要干什么?
  这是所有观众心里的想法。这样的反击看起来和自杀没有什么区别啊。
  甚至,有人都会在心里想道:这两个家伙不会是在演戏吧?
  一个狂笑着喊道:东方战神,名不虚传。
  另外一个冷酷的说道:王者皇帝,霸气无敌。
  然后,谁丢出来一只破鞋就能砸倒两个绝世高手--------
  郑重申明,那个怀有此种不良想法的人不是秦洛。
  要是普通人,在看到有人用一对肉掌来撮自己剑锋的话,一定更加用力的刺过去,至少要把他的手掌给刺了一个血窟窿。
  可是,傅风雪的反应却异于常人。
  他没有把招式用老,长剑刺到一半,在看到皇帝双手伸来时,左脚后退一步,改刺为削。
  呼-------
  这一剑的速度突然间无限加快,肉眼难辨。
  而皇帝后退了一步,双方再次变成对峙的状态。
  “他们的动作怎么这么慢?”红衭越看越糊涂。这哪里是两个绝世高手的比拼嘛?分明是两个不入流的家伙在玩过家家。
  这一次,连秦洛都看不明白了。
  大头没有吭声,离也没有吱声。
  耶稣思索了一会儿,说道:“我看到过傅老出手,霸道凌厉,无人可敌。他面对皇帝时突然间变得这么阴柔,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在这群人当中,耶稣的实力最高。连他都不明白,其它人就更看不清楚了。
  在他们的印象中,高手过招都是打得天昏地暗,山崩海啸。今天这两个高手实在很不高手。
  也不能怪他们看不懂。因为他们还没有到达这个层次。
  刚到极限,就是阴柔。
  傅风雪是以刚猛著称,皇帝亦然。
  两人以爆打爆,这是搏斗,不是厮杀。
  而傅风雪一上手就用‘阴招’,证明他心存杀心。想要以最快的速度把皇帝给干掉。
  先机被傅风雪占用,皇帝反击也只能用上柔招。
  于是,这在旁观者的眼里就觉得古怪,觉得不够精彩,觉得很没有看头。
  “你要输。”皇帝笑呵呵的看着傅风雪,说道。
  傅风雪的脸上古井无波,克制着自己的情绪波动。
  “你急着杀我。所以你要输。”皇帝自然不会放过扰乱傅风雪心境的机会。“你着急,是因为你没有信心。我是在享受战斗的乐趣。”
  傅风雪仍然不答,任由他自言自语。
  风继续吹,太阳继续升。
  那鹅蛋黄的椭圆被红墨渲染,慢慢地变成了深红色。
  刚才还在他们的脚底下,转眼间,就已经到了头顶。
  风清气爽,日出东方,这原本是一个适合谈情做#爱的地方。
  可惜,这些人却暴殄天物,把这良辰美景用做厮杀。
  “我等了那么久,走了那么远,岂能轻易就决定生死?傅风雪,先陪我好好玩玩吧。”皇帝大笑着,豪气干云。
  “刚才是你主攻,现在你接我一拳。”说话的时候,他的身形已经动了。
  不,是已经在原地消失了。
  没有人看到他的轨迹,也没有人看清楚他的身影。
  是的。连影子都看不到。
  可是,五六米的距离转瞬即逝,当他再次出现时,就已经到了傅风雪的面前一步开外。
  他猛地伸手,一拳轰向傅风雪的胸口。
  嘶-----
  仿佛拳头周围的空气被撕裂,又仿佛是这一拳的威力让阻挡在它前面的空间变得扭曲。
  那人由远及远,那拳头由小变大。
  仿佛一个肉掌做成的铁锤,一锤砸向傅风雪的胸口。
  一旦击中,非要血肉模糊内脏尽毁不可。
  这样的攻击,在皇帝的嘴里竟然是‘先陪我好好玩玩’。
  傅风雪也动了。
  他的双脚不动,人却高高的弹起,就像是脚底下装了弹簧似的。
  在跃起飞升的过程中,他右手持剑自上到下斜劈而来。
  嘶------
  同样的发出嘶嘶的响声,同样的割破周围的空气。
  而且,刚才那银白色的剑身竟然变成了火红色。就像是刚刚被丢进烈火里焠烧过一般。
  嘶啦--------
  傅风雪身上的长袍下摆被拳风所伤,仿佛被锋利的剪刀裁剪过一般,从小腿处掉落下来。而皇帝的西装外套也掉了半只袖子。
  轰隆隆------
  更夸张的是,傅风雪刚才站立的位置后面有一块大石。大石被拳风所袭,由内致外裂出一条条缝隙,被风一吹就解体倒地。
  而皇帝的背后,坚硬的岩石地面,被剑气划出一条狭窄却极深的长条形凹槽。由此可见,傅风雪的剑气凝炼到何种集中的地步。
  “痛快。”皇帝大吼一声。伸手轻轻一扯,他身上的那件白西装就变成碎布,一片片的从身上飘落。被风一吹,就在空中飞舞盘旋,像是三月河边的柳絮。
  现在,他穿着白色更方便运动的衬衣,身材匀称,胸口结实的肌肉将衬衣高高的顶起。看起来非常的性感。
  傅风雪从高空落下,单手持剑,默然而立。
  皇帝是他生平所见最强敌人,所以,他也抱之以生平最谨慎的态度。
  皇帝可以发癫发狂,这是他的风格。
  他的风格是谨慎。谨慎。再谨慎。
  只有找到最适合自己的战斗方式,才能够发挥最大的威力。
  皇帝找到了。傅风雪也找到了。
  这是两个典型的高手案例。同样的才华横溢,但是战斗风格截然相反。
  “傅风雪,拿出你全部的实力吧。”皇帝大声吼道,像是一个情绪处于激动状态的孩子。
  他的身体再次动了,助跑两步,人就高高的弹起到半空。
  而他在半空中竟然还保持着奔跑的姿势,就像是脚下踩着什么东西似的。
  更神奇的是,他不仅没有掉下来,反而还越跑越快,快速的冲到傅风雪的头顶。
  “天啊。”红衭惊呼出声。他简直没办法相信眼前的事实。“他还是人吗?”
  没有人把皇帝当人。
  有人叫他怪物。当然,还有人叫他神。
  他站在傅风雪头顶三米多的距离,然后身体突然间旋转起来。
  双脚化作两片螺旋桨,只要稍一接触,就能够把傅风雪的脑袋绞成肉饼。
  龙卷风!
  皇帝的绝学之一。
  因为他惊人的弹跳力和更加惊人的运动神经,他的龙卷风几乎是无解的。
  避无可避,跑无处跑。强大的滞空能力让他能够随着你的转移而移动。
  傅风雪不惊不慌,原地不动。
  他的头发被那股强风吹散,绑头发的丝带被吹走飘荡在空中。
  他脸上的肌肉被气流吹的扭曲,眼歪鼻歪,眼睛也没办法睁开。
  可是,他站在哪儿纹丝不动。
  近了------
  更近了--------
  他终于动了。单手高举手里的长剑。
  一剑擎天!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