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7章、殉葬!

  第1297章、殉葬!
  别墅。书房。
  杰克逊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报道,他仍然保持着在海军陆战队时候养成的习惯,即便是一个人坐在自己家里的也腰背挺直,严肃认真的模样。[www.ZhuiXiaoShuo.COM]
  秦洛是最近媒体热炒的新闻人物,是华夏国的偶像名星,也是美国副总统邀请而来的客人------看到他和他的队友们被大批警察拘押着上了警车,记者们几乎要抓狂了,心里跟猫挠痒痒似的。
  这实在是太奇怪了,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呢?
  内幕重重!
  黑幕重重!
  咚咚------
  门口响起了敲门的声音。
  “请进。”杰克逊出声喊道。
  “先生。要喝咖啡吗?”富兰克林出现在门口,笑呵呵地说道。
  “好的。”杰克逊说道。“谢谢。”
  富兰克林端着一个托盘进屋,托盘上有一杯香味浓郁的咖啡,还有一杯清新淡雅的华夏龙井。
  “哦。今天也很想喝茶。”杰克逊说道。“很怀念那种味道。当时去华夏国的时候,他就请我们喝他亲手泡制的茶-----”
  “我知道你会有这样的想法。”富兰克林说道。他把那杯龙井茶放到杰克逊面前,自己捧着咖啡小口地抿着。看着电视上正在播放的新闻内容,笑道:“我们是不是太高估他了?”
  “是有这种感觉。”杰克逊点头。“我们准备好了要狮子去和老虎搏斗,没想到跑出来的却是一头小羊-----”
  “我们把他当成了高手。可他终究是个喜欢惹事生非的孩子-----即便能够想象的到他是个愚蠢的家伙,可是也没有想到他会愚蠢到这种地步。”富兰克林得意自满的说道。“据说他伤了一个警察局长,还打了FBI的探员-----我想,进了FBI,他们一定没有在外面过得那么舒服吧?”
  “我想不明白的是,他们为什么敢这么做?”杰克逊疑惑地说道。“难道他会以为美国的法律没办法制裁他们吗?”
  “无论他有什么理由,这已经成了事实。”富兰克林说道。“事实就是,他们要倒霉了。警察们不会放过他,FBI也不会放过他-----FBI都是些骄傲的家伙,他们不会让使他们丢脸的家伙好过的。”
  “但愿如此吧。”杰克逊说道。他转过脸看向富兰克林,问道:“玛瑞太太什么时候可以醒过来?”
  “你应该清楚现在还不是时候。”富兰克林说道。“如果玛瑞太太这个时候醒过来,即便把他抓了,他的目地也就达成了。”
  “是的。”杰克逊点头。“我只是不希望她有事。”
  “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正在这时,房间门口响起了敲门的声音。
  “请进。”杰克逊喊道。
  一个中年女人推门走了进来,对杰克逊说道:“先生,你的电话。”
  “谁打来的?”
  “办公室打来的。说是华夏国的卫生部副部长蔡公民先生想和你通话。”机要秘书说道。
  “嗯?”杰克逊一脸的疑惑。“转过来吧。”
  “是的。”女人说道。和电话那边说了几句话,蔡公民副部长的电话就转了过来。
  “杰克逊先生你好,我是蔡公民。”很快的,电话里就传来一个中年男人威严的声音。音质雄厚,底气十足。杰克逊在华夏国的时候和蔡公民副部长打过交道,一下子就听出来他的声音。也能够辨别他的这种独特的英文发音。
  蔡公民是华夏国中医药学院成立后的第一批大学生,那个时候的大学生都比较好学,像是一块干枯的海绵,拼命的汲取着水份。他们不仅仅学习自己的专业知识,还去学习小语种以及其它眼睛所能看到的知识。所以,在部级领导干部当中,蔡公民的英语水平算是很不错的。接待一些外宾时甚至都不需要翻译。
  “蔡部长,你好。”杰克逊微笑着和蔡公民打招呼。去华夏国的时候,有求于人,所以他的态度还算诚肯。现在一切尽在掌握,而且他猜测蔡公民肯定是已经听说了秦洛等人被抓的消息,打来电话是为了给秦洛他们求情。对方有求于已,他自然就可以拿捏一下态度了。
  任何事情都是交易。只要双方的条件都满意了,交易自然也就成功了。
  “副总统先生,听说秦洛和他的队友被FBI带走?”
  “是的。”杰克逊说道。“蔡部长,我有必要向你解释一下事情的经过。秦洛先生的治疗失败,不仅没有让玛瑞太太康复,反而使她的病情加重呕血不止-----按照惯例,FBI会找他回去做一些调查。可没想到的是,他不仅仅指使人打伤了FBI探员,还持刀刺穿了一个警察局长的手掌------蔡部长,现在的情况十分糟糕。”
  “确实很糟糕。”蔡公民说道。“不过我想杰克逊先生一定有办法保护他们。”
  “蔡部长,我很为难。”杰克逊拒绝道。秦洛落入这样的境况是他一手策划操作,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又怎么可能再去帮秦洛做什么事情呢?
  “一定会有办法的。”蔡公民说道。“杰克逊先生现在和母亲住在一起吗?”
  “是的。”杰克逊说道。
  “如果你有时间的话,麻烦你去玛瑞太太的房间里取一份资料。是一个黑色的小包,在玛瑞太太的床底下,应该很容易找到------”蔡公民说道。
  “你们做了什么?”杰克逊的心开始往下沉。果然,他们是有后手的。而且,来势还非常的凶猛。
  “都是秦洛安排的。具体的事情,他比我更加清楚。”蔡公民说道。“你先看看吧。我等你回话。”
  说完,蔡公民那边就结束了通话。
  “发生了什么事情?”富兰克林问道。他看到杰克逊的脸色瞬间阴沉下来,证明双方的谈话很不愉快。“他说了什么?”
  杰克逊没有回答,而是快步往楼下跑去。
  闯进玛瑞太太的房间,杰克逊很不顾形象地双腿跪在地板上,然后掀开床罩往里面看过去,果然看到一个黑色的小盒子放在那儿,很是显眼。
  看到当真有一个盒子,他心里的最后一点儿侥幸也消失了。心情越发沉重,还有一丝阴厉。
  “发生了什么事情?”富兰克林跟了过来,站在门口问道。
  杰克逊伸手取了那个盒子,然后再次往楼上的书房跑过去。
  富兰克林要跟过去,杰克逊却挡在了门口。
  “富兰克林,我想喝咖啡。能不能帮我煮一杯咖啡?”杰克逊看着助手的眼睛,说道。
  “好的。”富兰克林知道杰克逊不希望让自己了解更多的情况,虽然心里很不舒服,但是既然他们的关系已经暴露出来,裂痕已经出现,他也不再指望杰克逊对自己言听计从。
  关上书房的门,杰克逊急忙地打开盒子,发现里面是一张没有封面的光碟。
  他把光碟放进笔记本电脑,然后点击了影音设备的‘自动播放’功能。
  当画面上出现玛瑞太太的房间图像时,他最担心的事情已然发生------
  视频不长,不到十分钟。可是,这不到十分钟的视频却足够把他推向深渊,打入十八层地狱。
  “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该死的富兰克林------”
  他失魂落魄,却又无比凶狠地出拳锤在办公室桌子上。
  哐-------
  桌子上的茶杯砰砰作响,正如他此时烦躁不安的心情。
  “他们是想毁掉自己啊。”杰克逊痛苦地抓着自己的头发。“他们完全有这样的能力。”
  “只需要把这个视频发布出去,他就会成为全人类的罪人。”
  他看着左手边的报纸,上面有秦洛接受媒体采访时的照片。
  那个时候明明自己已经宣布了他治疗失败,为什么他还能笑得如此自然狂妄?
  “原来你早就知道了。”杰克逊盯着那张看起来像是在嘲笑他的笑脸,喃喃说道:“你想拉我们给中医殉葬。”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