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7章、贝贝,真不懂事!

  第1317章、贝贝,真不懂事!
  “你同情他?”女人笑盈盈地问道。笑起来时左边脸颊就出现一个小酒窝,看起来非常的可爱。[搜索最新更新尽在www.ZhuiXiaoShuo.com]
  “我同情我自己。”
  “这样的话说出去会让人笑话。”女人说道。“你可是英雄。无数人崇拜,无数人景仰的英雄。”
  “那又怎么样?”战侠歌冷笑。“鞋子合不合适,只有脚知道。我想要什么,只有我自己知道。”
  “你想要什么?”
  “至少不是你们所说的东西。”
  “战侠歌。”女人气鼓鼓地喊着他的名字。
  “怎么?”
  “你不要忘记了。你不姓战。你也不叫侠歌。你姓何。叫何药人。”
  “何药人?”战侠歌大笑出声。“我什么时候成了何药人?我什么时候成了你们何家的人?我是战侠歌。以前是,以后也是。”
  看到战侠歌狂妄不羁的表情,女人的情绪变得稳定下来。
  她走到战侠歌的身边坐下,拉着他的袖子说道:“好了哥哥,你就不要再赌气了。当时家里把你送出去,也是为你好不是?你现在成了英雄,学了一身本事,以后谁还敢欺负咱们何家?再说,有些东西不是你不想承认就可以不承认的。何家还是你的家,我还是你的妹妹。你不是战侠歌,你是何药人。这是事实。谁也改变不了的事实。”
  战侠歌沉默了。有些东西是不可以改变的。
  “何药人。”女人又喊道。
  “我知道了。我是何药人。”男人的脸上浮现一抹溺爱。她是自己的妹妹。可爱的妹妹。他喜欢这种亲情的感觉。即便他不擅长表达什么。
  女人抿嘴笑了笑,说道:“何药人,你知道现在市场上销售火爆的乙肝解毒王吗?”
  “知道。”何药人说道。虽然他很少关注这些东西,但是乙肝解毒王实在是太火爆了。而且电视报纸也不停的在炒作,据说还限量购买-----历史上,还从来没有一款药能够火爆到这种程度。
  “你知道吗?它今年的利润可以达到二十五个亿。而且,这还是刚刚起步的情况下,生产值没办法提高上去,原材料不充足的情况下。”
  “你到底想要说什么?”何药人习惯性的挑眉。
  “我要说的是,原本乙肝解毒王的药方应该属于我们何家。”
  “为什么?”何药人疑惑的问道。
  “不为什么。就应该属于我们何家。”女人固执地说道。“如果不是因为一个叛徒关键时刻的背叛,现在这张药方就在我们手里,正成为我们疯狂圈钱的机器。你知道它值多少钱吗?一百个亿?两百个亿?”女人的眼神变得灼热,表情也变得疯狂起来。“它无价。没有人能够估算它的价值。有了它,我们可以迅速崛起。有了它,我们能够成为全世界最富裕的家族。
  何药人转过脸看向自己的妹妹,说道:“药方被秦洛抢走了?”
  “不。”女人说道。“是我们派人去抢,没有成功。”
  “--------”
  “你在鄙夷这样的行为吗?”
  “是不地道。”
  “地道?什么叫做地道?多少钱一斤?一百亿?两百亿?就算这样,那张药方的价值也足够买你的地道了。”
  何药人看着女人的脸,说道:“你太疯狂了。”
  “我知道。”女人点头。“我没办法不疯狂。每天看着他们拿着那药方圈钱,我就心如刀割。”
  “药方在秦洛的手里?”
  “不然我为什么让你想办法接近他?”女人笑嘻嘻地说道。“你别看那家伙穿得土里土气的。或许他现在已经是百亿富豪。没想到吧?能够靠中医迅速积累财富的,它是第一人。没有人可以和他相提并论。我们何家也不行。”
  “为什么你亲自不去接近他?”何药人问道。
  “因为我知道,美人计对他无效。”女人很是遗憾地说道。
  “据我所知,他不是个坐怀不乱的男人。”
  “确实不是。”女人点头。“他只是女人太多了。应付不过来。”
  “--------”
  ############################
  ############################
  嘉宝最近过得很不开心。因为好久都没有看到‘秦’了。
  虽然她有了《猫和老鼠》,可是,那只小老鼠怎么能够和她的‘秦’相比?
  当然,秦不在的时候,她还是愿意拿这只小老鼠打发打发时间的。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嘉宝坐在地板上的蒲团上,那只黑猫蹲在她的身边。两对蓝色的眼睛同时集中在电视机的屏幕上,看起来煞是可爱。
  突然,嘉宝的眼前出现了一只大脑袋的怪物。
  “啊-------”嘉宝尖叫起来。
  你看,嘉宝来到华夏后病情还是有所改善的。她现在是正常的‘啊’的叫着,而不是不正常的‘呜’的叫了。
  为什么‘啊’是正常的‘呜’就不正常?
  因为-----因为大家都这么叫啊。
  “贝贝,快把史莱克拿走。”秦洛赶紧说道。他怕贝贝吓到嘉宝。
  “嘻嘻。”贝贝抱着史莱克从背后走过来,对嘉宝说道:“嘉宝,你笨死了。这是史莱克。虽然它长得很丑,可是它很可爱啊-----这可是我给你买得礼物哦。”
  说着,贝贝很大方地把史莱克递了过去。
  没想到嘉宝根本就不给她面子,也不伸手去接。
  她听到秦洛的说话声音,立即转身扑进了他的怀里。
  “秦-----秦-----秦-------”
  一声又一声,叫得秦洛心都醉了。
  这个小丫头,虽然就会说这个字-----可为什么它喊出来就那么好听呢?
  秦洛想,或许不仅仅是声音,还有那种非你不可的深深依恋吧。
  秦洛很享受这种感觉。只要是个男人,都会享受这样的感觉。
  “哼。”贝贝又生气了。或者说是吃醋。“嘉宝,你都那么多年纪了,怎么动不动就往人家怀里扑啊?不害羞。”
  嘉宝根本就不理会,她才不在乎别人说什么呢。
  秦洛抱着嘉宝坐下,问道:“嘉宝,你最近乖不乖?”
  嘉宝圆睁着那仿若纯粹琉璃一样的大眼睛看着秦洛,小脸布满了迷茫,不知道什么是‘乖’。可以吃吗?
  秦洛暗地叹了口气,心想自己还是太着急了。
  他用手指着电视机屏幕,问道:“你在看什么啊?”
  “MAO-----LAOSHU-----”嘉宝的脸上带着幸福的笑意,含糊不清地说道。
  秦洛大喜,说道:“嘉宝,你刚才说什么?能不能再说一遍?”
  嘉宝又懵了。傻乎乎的看着秦洛。
  “那是什么?”秦洛指着电视荧屏。
  “猫-----老-----鼠-----”嘉宝一字一顿的说道。
  秦洛激动地把嘉宝搂紧在怀里,狂喜地说道:“嘉宝太聪明了。我们嘉宝真是太聪明了。”
  “她现在会讲猫和老鼠四个字了。”苏子站在门口,一脸笑意地看着搂抱在一起的秦洛和嘉宝。
  白色的棉布长裙,黑色长发随风披散。
  最简单地装扮,却有着最纯最真的女人味道。
  有些女人的女人味不是靠露胸和露大腿,而是举手投足间自然流露。
  这样的女人才是极品女人。
  “是啊。她刚才就讲过。”秦洛眼神含情地看着苏子,说道:“辛苦你了。”
  “我很感谢嘉宝的陪伴呢。”苏子走到秦洛身边坐下,用手轻轻地抚摸着嘉宝的头发。
  她的头发以前是白色,纯白。现在在慢慢地变深,变成了银色。
  银色头发的嘉宝就像是动漫里面的卡通人物,实在是太卡哇咿了。
  “我也很感谢她能陪伴你。”秦洛看着苏子说道。“对不起。”
  苏子明白秦洛的心意。他为不能陪伴在自己身边而心存歉意。
  “你做的事情也是我想做的。”苏子笑着说道。“你在做,也是我在做。我觉得生活很充实。而且我现在能够走路了,我可以看到更多的东西-----你不要有歉意。”
  “我记得你说过要走遍全世界,看遍每一个角落里的风景呢。”秦洛笑着说道。
  “是啊。”苏子点头。“以前的每一天都过得很焦灼,觉得今天过完就不知道明天会怎么样。现在的每天过得很轻实,我总是觉得我还有很长很长的时间。”
  古人云,饱暧思淫俗。
  午饭后,秦洛很想拉着苏子到房间里给她检查一下身体。那么长时间没有过来,也不知道她康复的怎么样了。
  可是,身边还有两个小不点儿怎么办?
  于是,他走到贝贝面前,问道:“贝贝,你中午要不要睡觉?”
  “要啊。”贝贝说道。“妈妈说中午不睡午觉的孩子不是好孩子。”
  “那你要谁陪你睡啊?”秦洛紧张地问道。
  “爸爸,我不会让你陪我睡觉的。”贝贝说道。
  “贝贝真懂事。”秦洛溺爱的摸着贝贝的小脑袋说道。
  “我要苏子姐姐陪我睡。”贝贝说道。
  “-------贝贝,真不懂事。”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