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5章、避而不战,敢称皇帝?

  第1335章、避而不战,敢称皇帝?
  院子的葡萄树下,秦洛和耶稣并排坐在一起喝茶。[www.ZhuiXiaoShuo.COM]
  耶稣之前只喝咖啡和酒,这次回来竟然学起华夏人喝茶,还让秦洛颇为意外。
  “这茶叶有点儿眼熟。”秦洛看着雨后天睛杯子里面起伏游荡,根根倒立的绿色银针,笑着说道。
  “找傅先生要来的。”耶稣说道。“我说要跟他学品茶,他就送我这个了。”
  “我说呢。原来是在傅老那边喝过。”秦洛笑着说道。这茶叶是专供给龙息两位龙主的,也只有龙王和傅风雪有货。
  不过,耶稣提起傅风雪时认真肃穆的表情,还是让秦洛心里暗爽。这次美国之旅,傅风雪不仅仅征服的是一颗颗怀春少女少妇少奶奶的情怀,还有耶稣这大好男儿的芳心。
  “傅先生说,人不同,水不同,环境不同,心境不同,泡出来的茶水就不同。”耶稣很是‘专业’的抿了一口,说道。“你试试我泡的茶和傅先生泡的茶有什么区别。”
  “是这个道理。”秦洛点头。他指着不远处的鬼影和玉女,问道:“这就是你说的收获?”
  “是不是觉得很惊奇?”耶稣说道。“原本我想着要告诉你真相的。但是还是想着给你一个惊喜。”
  “确实是又惊又喜。”秦洛笑着说道。“怎么带回来的?”
  耶稣就把自己和傅风雪给皇帝留信说要提前回国,结果又杀他们一个回马枪的经历给讲述了一遍。
  按照他们的打算,这趟出其不意的出现是要大开杀戒,屠尽皇帝八大战将,让他成为光杆司令-----
  没想到的是,恰好听到了玉女对鬼影的那番深情表白。于是,在上帝大神的感召下,他们放下屠刀,让鬼影和玉女立地成佛-----
  “真是精彩。”秦洛笑着说道。“征服他们比杀掉他们更能够打击到皇帝的威信。那个小白脸这次还不暴跳如雷?”
  “哦。上帝。”耶稣惊呼道。“秦,在欧洲和美洲,没有人敢称他为小白脸-----当然,他确实长得很英俊。”
  “他没有派人追杀吗?”秦洛问道。
  “就是因为有这方面的担忧,所以我们这次回来绕得圈子比较大。不然早就回来了-----我想,我们彻底的激怒他了。秦,皇帝是一个很骄傲的家伙。他不允许失败,更不允许任何的不完美。鬼影和玉女是他的八大战将,是他征服过的人。现在又被其它人俘虏,他是不会接受这样的事实的。”
  “不接受又怎么样?这本来就是事实。”秦洛冷笑着说道。“只许他征服,不许别人俘虏?只许他杀人,不许别人反抗?他还真当自己是皇帝不成?”
  “以前我也有这样的想法。”耶稣大笑。“不过那个时候我没有勇气反抗。更没有勇气把这些想说的话说出来-----你知道,皇帝对忤逆他的人都会赶尽杀绝。”
  秦洛想了想,说道:“当时和皇帝约定十五天后决战,现在决战时间已经过去两天-----虽然我们改变了决斗场所,但是他没有履行约定,终究是有点儿让人失望。我们要不要找人给他送封信,谴责一下他的这种失约行为?不然的话,外面还以为是我们怕了他呢。”
  “傅老也担心这样的问题。”耶稣的表情突然间变得很诡异。“所以,他在两天前就让人去给皇帝送信了。”
  耶稣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说道:“我想,现在他应该已经收到了吧。”
  “那就好。”秦洛大笑。他真是越来越喜欢傅风雪这个老头子了。人长得很闷骚,但是做起事来实在是很风骚啊。
  不得不承认,他的为人处事很有自己的风格。
  秦洛转身看向鬼影和玉女,喊道:“两位,在耶稣的见证下,你们要不要举行一场华夏风格的婚礼?”
  “秦。”耶稣诧异的看着秦洛。
  “你说,曾经的老部下结婚,皇帝殿下会不会来喝杯喜酒顺便送份彩礼?”秦洛笑着问道。
  --------
  --------
  如果饭前洗手,那是讲究卫生。
  如果饭前洗澡,那是----有洁癖。
  不仅仅饭前要洗澡,饭后还要洗澡。出门前洗澡,回来后还要洗澡。杀人前要洗澡,杀人后也要洗澡。
  做为一个有洁癖的男人,皇帝每天都要洗好几次澡。
  所以,皇帝大多数时候都很忙。
  幸好他有不少奴仆,有八大战将,有他们帮忙打下手,他的时间就大大的节省下来。可以有大量的时间供他来搞个人卫生。
  皇帝刚刚又洗了个澡,披了条全身雪白的袍子,穿着一双没有任何杂质的白色棉布拖鞋。
  他的手里拿着一把银色剪刀,眼神认真专注的盯着窗台上的一盆兰黛。
  兰黛花小刺多,任何一个园艺师面对它时都要小心翼翼。多剪一刀则过疏,少剪一刀又太密。
  做为一个完美主义者,皇帝是不允许出现这种失误的。
  轻微的脚步声音传来,一个同样满头红发的男人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他的背后。
  “殿下。”男人躬身行礼。即便皇帝看不到的角度,他仍然做得一丝不拘。
  “嗯。”皇帝轻轻应了一声。没有抬头,手上的动作也没有丝毫的停顿。
  他修剪枝叶时和其它园艺师不同,快速、简洁、狠辣,一气呵成,行云流水。
  他不细剪。在他看来,细剪剪出来的盆景是没有灵魂的。
  他要美观,也要魂魄。
  “有人送信过来。”红头发男人小声说道。
  “念。”皇帝说道。
  “他们很不礼貌。”红头发男人委婉的解释着,不知道应该如何把这封信念出来给皇帝听。
  “我让你念。”皇帝的声音仍然平和。他不生气。他不会为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生气。
  火神打开手里的纸张,小声念道:“泰山之巅,盼君一战。等候多时,不见君至。避而不战,敢称皇帝?”
  因为文字是用华夏语和英语两种语体写就,所以火神读起来一点儿也不吃力。
  咔嚓----
  皇帝的这一刀用力过猛,那盆兰黛的‘角‘被剪去了一半。就像是一个人的脑袋被人切去了一半,看起来即滑稽又难看。
  他看着面前的这盆花,满脸的惋惜和遗憾。
  “把送信的人杀了。”皇帝说道。
  “------”
  “你没听到我说的话吗?”皇帝转过脸,声音温和,但是碧蓝色的眼眸却变成了浅灰色。就像是被颜料染过色一般。
  “送信的人已经走了。我没看见他。”火神小声解释道。
  看来他们早就算准了皇帝看到这封信会大发雷霆,于是选择了悄悄送信的方式。
  “我是不是成了一个笑话?”皇帝把手里的剪刀丢到旁边的盒子里,出声问道。
  这不是笑话,而是天大的笑话。
  约战的目标逃跑不战,这也算了,竟然又杀了一个回马枪,拐走了自己的两大战将。
  他不在乎两个战将的死活,他如果愿意的话,他很快又会有十大战将,二十大高手,三十大保镖,四十大-----但是,他在乎傅风雪的态度。
  他为什么要逃跑?他怎么可以逃跑?
  他带走了自己渴望的战斗,他带走了自己需要的热血和激情-----自己是主角,他是必不可少的那个配角。
  配角没了。他一个人唱独角戏?
  更加让人气愤的是,他不仅跑了,还让人送信过来谴责自己的失约-----你可以不要脸。但是,你能不能有个下限?
  皇帝很生气。
  他被傅风雪这种没有下限的不要脸给激怒了。
  不过,他的这个问题却把火神给难为住了。
  他要怎么回答?
  “没有人敢笑话殿下。”火神憋了半天,总算想出一句得体又不会刺激到皇帝那颗敏感心脏的回话。
  “意思是说,他们其实是想笑话我?”
  “-------”
  “避而不战,敢称皇帝?”皇帝狂笑出声。“天下之大,谁人配与我为敌?我若杀人,谁能挡我?”
  “我等誓死追随皇帝。”火神一脸狂热的说道。
  “明日东征,砍头喝酒。”皇帝说道。
  “是。”火神躬身答应。
  (PS:粉丝数已达六千三,还差三千七就爆照片。当然,现在也在爆照片----第一个爆得是云云美女的照片。聊聊地址:
  157766。)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