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0章、命中克星!

  第1310章、命中克星!
  坐车来到一六零医院,进门的时候恰好遇到凌陨的悍马车。显然,他也接到了凌笑醒过来的通知。
  凌陨先把车停好,然后站在一边等秦洛下车。[WWW.ZhuiXiaoShuo.com]
  “碎碎给你打过电话了?”凌陨问道。
  “是的。”秦洛回答道,两人快步往住院楼走过去。“听说凌笑醒过来了。我过来看看。”
  “情况不妙。”凌陨说道。
  “怎么不妙?”
  “不清楚。”凌陨说道。“碎碎没有在电话里多说,就是让我快点儿过来。语气比较急躁。如果没什么事的话,碎碎不会这样子-----她是一个很能沉得住气的女孩子。”
  秦洛点了点头,认可凌陨的话。宁碎碎虽然年纪不大,现在还是个学生,但是她的学识、气度以及待人接物的能力都非比寻常,不是一般人可比的。
  “看看再说。”秦洛说道。
  当凌陨走在前面推开病房的房间门时,一下子就被眼前的场面给惊呆了。
  桌子倒在地上,里面的各种医疗器械滚落一地。柜子倾斜着靠在墙角,还有一个角已经断了。屋子里有四把椅子,现在有两把已经报销,缺胳膊少腿。凌母和宁碎碎用来吃饭用的碗碟破碎成渣,筷子横七竖八丢的满地都是。
  更让人震惊的是,凌母的脸上血迹斑斑,有两道口子又长又深,血水渗流,看起来受伤颇重。而宁碎碎的头发凌乱,衣服的袖子和裙摆都有被撕破的痕迹-----
  “怎么了?”凌陨的喉咙动了动,问道。
  凌母抹着眼泪,坐在床头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凌笑。好像只要自己一闭眼,凌笑就突然间消失不见一般。
  宁碎碎的嘴唇干裂,鼻子尖也被刮破一小块皮,模样看起来非常的狼狈。
  不过,她文静优雅的模样却没有丝毫的改变。
  “秦大哥,凌大哥,你们来啦。”宁碎碎出声和两人打招呼。
  “碎碎,发生了什么事情?”秦洛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凌笑,出声问道。三个人中只有凌笑最正常,头发没有乱,衣服没有破,身上也没有任何伤口------但是,秦洛相信她就是始作诵者。
  “笑笑醒了。”宁碎碎看着病床上的凌笑,说道。
  “这些都是她造成的?”凌陨指着这一屋子的狼藉问道。
  “嗯。”宁碎碎轻轻点头。“她的情绪有些激动。”
  “激动?”秦洛苦笑。这已经不能用激动来形容了吧?
  “因为什么激动?”秦洛问道。
  宁碎碎看了一眼凌笑,就像是怕被她听见似的,小声说道:“笑笑想要自杀,被我和伯母拦了下来------后来惊动了外面的护士,她们进来帮忙给她打了一针麻醉剂才让她稳定了下来。”
  “她为什么要自杀?”凌陨问道。
  宁碎碎没有回答。她也不知道如何回答。
  或许,她的心中仍然充满绝望吧。
  凌母站起来,微笑着对秦洛说道:“秦医生,你来了。真的很感激你,笑笑总算是醒了-----”
  苍老的脸颊、发白的头发、心力憔悴的神态、疲惫的表情,这个母亲为了女儿付出了太多太多。无数个日日夜夜的守候,无数次的黯然泪流,救回来的女儿却要再次自杀,她心中的悲凉凄苦可想而知。
  “不会有事的。”秦洛走过去,握紧凌母的手说道。看到她,秦洛就情不自禁的想起了林子。那也是个伟大的母亲,为了自己的女儿付出了一切。包括生命。
  最好的结局是,她的女儿原谅了她,并将永远的怀念她。
  如果浣溪一直蒙在鼓里,如果她悄无声息的死去,她付出的这些还有意义吗?
  有的。
  你的朋友你的爱人会在付出之后索要报酬,你的母亲不会。
  “我相信。我相信。”凌母的眼泪珠子再次大颗滑落。“我一直相信你的话的。你说凌笑不会有事,你说她会醒过来-----现在她就醒过来了。”
  凌陨走过去,把母亲紧紧地搂在怀里。
  看到母亲伤心成这样,他这做儿子的心里也不好受。
  秦洛看看四周,对宁碎碎说道:“我帮你把脸上的伤口处理一下。省得结疤。”
  “好。”宁碎碎点头答应。
  秦洛用酒精棉球先帮她把伤口上的血水擦掉,然后进行消毒。又从怀里摸出一小瓶金蛹养肌粉,用指尖小心翼翼地抹在她的鼻尖。
  女孩子素面朝天,五官精致的像是精灵。粉嫩的嘴唇微微咧出一道口子,不显难看,却增添了一份性感。
  秦洛的手指头触碰到她的鼻尖时,可能是有些疼痛吧,她的脑袋微微后仰,长长的睫毛轻微的颤动。
  “好了。”秦洛说道。
  宁碎碎这才睁开眼睛,清澈见底的眼眸一眨不眨的盯着秦洛,说道:“好了么?”
  “好了。”秦洛再次说道。
  “谢谢。”宁碎碎嫣然一笑。
  看到她微笑的样子,秦洛突然间觉得有点儿紧张。
  这个女孩子笑起来的样子太妩媚了,像极了她的母亲。虽然她的身体还很青涩,可是那笑容却有一种勾人魂魄的魅力。
  “不用客气。”秦洛说道。然后站起身往洗手间走过去,他要洗掉手上的药沫。
  宁碎碎轻轻叹息,脸上的笑容渐渐的敛去,不知在想些什么。
  凌陨在旁边陪着凌母说话,秦洛和宁碎碎就开始收拾屋子里的东西。
  宁碎碎说刚才她就想收拾了,可她一个人搬不动那些桌子柜子。秦洛说现在两个人正好,他搬大件,让宁碎碎搬小件。宁碎碎不同意,非要和秦洛一起去扶那些铁制的箱子柜子。
  其实也不沉,秦洛一个人都能扛起来。不过她非要帮忙,秦洛也不好拒绝。
  把柜子靠墙放好,把破碎掉的椅子放到门口,把好的椅子放在饭桌旁边,再清扫地上的碗碟碎片-----
  或许是霹雳啪啦的碎片碰撞声音吵醒了凌笑,她突然间从床上冲了下来,满脸杀气的往秦洛扑了过去。
  凌笑从背后掐住秦洛的脖子,声音凄厉的喊道:“我要杀死你-----我要杀死你------”
  秦洛正蹲在地上收拾垃圾,被她掐了个正着。
  有心想要给她一个过肩摔,可是又担心这样会把她摔坏。
  秦洛能够理解为什么凌母和宁碎碎的身上伤痕累累了,因为凌笑可以肆无忌惮的搞破坏,她们除了拼命的去抱她去限制她,根本就不能对她动粗。
  凌陨和凌母一直在小声说话,没有注意到凌笑的反应。等到她们注意到时,凌笑已经从床上跳下去卡住了秦洛的喉咙。
  “笑笑,你干什么?”凌母急声叫道。“快放开秦洛。他是你的救命恩人啊-----”
  “凌笑。放手。”凌陨是军人,他的动作比较快,冲上前去想把凌笑给抱开。
  凌笑仿佛和秦洛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她感觉到背后有双大手在拉扯她,更加拼命用力的掐着秦洛的咽喉,死死地不肯放手。
  “凌笑。你快放手。你不能这样。”宁碎碎也跑过来掰凌笑的手指头。可是凌笑实在是太用力了,就是任你把手指头掰断也不肯松手。
  “我要杀死你-----我要杀死你-----”她一声又一声的喊道。
  不仅仅如此,她的身体全都靠了过来,准备用嘴咬秦洛的脑袋。
  幸好凌陨反应够快,一把抓住了她的头发。即便她使足了力气,在她的头发没有被拔掉之前也是没办法咬上的。
  “我要杀死你----是你害死了管绪----是你害死了管绪------”
  做为一个医生,秦洛能够理解凌笑此时做出这种疯狂举动的原因。
  但是,做为一个旁观者,做为宁碎碎和凌陨的朋友,他不允许这个女人继续这么愚蠢下去。
  他没有转身,而是一肘撞在她的肚子上。
  凌笑腹部吃痛,手上的力量被抽取,掐住秦洛脖子的手就猛地一松。
  秦洛趁机挣脱,快步转身,反手一巴掌抽在她的脸上。
  感觉这样还不解恨,于是抽了第二巴掌,第三巴掌-----
  啪-----
  啪-----
  啪------
  又急又脆,声声入耳。
  这个可怜的女孩子,她昏迷的那一天被秦洛抽耳光,她醒来的第一天又被秦洛抽耳光。
  秦洛就是她的命中克星!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