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5章、谁也没占到谁的便宜!

  第1355章、谁也没占到谁的便宜!
  宽大的餐桌上,只有秦洛、闻人牧月和闻人照三人吃饭。[搜索最新更新尽在www.ZhuiXiaoShuo.com]
  原本闻人家是个大家族,但是经过此番清洗后,硕果仅存的也只有闻人牧月和闻人照姐弟俩了。就连他们的父亲闻人捷都被一并关押,毫不留情。
  洗过澡的闻人牧月换了身白色的休闲装,清爽自然,看来她今天没有准备出门。长发披散在肩膀,随意乖巧。
  是的。闻人牧月也难得会给人乖巧的感觉。
  她低头喝粥,对周围的事物置若罔闻。
  秦洛和她一样,就着馒头吃咸菜。对闻人家的早餐赞不绝口。
  闻人照手里抓着筷子,但是他碗里的那碗米粥却动也没动。
  他的视线一直在秦洛和闻人牧月的脸上转来转去的,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容,就像是在寻找什么新大陆。
  “姐,你今天真漂亮。”闻人照说道。
  闻人牧月头看也不看他一眼,假装没有听到他说话。
  “难怪人家说,有了男人的女人就会格外好看。”闻人照一幅专家的派头说道。他知道昨天晚上秦洛留宿闻人家,当他准备找姐夫聊天时,佣人告诉他姐夫去了姐姐房间。于是,他便嘿嘿傻笑几声回自己房间睡觉了。
  今天一早,他就跑到闻人牧月的房间里去打探消息。果然,秦洛是今天早晨才从房间走出去的。
  于是,他就认定秦洛和姐姐一定发生过很多事情。
  不过这样也好。姐夫成了名符其实的姐夫。以后谁再敢欺负自己,就可以找姐夫帮忙了。
  “闻人照。”闻人牧月终于怒了,低声喝道。“闭嘴。”
  “--------”
  饭后,秦洛陪着闻人牧月和闻人照去楼上看望闻人霆老爷子。
  担心老爷子的安危,他的房间二十四小时有人值班把守。王涛昨天晚上没有回去,当然,闻人牧月也不会在这个时候放他回去。
  不过,他可没有秦洛那么好的待遇,只是在闻人霆老爷子房间里的沙发上窝了一夜。
  这一夜,对他来说比一个世纪还要长。
  先是听到楼下发生争执,他想下去看看,却被门口的保镖给挡了下来。
  再然后,他就听到了争吵和叫喊声音。
  再再然后,他听到了枪声------
  因为担心自己的命运,因为害怕自己被灭口,这一晚上都没有睡着。现在看起来胡子拉碴,精神也有些萎靡。
  看到秦洛和闻人牧月进来,他赶紧爬了起来,讨好的笑着,说道:“闻人小姐,秦医生----闻人少爷,早啊。”
  “爷爷怎么样了?”闻人牧月问道。她走到床头,伸手握紧闻人霆老爷子的大手。
  闻人霆眼睛圆睁,一眨不眨的盯着屋顶的天花板猛看。表情呆滞,就像是个没有意识的植物人一般。
  显然,他的康复之路还很漫长。
  “昨天晚上注射过抗病毒药。情况应该好转了一些。”王涛说道。“不过,我需要采集一些血本回化验室化验一下。看看病毒数有没有减少-----如果药效不错的话,我们就继续使用。如果药效不行,就换药或者进行置血。”
  “好。”闻人牧月爽快的答应了。“先下楼吃饭吧。辛苦了。”
  “不辛苦不辛苦。”王涛连连谦虚。“其实我也没做什么。都是秦医生在指导-----”
  我指导?
  秦洛真是哭笑不得。看来这医生吓坏了,拼命的把功劳往别人身上退,以此来获得自己的好感,关键时刻帮他说话。
  秦洛走上前去,笑着说道:“王医生,这都是你的努力,我可不敢抢功。你放心吧,牧月是个爱憎分明的人。如果你能把老爷子救回来,她不会亏待你的。”
  “我知道我知道。”王涛连连点头。心里高兴的不得了。现在看来,闻人牧月他们并没有对自己动手的意思。
  “先下去吃早餐吧。”秦洛说道。“吃完早餐上来采血。”
  “好的。那你们忙。”王涛笑着,快步走出病房。
  秦洛看着闻人牧月,说道:“你把王医生吓坏了。”
  “是你把王医生吓坏了。”闻人牧月说道。“动手的都是你的人。”
  “---------”
  秦洛坐在大床的另外一侧,伸手抓住闻人霆老爷子的手帮忙切脉。
  闻人照还记得秦洛说他适合当护士的话,激动的跑过来,问道:“姐夫,我能做些什么?”
  “一边看着。”
  “好。我一定好好学习。”闻人照连连点头。他以为秦洛是要以身作则教他些东西。
  切过脉后,秦洛对闻人牧月说道:“这药是有用的。老爷子的心跳和血压都降下来了------只是他身体里的病毒数多少,这个我还真没办法切出来。等王医生拿血本去化验吧。我再帮老爷子扎几针,巩固一下他的身体------”
  “好。”闻人牧月说道。有秦洛在,她总是能够找到安心的感觉。
  无论是治病救人,还是清洗杀人。
  秦洛在帮老爷子针灸的时候,水伯走了出来,对闻人牧月汇报道:“小姐,二爷以及几位少爷想吃饭。”
  听到这个消息,秦洛差点儿笑出声来。
  昨天送他们去关禁闭的时候,他们大声音叫嚷着说要绝食。这才刚过一晚上呢,他们就饿得受不了了?
  也是。有钱人的命格外的金贵一些。他们才不舍得让自己受委屈呢。
  闻人牧月没有回答,只是用眼神瞥了水伯一眼。
  水伯就知道怎么做了,悄无声息的退了出去。
  “真的要饿着他们?”秦洛笑着问道。
  “做错事的人,怎么能不接受惩罚?”
  闻人牧月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是盯着秦洛的。这让秦洛的心里微微颤抖,难道她在暗指昨天晚上被亲吻的事?
  可是,自己吻她的时候,她也在亲自己啊。谁也没占到谁的便宜。
  ----------
  ----------
  下午,秦洛和闻人牧月正在客厅里闲聊的时候,水伯快步走了进来,说道:“小姐,秦少爷,秦家大少爷来拜访。说是要来看望老爷。”
  “他总算来了。”秦洛笑着说道。
  以三家的关系,秦家怎么可能没有在闻人家安排内线?说他是今天下午才知道闻人霆老爷子病倒的事情,打死秦洛都不会相信。
  他之所以拖到现在,无疑有着静观其变的意思。
  现在亲自上门,自然是要来现场考察了。
  这燕京三杰一个比一个精明,每一个都不可小觑。
  “请他进来。”闻人牧月说道。
  很快的,一身黑色西装英挺不凡的秦纵横在水伯的带领下走了进来。
  水伯的手里还抱着几个盒子,看来是秦纵横送来的礼物。
  秦纵横表情沉重的看着闻人牧月,说道:“牧月,听说爷爷生病了?严不严重?”
  “不碍事。”闻人牧月站起来邀请。“坐下喝茶。”
  秦纵横坐到秦洛的对面,看着秦洛说道:“有秦洛在,一定能够化险为夷。”
  “我可不是神医。”秦洛说道。“有的病能治,有的病不能治。”
  秦纵横点了点头,对闻人牧月说道:“爷爷听说这个消息也非常难过。他说他们这些老战友奋斗一生,年轻时吃了太多的苦,等到老了也没有好的身体享福。他让我一定要代他去看望爷爷。”
  秦纵横把他爷爷都搬出来了,这个面子就不能不给了。
  闻人牧月站起身,说道:“爷爷在楼上。”
  “既然来了,一定要亲眼看到才安心。”秦纵横说道。“不知道爷爷是什么病,也不知道要送什么礼物,找了几只品相还不错的人参给他老人家补身体。”
  “谢谢。你太客气了。”闻人牧月说道。
  “这也是爷爷的意思。”秦纵横说道。“你也知道,他们这些老人家都怕寂寞。虽然不常见面,但是有那个人在,心里就有着一个念想。”
  听了秦纵横这番话,秦洛差点儿没有大笑出声。
  什么叫做不要脸?
  秦家的那只老狐狸和牧月的爷爷闻人霆老爷子绝对算不得是朋友,两人明争暗斗了一辈子。但是因为一些特定的原因,双方谁也奈何不了谁。
  但是,他们并没有就此放弃。他们还在比拼,比拼年龄。
  谁活得久一些,谁的机会就大一些。
  如果闻人霆老爷子一命呜呼,恐怕秦白两家立即挥刀子上来割肉。
  (PS:第三章。求红票!)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