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2章、我不想说话!

  第1352章、我不想说话!
  有人带头,后面的人就有了参考目标。[WWW.ZhuiXiaoShuo.com]
  开玩笑,他们的带头大哥闻人劲草都被人打死了,他们还有什么好坚持的?
  于是,一个个的丢下手里的枪,双手抱头蹲在了地上。
  “缴械。”萧何大手一挥,隶属于闻人牧月的卫队便冲上去收枪。
  很快的,枪支被统一收集起来,那些人全部都被俘虏。
  “小姐,这些人怎么处置?”萧何问道。
  “关押后院。严加看管。”闻人牧月说道。
  “是。”萧何说道。“带走。”
  于是,一人带一个,那十几个闻人劲草的下属很快就被带了出去。
  手里的枪没了,领头的人被打死了,没有统一的人指挥,他们也失去了反抗的心思。再说,能够保住一命就不错了。他们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闻人牧月只是暂时稳住他们,等到局势稳定之后把他们全部给解决了。
  他们一走,客厅立即就宽敞了许多。
  只不过,屋子里的气氛凝重到了极点。
  一个七窍流血生死不知的闻人空,一个被人爆头的闻人劲草----任谁看到地上这两个并排躺在一起的倒霉鬼,恐怕都是屏声静气,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就连闻人空的老婆孩子在闻人劲草被击毙以后也保持了沉默,一脸惊恐的看着闻人牧月,仿佛下一个就要轮到自己。
  这一次,他们才真正的看清楚了闻人牧月。
  这个女人不仅仅有着他们无法匹敌的智慧,还有着一颗狠辣冰冷的心脏。
  她是真的敢杀人啊!
  这时,闻人牧月的眼神终于转到他们的身上。
  他们蜷缩着身体,躲避着她的眼神,恨不得挖个洞钻进地底下。
  “把你们的手机全都交出来。”闻人牧月说道。
  “牧月,你-----”万娇娇,闻人牧月的二嫂还想挣扎一下。
  “交出来。”闻人牧月打断她的话,再次说道。
  你把他们当人时,他们不把你当人。
  你不把他们当人时,他们才会把你当人。
  这就是生活中的真相。
  闻人牧月是这场争斗的胜利者,她有权做出任何决定。
  虽然不情愿,但是闻人臻闻人烮闻人自息等人全都把口袋里的手机掏出来,丢给负责回收的卫队人员。
  “仪器检测。”闻人牧月说道。
  身后立即有人跑过来,手里拿着一个黑色的小盒子。轻轻的挥动小盒子的按钮,小盒子便会鸣叫起来。
  原来,闻人烮和闻人自息都各自有两部手机。他们只丢出去其中一部,另外一部还藏在口袋里。
  原本想留下来通风报信之用,没想到闻人牧月这么谨慎,竟然还用仪器检测。
  “忘记了。”闻人烮辩解着说道,赶紧把口袋里的手机掏出来上交。
  “对不起。这就上交。这就上交。”闻人自息也从裤子口袋里摸出一部黑莓。
  “掌嘴。”闻人牧月说道。
  立即有两个卫队保镖冲过去,按住闻人烮和闻人自息就开始动手。
  啪----
  啪----
  啪-----
  “闻人牧月,你这个婊子,你敢打我们----”闻人烮的脾气比较暴躁,父亲被毒倒,自己被掌嘴,实在让他心里憋气的不行,终于忍不住破口大骂。
  “我没说停。”闻人牧月说道。
  啪----
  啪----
  啪-----
  那两个负责抽耳光的保镖很郁闷。如果小姐不说停的话,他们是不是要打上三打三夜?
  想到有这种可能性,他们就更加痛恨这两个嘴贱的白痴。出手就也更加的大力了。
  闻人臻躲在人群后面,看到儿子被打,他心痛的不得了。
  伸手扯了扯三弟闻人捷的衣服,小声说道:“老三。你快上去说句话吧。牧月是你的女儿。”
  “我说话她不听。”闻人捷虽然被秦洛抽了两记耳光,又羞又恼。可是,还不等到他发飙,大哥闻人空中毒倒地,闻人劲草双枪爆头----这个时候,他哪里还敢跳出来找秦洛麻烦啊?
  “再怎么说也是你的女儿。总比我们这些外人要强一些---你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侄子被他们打死啊。”闻人臻红着眼圈哀求。
  闻人捷咬了咬牙,终于走了出去。
  他小心翼翼地站在闻人牧月面前,脸上堆满讨好的笑容,小心翼翼的说道:“牧月,是不是让他们先停手?你堂哥的脾气暴躁,你是知道的。他说话没轻没重,你不要放在心上----还有你大伯,他中毒严重,得赶紧让人过来医治,不然可就要死人了----再怎么着,也不能对自己家人下毒手啊。”
  闻人牧月不说话,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良久。
  良久----
  闻人捷开始心慌,结结巴巴的说道:“我----我就是一点儿个人建议。你可以---可以不听的----”
  “你一定不明白。”闻人牧月终于出声说话了。“你没站出来,或许我会放过他们。你站出来替他们求情,只会让我更厌恶你们。”
  “我不是求情。我-----”闻人捷听到闻人牧月说‘厌恶’他们,吓得赶紧解释。他怕自己的这个女儿把自己也拖下去掌嘴。
  “你站出来,是因为你是我的父亲,我是你的女儿?他们合伙欺负我的时候,你让我向他们道歉。他们买凶杀人的时候,你假装视而不见-----现在他们受了点儿委屈,你就着急了,就急着站出来替他们说话求情?”
  “我不知道他们买凶杀人。我不知道这些事情。我以为----我以为你们生活的很好。”闻人捷急忙说道。这个倒是真的,他只关心古董和美女,对儿子女儿的事都不闻不问,更不会过问家族里的事情。
  “他们做什么我都不在意。因为我不在意他们。”闻人牧月的脸上仍然没有任何的情绪。不悲也不喜,就像是在讲着和自己不相关的事情。
  可是,秦洛却看得心酸不已。
  他知道,她是真的很伤心。不然的话,她是不可能浪费时间说这些话的。
  对于不在乎的人,她不会多讲一句废话。
  她对闻人捷说那么多,还是因为她在乎。
  “处在他们的立场上,或许我也会做这些事情。就算是做为他们的对手,我也能够理解他们的行为。”闻人牧月说道。“我最不能理解的人是你。你在做什么?”
  “我---我-----”闻人捷舌头打结,不知道如何措词。著名的花花公子,泡妞高手竟然连话都说不好了。
  “我最恨的人是你。”闻人牧月说道。“我最痛恨的人跑来求情。这真是讽刺。”
  “我也是。”闻人照站出来说道。“你不配做我们的爸爸。”
  “------”
  闻人牧月不再看他一眼,转身发布命令,说道:“全部看押起来。”
  “是。”保镖们冲进来,押着闻人家族的嫡子嫡孙们往后院走去。
  “闻人牧月,你不能这么做。你不能关押我们。”
  “闻人牧月,你要是敢关押我们,我们就绝食----你把我们饿死了。看你怎么向爷爷交代----”
  绝食?
  闻人牧月嘴角浮现起一抹讥讽的微笑,大声说道:“没有我的允许,不许给他们饭吃。”
  “------”
  -------
  -------
  夜色如墨。更黑的是人的心灵。
  这场夺权运动终于落下帷幕,闻人牧月以二敌数十人。并且取得了战争最终的胜利。
  可是,这胜利来得一点儿也不轻松。
  如果没有必要,谁愿意对自己的家人出手?谁愿意背负这千古骂名?
  白破局杀弟成为燕京的异类,孤家寡人。没有人敢接近他,就连自己的家人也不敢。
  难道她也要做一个这样的人吗?
  “谢谢。”闻人牧月说道。说这句话的时候,他们俩正在后园散步。
  屋子里实在是太压抑了。即便是闻人牧月这个恐怖制造者也难以承受。
  她想出来走走。想呼吸一些新鲜空气。
  秦洛自然陪伴左右。他是她现在唯一能够依靠的人了。
  她是感谢秦洛的帮忙。这次主要负责清洗的还是闻人牧月的人,闻人家族的事情,还是需要自己人来处理比较好。但是在一些关键事情上则是秦洛的人在帮忙。
  譬如闻人空中毒,譬如闻人劲草被枪杀----
  “和我客气什么?”秦洛笑着说道。“你准备怎么处置他们?”
  “我不想说话。”闻人牧月满脸疲惫的说道。“过来。”
  于是,秦洛就走到闻人牧月的身边。
  闻人牧月靠近,把自己的脑袋放在他的肩膀上。
  她真的好累啊!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