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2章、气机对峙!

  第1372章、气机对峙!
  山风肆意,云岚翻滚。
  黄日东升,群山咆哮。
  两个白衣少年-----不,一个中年一个老年傲然对立,仿若神仙中人。[WWW.ZhuiXiaoShuo.COM]
  一个白衫飘飘,黑发飞扬,眼里神光内敛,手里的长剑闪发出耀人眼球的银芒。
  另外一个西装革履,英俊无匹。金发蓝眼,笑容温和,一眼看去,就像是古堡里走出来的王子。他手无寸铁,却浑身上下弥漫着一股逼人杀气。
  “要开始了吗?”皇帝笑着说道。“那样的话,是不是可以清场了?”
  听到皇帝的话,魔术师立即押着厉倾城往来时的方向走去。
  开玩笑,近距离观战倒是很刺激。可是如果他们不小心误伤或者被他们的剑气撩到的话,非死即残。这个后果太严重了。
  当初皇帝带领八大战将杀到梵蒂冈大战三大红衣主教时,误伤的教徒何止数百?堪称一场中等规模的战争。
  你不靠近他们,他们在激战的时候有可能会靠近你。而且他们的速度太快,普通人的实力根本避无可避。
  秦洛看了一眼厉倾城,也快步跟在魔术师的身后走了过去。
  无论如何,他都不愿意再次让厉倾城从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消失。
  秦洛走,大头耶稣红衭还有鬼影和玉女也跟了上来。
  一直退,从山峰的最东边退到了最西边,魔术师才停了下来。现在他们距离皇帝和傅风雪战斗的地方足有百米开外的距离。留给他们战斗的场地比一个正规的足球场还要大一些。
  魔术师终于停了下来,秦洛一行人也停了下来。
  “站住。”魔术师盯着秦洛低喝出声。“再进一步,她就死了。”
  “她死了,你也要死。”秦洛冷笑着说道。
  他看向离,想询问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当时在美国的时候,离回来的时候明明说过魔术师已经死了。被大火烧死了。
  为什么现在又出现一个魔术师?难道她们是双胞胎姐妹?
  还是说------这个魔术师的实力已经强悍到可以大变活人?就像是壁虎的尾巴一样,斩断一条又重新长出来一条?
  离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当时她确实看到魔术师被大火围困,以及她狰狞的表情和凄惨的叫声------这中间一定有什么问题没有搞清楚。
  “我已经死过一次了。”魔术师说道。声音冷硬,丝毫不把秦洛的威胁放在眼里。
  确实,她可是皇帝的战将。
  大名鼎鼎又满载荣誉的八大战将之一。在遇到秦洛以前,他们几乎是战无不胜的存在。即便是杀手界排名前三的杀手,在遇到他们的时候也是敬而远之。
  为什么?
  因为他们不想招惹皇帝。
  可是,自从遇到这个男人之后,八大战将便从神坛上陨落。野兽竹本无心、金童、以及被称为皇帝第二的伯爵战死,鬼影和玉女成为俘虏,现在看来已经叛变,唯有他和火神牧师三人尚且跟随在皇帝身边。
  但是,那股子骄傲和自豪,那些人对他们的惧怕和羡慕已经荡然无存。
  这次华夏行是报仇之旅,又何偿不是寻找荣誉之旅?
  鬼影轻拍玉女的后腰,玉女会意,走上前看着魔术师说道:“你是那么骄傲的人,从来都不屑于用劫持人质的手段来威胁别人------现在怎么自己也做起这样的事情?”
  “叛徒有什么资格和我说话?”魔术师果然相当的骄傲。
  “对。这句话说的好。”火神从其中一个帐篷里钻出来,笑嘻嘻的看着玉女,说道:“真是佩服你们的勇气。难道你们不知道背叛皇帝的后果是什么吗?”
  “我们知道。”玉女说道。“背叛皇帝是死路一条。但是,如果不背叛皇帝,我们早就死了------”
  玉女返身看了鬼影一眼,笑眯眯地盯着火神,说道:“而且,在这活着的日子里,我知道了什么叫做#爱情。就算今天死了,我也很满足了。”
  “好一个为了爱情。”火神的脸气的通红。这两个恬不知耻的家伙,他们不仅没有害怕,反而把背叛皇帝当做一种‘荣誉’在炫耀。这让全身心信任皇帝以皇帝为偶像的火神很是气恼。“等着吧。等着迎接皇帝的怒火吧。”
  玉女无所谓的笑笑,说道:“你又怎么能知道皇帝一定会赢呢?”
  “因为他从来都没有输过。”火神一脸傲气的说道。
  “总是有例外的。”秦洛说道。“我们华夏国有句古语,叫做强龙压不住地头蛇。我想你肯定不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我也不想给你解释------不过,你很快就会亲眼看到的。”
  “我只期待那个上次逃跑的懦夫实力最好足够的强悍,如果皇帝打的不尽兴的话,他会很生气。”火神得意洋洋的说道。
  在他们这些人发生争执的时候,傅风雪和皇帝竟然仍然面对面的站着。距离不足五米,双方一动也不动。
  “他们怎么还不打呀?”红衭小声问站在身边的耶稣。老是不动手的话,她的腿会站酸的。而且这山顶上又没有酸奶喝-------她平时看电视的时候都是要喝酸奶的。
  “他们都没有机会出手。”耶稣笑着说道。
  “为什么没有机会出手啊?”红衭更加不明白了。“一剑劈过去不就好了?”
  耶稣摇了摇头,说道:“傅老可以一剑劈过去,可是他移动起来的时候身体必然会出现破绽。他担心自己守不住这个破绽。”
  “那皇帝怎么也不出手啊?”红衭撇了撇嘴,说道:“那个家伙真骚包。下这么大的雨还非要穿白西装-----和秦洛一样。臭美。”
  秦洛的额头就出现两条黑线。
  为了方便爬山,自己把身上的长袍都脱掉了,换了一身便于行走攀爬的背靠背运动装。而且这套运动装的颜色是黑色的。和臭美有什么关系?
  傅风雪那老头子倒是穿了一身白,怎么没人说他臭美啊?
  “皇帝也有同样的担忧。”耶稣解释着说道。“只要是人,运动起来都会留下或大或小的破绽。这些破绽在我们这些低层次的武者眼里很难看出来。或许转瞬即过-----可是,在同等高手的眼里就是致命的缺陷。他也担心傅老借机反攻。一步先,步步先。如果让傅老抢了先,他获胜的机会就会少掉很多。”
  红衭瞪大了眼睛,说道:“那也不能一直这么傻站着吧?”
  耶稣咧开嘴巴笑了笑,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笑起来时嘴角微翘、眼睛微微眯起,很有杀伤力。
  其实从外形上看,耶稣和皇帝还真有几分相似。所不同的是他们的气质。
  耶稣外形更加的粗旷,气质更加的张扬。
  皇帝英俊绝伦,气质温润如玉。就像是那些英国偶像剧里面的男主角。这样的形象其实和他那霸道的外号一点儿也不相称。
  “其实他们已经交上手了。”秦洛说道。
  红衭很是意外的看着秦洛,说道:“你也看懂了?”
  “一点点。”秦洛点头。
  红衭就很不服气,说道:“我还以为你和我一样呢------”
  “---------”
  “你为什么说他们已经交上手了?”红衭才不在乎自己的话到底有多伤人呢。她的眼神盯着皇帝和傅风雪,说道:“他们都没动过啊。”
  “气机的对峙。”秦洛说道。“这比真正动手更加的耗费精力。他们都要保持着高度的注意力,即要寻找进攻机会,又要提防对方进攻-----没有出手,就表示随时都有可能出手。没有进攻,就表示他们可以从任何一个方向进攻。这是最难预防的。”
  “没想到你也是高手。”红衭评价道。
  秦洛之所以明白这些,是因为他本身也在修习《道家十二段锦》。知道‘入神之境’,也知道了‘入痴’,精神方面的对峙最是累人。
  秦洛没有和红衭争执,他的精神也处于高度的紧张之中。
  正在这时,傅风雪动了。
  一剑刺出,平平淡淡。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