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0章、一个都不能走!

  第1350章、一个都不能走!
  “闻人劲草。”闻人空大声喝道。[WWW.ZhuiXiaoShuo.COM]
  “到。”一个黑衣男人快步走了进来。身材高大,表情沉稳,脸色冷峻,走起路来龙行虎步,一看就是个练家子。
  他是闻人家族的旁支,从小就被闻人家族培养攻击和防守知识,是这一代出类拔萃的人物。
  由他负责仙女山老宅的安危,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出现过任何事故。
  他是保镖队长,屋子里所有的保镖都受他的控制管辖。
  “有人无故伤人。把凶手给我抓起来。”闻人空大声发布命令。
  “是。”闻人劲草答应一声。大手一挥,十几名保镖便冲了进来,把秦洛团团围在中间。
  “闻人劲草。”闻人牧月同样冷声喝道。“我以闻人家族家主的身份命令你,把闻人空闻人臻两个企图谋害家主的叛徒捉起来,听候处置。”
  “恐怕你使唤不动他。”闻人空冷笑着说道。他上前拍拍闻人劲草的肩膀,说道:“你一定很失望吧?他是我的人。”
  闻人牧月盯着闻人劲草,说道:“你确定你要站在他那边?”
  闻人劲草面无表情,酷得都不知道自己姓甚名谁了。
  “小姐,职责所在,还要原谅。”说完,他就率先向秦洛发动攻击。看来,他已经做出了选择。
  右手闪电般探出,直取秦洛的肩钾骨。
  擒贼先擒王。只要扣住秦洛的肩膀,想必他就再难以动弹了。
  秦洛也不是好相与的,右脚后退一步,身体一侧,恰好避开他的这一招。然后一拳轰出,直接击向闻人劲草的面门。
  呼-----
  拳风凌厉,虎虎生威。
  俗话说,打人不打脸。可是秦洛专门喜欢打人的脸----对他来说,打这个位置比较解恨。
  刚才连煽闻人捷两耳光,他心里的恨意一下子就消散了大半。就像是灵丹妙药一般。
  要是闻人捷足够大度的话,每天过去让自己抽几耳光那就可好了。不过,他一定不肯答应。
  小气包!
  闻人劲草早就知道秦洛身手不凡,所以在面对他的时候并没有掉以轻心。
  一击不招,便迅速回撤。看到秦洛出拳,他出同样一拳轰出。
  砰----
  拳拳相撞,以肉搏肉。两人的身体同时向后退去。
  哐哐哐----
  大厅的木地板被他们踩得砰砰作响,就像是要破裂开来一般。
  “一起动手。”闻人空挥手喊道。他不想浪费时间,趁着秦洛的那个保镖没有赶来之前先把秦洛的闻人牧月给抓起来,一会儿他来了也只有投鼠忌器的份。
  争执到这种地步,往前一步或许还能迎接胜利,退后就只有死路一条。
  虽然他嘴上不承认,但是他心里非常的清楚,闻人牧月说的全都是真的。
  他确实干过那些事情,闻人牧月也全都知道。
  而且,他也同样相信闻人牧月说的那些话,他知道他的这些兄弟姐妹侄子侄女都是什么样的人品。他一点儿也不意外他们会把他当做挡箭牌。
  他们能够因为利益而支持自己,也可以因为利益而抛弃自己。
  无关忠诚,更不要扯什么亲情,只有利益。只有生和死的选择。
  “都不许动。”一个低沉有力的声音吼道。
  哗啦啦-----
  大批黑衣保镖从外面涌了过来,手持枪械,把大厅给围得水泄不通。大门、小门、窗户、以及后院----全都是这些黑衣人。
  他们也同样的穿黑色西装,但是和闻人劲草的下属不同的是,他们的黑色西装领口处有一朵白色的玉兰花。这朵小花是他们衣服上的唯一点缀,也是唯一的区别,如果不仔细看的话,根本就看不真切。
  这些人,是闻人牧月的保镖护卫队。
  卫队队长萧何走到闻人牧月面前,小声说道:“外围人员全部解决。局势已经被我们控制。”
  闻人牧月没有回应,她已经知道了。
  大头无声息的站在了秦洛的身边,他刚才去帮着萧何解决难题去了。
  这豪宅里面和外面全都是闻人劲草的人,而且占据了主场优势,他们清理起来还颇费功夫。
  闻人牧月眼神冰冷的看着闻人劲草,说道:“看在爷爷的份上,我多给过你一次机会。你拒绝了。”
  其实,闻人牧月早就知道闻人劲草是闻人空的人。
  或者说,她不相信闻人家族的任何人。除了自己那个白痴弟弟。
  她平时很少回到老宅,大部份时间都是住在外面。即便回来了,也只会和闻人霆老爷子一个人说话沟通。其它人几乎没有语言上的交流。
  让她去和一个保镖队长去聊天,去讨好收买,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闻人空则不然,他大部份时间住在老宅。他无所事事,自然会想方设法的去收买宅子里的一些佣人保镖。
  譬如给闻人牧月送去鸡心螺的佣人,如果没有闻人空的收买,他们怎么可能干出这样的事情?
  但是,那个时候闻人牧月还不能确定闻人劲草已经被闻人空收买。所以她以家主的身份去发布命令----如果闻人劲草听从命令或者保持中立,证明他还是个可用之人。
  但是,他毅然的站在了闻人空那边,这就让她相当的遗憾了。
  “诱惑太大,难以把持。愧对老爷子教导之恩。”闻人劲草倒也是条汉子,坦荡荡的说出自己抵抗不住诱惑。当然,也可以说他死不要脸到了一定的程度。
  “一万个理由也解释不了背叛的事实。”闻人牧月说道。
  “有什么好解释的?”闻人空冷笑着说道。“怎么?要玩逼宫?闻人牧月,我以前还真是小看了你。没想到你一个女人竟然能够玩出这么大的手笔?现在走到这一步,你要准备怎么收场?看来,我们要好好谈谈了。”
  说不紧张,那是假的。
  闻人空布局多年,一直在等待老爷子去世的那一天。
  可是,老爷子没走,却病倒在床失去了意识。闻人牧月咄咄逼人,他也只好提前发动。
  他掌控了闻人劲草,就等于掌控了这座豪华大宅。
  没有他的命令,任何人都别想从这幢宅子里面走出去。
  没想到的是,闻人牧月竟然早就猜测到了这种可能性,她的下属暗地里出动,把他们的明桩暗哨以及大批量的主力力量全都消灭。
  现在,他手头上能用的也只有闻人劲草和跟着他冲进来的十几个黑衣保镖,大厅被包围,说明外围的那些人全都用不上了。
  可惜啊,浪费了他那么多的钱财。
  或许别人还有退路。他没有。
  鱼死网破。这是他唯一的选择。
  “你还有和我说话的资格吗?”闻人牧月面无表情的看着他,说话的语气还微微有一点疑惑----好像这件事情让她觉得很奇怪一样。
  “闻人牧月。”闻人空又被闻人牧月的这句话这幅作态给顶得死去活来。“你的眼睛最好睁大一些看看。你有人,我也有人。你有枪,我也有枪----来啊。只要你们不怕死,那就来啊。”
  “全部抓起来。”闻人牧月说道。
  “谁敢动就开枪。”闻人空也凶狠的发布命令。
  唰唰唰-----
  双方保镖举枪互指,局势紧张到了极点。
  这下子,闻人臻等人着急了。
  他们愿意跟着闻人空去驱逐闻人牧月,是为了分钱分股份,不是为了来送死啊。
  现在大家都拔枪了,要是真的打起来,他们这些人还有活路?
  “大哥,牧月----大家都是一家人,有话好好说嘛。用不着搞出这么大的阵仗吧?”闻人臻一脸讪笑,站在两人中间打圆场。“就算矛盾再大,也不能动刀动枪啊。是不是?大家骨子里都流着闻人家的血,这样的行为根本就是骨肉相残,传出去是要被人笑话的----都把枪收了吧?把枪收了吧?”
  没有人理会,闻人牧月和闻人空都不说话。
  闻人臻气得跳脚,说道:“好。既然你们要打要杀,那就随意。我是看不得这种伤风败俗大逆不道的事情----要是老爷子醒过来,你们怎么向他交代?”
  “你们随意。你们随意。我不掺和了。”闻人臻说道。他转身拉着自己的小儿子闻人睻,说道:“自息,小睻,我们走。我们走。他们爱怎么争就怎么争。和咱们没关系。”
  这头老狐狸看到局势不妙就想开溜。
  咔嚓----
  无数的枪口瞄准了他。
  “一个都不能走。”闻人牧月杀气腾腾的说道。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