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6章、他有病?

  第1316章、他有病?
  侠歌会所的前厅是酒吧卡座,后院则是一些高级包厢。甚至还有不少特色房间为客人提供食宿。
  既然名字叫会所,就要有个会所的样子。仅仅是个酒吧的话,还叫什么会所?[WWW.ZhuixiaoShuo.COM]
  在一间房间里,战侠歌和他的下属们齐聚一室。
  雷虎坐在椅子上,他那只扎满银针的手放在桌子上。
  地上摆着一个银色铁盆用来装血,避免血流出来弄脏了地毯。旁边摆着一个医药箱,里面放着大量的酒精棉和包扎绷带。
  战侠歌洗过手,用消毒液给双手消毒后,然后走到雷虎的面前。
  “准备好了?”战侠歌问道。
  “队长。来吧。这点儿伤算得了什么?”雷虎咧嘴笑道。是的,这点儿伤真的算不了什么。他们在战场上的时候,手臂炸掉了一条还能继续杀敌,身上中几颗子弹,只要没死,还能继续捅刀子。
  战侠歌点了点头,伸手握住一根银针的针头,然后猛地使劲儿。
  银针脱手而出,带出一抹血水。
  那刺穿了的肉#孔迅速的愈合,但是血水却渗得更加快速。
  雷虎面不改色,就像那银针不是从自己手上拔出来的一样。
  战侠歌又伸向了第二根银针,再次用力,银针再次拔了出来。
  和前面一样,又一次带出一抹血水。
  战侠歌的速度非常快,一根接着一根的拔针,没有任何的停顿。
  转眼间,雷虎手上的十一根银针全部拔掉。
  他的手血肉模糊,整只手掌都已经被鲜血染红。
  鲜血滴落进下面摆放的盆里,发出叮当叮当的响声。
  “上药。”战侠歌说道。他自顾自地去洗手。
  那个被秦洛喷了一脸酒水的女人赶紧把手里准备好的药粉倒在雷虎的手背上,里外两面全都涂满。然后立即用纱布把手包裹严实。
  这只是一个小手术,用不着耗费太多的时间。
  等到战侠歌洗手出来,雷虎的手掌已经包裹好了。
  “队长。咱们就这么放他们走了?”雷虎看着自己的手,心里颇有怨气地说道。不是因为受伤,而是因为受不了这气。他铁掌雷虎什么时候被人这么欺负过啊?这事儿要是传出去了,他以后还怎么出去见人?
  “就是啊队长。你怎么不晚点儿出来呢?我们先把人揍了,你再出来唱红脸啊-----”
  “咱们兄弟这次可是折了。”小平头说道。
  战侠歌摆摆手,说道:“都散了吧。雷虎,你和明明留下来。”
  其它人都出去,只有受伤的雷虎和那个被秦洛喷一脸口水的女人留下来。她的名字叫明明,是雷虎的女朋友。
  “怎么回事儿?”战侠歌问道。
  “不知道。”雷虎说道。“我们听你的命令,准备找个机会上去和他搭讪----还在想方子呢,他就喷了明明一脸酒水。我气愤不过,跑去和他理论。后面的事情你就都知道了。”
  “他去道歉。你为什么不接受?”战侠歌问道。
  “我-----”雷虎迟疑了一下,说道:“我担心这样会让他起疑心。”
  “愚蠢。”战侠歌说道。“最好的机会被你浪费掉了。”
  “对不起。队长。”雷虎小心道歉。
  战侠歌挪到沙发边坐下来,问道:“他说过什么?”
  雷虎想了想,说道:“他说让我主子出来,还说我故意接近他就是有所图谋-----队长,他实在是太谨慎了。我想,就算当时他道歉的时候我原谅了他,他也不会和我们有什么交情的。队长出来解决问题,等于是送了他一个大人情-----这样最好不过。”
  “他应该已经怀疑我了。”战侠歌说道。
  “队长。他怀疑你?”雷虎一脸惊讶。
  “是的。”战侠歌说道。“你没注意到他的眼睛。”
  “他的眼睛?”
  “他一直在笑。”战侠歌说道。“他知道我们在演戏。”
  “--------”
  “他没有这么妖孽吧?”明明插嘴说道。“看起来傻乎乎的嘛。被我骂得都还不了口。”
  战侠歌看了明明一眼,摆手说道:“你们出去吧。”
  如果骂人厉害就聪明的话,那么全世界最聪明的人就是菜市场卖菜的大妈们。
  雷虎愤怒地瞪了明明一眼,带着他离开房间。
  “我是不是说错什么话了?”明明小心翼翼地问道。
  “你以为呢?”雷虎闷声说道。“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一点儿小事都做不好,还把队长交代的任务给搞砸了。”
  “又不是我故意的。”明明委屈地说道。“对了。你们队长为什么要和那家伙搭上关系啊?为了治腿?”
  “我怎么知道?”
  明明很认真地点头,说道:“一定是这样。可是-----他的腿都炸断了,秦洛恐怕也接不上吧?”
  “-------”雷虎有种想要把这女人给干掉的冲动。
  等到雷虎和明明走远,战侠歌也拉开房间门走了出去。
  走到院子的西北角,那边也有一间包厢。
  他站在门口敲了敲门,很快的,房间门被人从里面拉开。
  战侠歌进去,房间门又迅速关上。
  门口,站着一个漂亮女人。
  有人说,敢把头发盘在头顶的女人,要么很有魅力,要么很有自信。
  因为头发是人类最重要的装饰品之一。如果把所以的头发全都盘起来,面部五官便要赤裸裸的坦露人前。人胖人瘦,脸宽人长,鼻子是否大了,眼睛是否小了等等,所有的缺点都会曝光-----
  可是,这个女人就敢把头发盘起来。而且,看起来还非常的养眼。眉目如画,浅笑嫣然。一身藕白旗袍衬托出她玲珑有致的身材,胸部和臀部的张力尽情显露。
  可是,战侠歌并没有为女人的容貌打扮而惊艳,反而不自觉的皱起了眉头。
  “哥。情况怎么样?”女人问道。
  她竟然是战侠歌的妹妹?
  要是让雷虎等人知道,他们一定会惊讶的可以朝嘴巴里塞进一个鸡蛋。
  要知道,战侠歌的资料上显示他是孤儿。无父无母,在孤儿院长大。
  而且他的‘战’姓是跟随孤儿院的院长姓的,整个孤儿院的孩子都姓这个姓。至于他真正的出身,真正的来历,怕是连他自己都不清楚。
  “不要叫我哥。”战侠歌的眉头皱得更厉害了。
  “哎哟,我是你的亲妹妹,我不叫你哥叫什么?”女人笑嘻嘻地说道。“再说啦,你现在已经退役了。谁还会管你有没有家属?对他们来说,你的利用价值已经消失了。”
  “我还有兄弟。”战侠歌说道。
  “好吧。”女人点头。“那我叫你什么?战哥哥?咯咯,跟情侣似的。”
  战侠歌瞥了女人一眼,走到房间里的沙发上坐下,说道:“你是来取笑我的吗?”
  “没有没有。”女人笑着摇头。“我可没有这样的意思。我就是想知道你有没有和他搭上线。”
  “搭上了。”战侠歌说道。
  “真的?”女人惊喜问道。
  “不过,他应该对我有了怀疑。”战侠歌说道。
  “他是属兔子的吗?这么警惕?”女人那好看的眉毛也微微皱起。“按道理说,你们俩见面应该英雄惜英雄,很容易碰撞出火花才对-----他怎么会怀疑你呢?”
  “动机。”战侠歌说道。“我不应该主动接近他。”
  “那也不能等着他主动接近你啊。”女人说道。“这得等多少年?十年?二十年?只要布置的好一些,你入场的时间合适一些,效果应该不错------再说,这次可是他自己钻进侠歌会所的。又不是我们强拉硬拽来的。他还有什么好怀疑的?”
  “他不仅仅怀疑我。”战侠歌说道。“他怀疑所有的人。”
  “什么意思?”
  “只要是靠近他的人,他都觉得对方可疑。”
  女人瞪大了眼睛,说道:“他有病吧?”
  哪有这样的人啊?只要有人靠近就是图谋不轨。哪还能结识到真心朋友啊?
  “或许,他和我们一样-----”战侠歌迟疑着说道:“活得都很艰难吧。”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