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2章、我将臭名远扬!

  第1292章、我将臭名远扬!
  “怎么止血?”秦洛反问道。[WWW.ZhuiXiaoShuo.COM]
  “是的。怎么止血。”霍恩斯脸带尴尬之色。“秦,我接受了杰克逊先生的请求,可是我现在没有仪器,找不到玛瑞太太的出血口-----我想,是不是应该把她送到医院接受更全面的身体检查?”
  西医和中医不同的是,西医治疗需要借助大型的先进仪器,需要检测报告,需要药物-----而中医仅仅需要一根银针或者一双巧手就够了。
  “是的。”秦洛说道。“这是最稳妥的办法。但是,以玛瑞太太现在的状况,实在不能颠簸了。而且,这镇子附近应该没有一家医院可以给她做这种程度的检查吧?”
  “是的。”霍恩斯点头。“所以我需要你的帮助。秦,我知道你一定会有办法的。你告诉我,应该如何止血?”
  “我没办法告诉你。”秦洛说道。
  “哦。那真是太遗憾了。”霍恩斯很失望的说道。
  “不过我可以帮忙止血。”秦洛说道。
  “------”霍恩斯差点儿被秦洛的话给噎死。都这个时候了,他怎么还有心情开玩笑?难道他一点儿都不着急吗?他的同伴们可都要急坏了啊。
  “是的。”秦洛肯定的点头。秦洛瞥了眼杰克逊的家人,说道:“但是,要他们批准才行。”
  霍恩斯想了想,走过去和杰斯特说了几句话。杰斯特警惕的看了秦洛一眼,不愿意离开。
  霍恩斯的表情就变得严肃起来,很严厉地呵斥了几句。
  可能担心霍恩斯也甩手走人,杰斯特终于同意离开这间病房,并且带走了他的其它亲人。
  “你是怎么说的?”秦洛问道。
  “我告诉他们我要给玛瑞太太动手术了。不能被人打扰。”霍恩斯说道。“他们显然不是很愿意相信。我说,如果有他们在的话,我是不会动手治疗的-----他们这才同意出去。”
  “那我们开始吧。”秦洛说道。
  他从自己的怀里摸出一盒随身携带的银针,用酒精棉消毒后,立即一针扎向玛瑞太太的脖颈位置-----
  之所以让霍恩斯把杰斯特等人赶出去的原因就是,他知道他们是不允许他再次对玛瑞太太施针的。而银针又是最快速有效的止血办法。
  对秦洛来说,玛瑞太太还不能死。至少现在还不能死。
  ----------
  -----------
  哗!
  一石激起千重浪。
  “杰克逊先生,玛瑞太太现在的身体状况如何?会不会有生命危险?”
  “是的。”杰克逊回答道。“我邀请了林雷医生过来诊治-----幸运的是,霍恩斯医生恰好在此地,由他接受玛瑞太太的治疗工作。”
  “先生,我们可以进去拍张照片吗?我们想知道病人的身体状况------我想,不仅仅是我们在关心着玛瑞太太的身体安危,所有的美国公众都在关注着。他们也希望能够知道真相。”
  杰克逊想了想后,为难地说道:“玛瑞太太现在正在接受治疗,你们进去不太方便-----是否这样,你们选择一个代表进去,或者由我的助手富兰克林先生拿着你们的相机进去拍摄一张照片。”
  “我去。”
  “我吧我吧。总统进去,让我进去看望玛瑞太太吧。”
  “还是让女士进去吧。她们会更加细心一些-----”
  --------
  记者们都想获得那个进去拍照的机会。开玩笑,谁能够拍到这张照片,就是开价百万也会有报社愿意买的啊。
  最后,是由富兰克林进去拍了一张照片。并且声明这张照片的版权属于公众,所有媒体都可以刊登。
  “杰克逊先生,你对华夏中医的表现怎么看待?他们是骗子吗?”
  “我没办法回答这个问题。”杰克逊说道。“但是,我对他们不仅没有使玛瑞太太康复反而让她病情恶化的事情感到非常愤怒。我想,他们不再是我的朋友。”
  “你认为自己邀请华夏中医来看病是个错误?”
  “是的。”杰克逊无比痛心地说道。“或许,这是我这辈子最令人难堪的一个选择。我原本想要拯救玛瑞太太,却没想到这反而是害了她。”
  “啊。秦洛出来了。”有记者惊呼。
  那些关心秦洛状况的华夏国媒体立即就冲了上去,把秦洛给团团团住。
  “秦医生,杰克逊先生指责你治疗失误,致使玛瑞太太的病情越来越严重-----你有什么要说的吗?”一个华夏国女记者问道。
  秦洛笑了起来,说道:“这是恶意攻击。其实在昨天,玛瑞太太脑内的淤血就已经手术排除干净,这两天就应该苏醒过来-----我还在做着这样的准备,等到玛瑞太太醒过来时,我就召开新闻发布会向大家公布这一喜讯。可是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真是让人难以接受-----”
  什么?玛瑞太太已经康复?
  听到秦洛的话,那些记者都要疯狂了。不,是要抓狂了。
  到底谁说地是真实的啊?
  一个说医生无能,诊治失败,致命病人病情加重,现在生命垂危。另外一方说玛瑞太太脑袋内的淤血已经排除,即将苏醒-----到底是应该听患者家属的,还是应该听医生的?
  这中间又夹杂着什么样的隐情?
  他们知道,如果今天晚上不把这个问题搞清楚,他们是没办法睡觉的-----当然,就算想睡也不行。如果他们在这么重要的时刻睡着,他们的主编一定会把他们炒掉。
  “秦洛先生,既然你说玛瑞太太已经康复,为什么她现在呕血不止呢?现在的事实是,病人直到现在还没有苏醒------你怎么解释这一切?”这一次,是个金头发的美国记者提出问题。显然,他更愿意相信杰克逊所说的话。毕竟,他有着让他们信服的身份。而且,他们看到过照片,玛瑞太太确实在呕血,模样看起来非常的狼狈。
  任何一个有良心的人看到这张照片,他们都会同情杰克逊一家所受的遭遇,并且对秦洛和秦洛所代表的中医大加指责和攻击。
  这也是杰克逊同意让记者拍照的原因。他不会放弃这个大打悲情牌的机会。
  “这是个阴谋。”秦洛说道。
  “什么样的阴谋?”有记者问。
  “针对我的阴谋。针对中医的阴谋。”秦洛说道。“有人不希望玛瑞太太醒过来。有人希望看到我失败,看到中医神话破灭------为此,他们不惜出卖自己的亲人。如果玛瑞太太知道这一切的话,她一定会选择永远都不要醒来。因为这样的事实在是太残忍了。”
  “你说地是杰克逊先生吗?”
  “你有什么证据?”
  “如果没有证据的话,这样的指责可以看做是你对杰克逊先生的侮辱------假如你不熟悉美国法律的话,我们可以告诉你,你是要坐牢的。”
  “我会找到证据的。”秦洛说道。
  然后,他不再回应记者们或有礼或无礼的提问,在耶稣和大头的保护下大步回自己的别墅。
  他怕自己不走快一点儿的话,那些已经很生气的美国记者们会脱下皮鞋砸他的脑袋。
  一群人很是狼狈的回到自己居住的别墅,然后关闭大门不让那些记者进入。
  “秦洛,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顾百贤终于忍不住要指责秦洛了。“你为什么不能理智一些?发现问题,我们解决问题就够了。哪能由着性子赌气?”
  李子仁也附和着说道:“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能处理的这么草率?你知不知道,这次的后果有多严重?”
  两人都是中医国手,他们爱护秦洛这样年轻有为的中医,更爱护中医这个职业。
  他们是受益者,是传播者,也是传承者。
  他们不能眼睁睁地看到中医毁灭,更不愿意看到中医毁灭在他们看重的年轻人手里。
  这是犯罪!
  “我知道。”秦洛笑着点头。“明天他们就会把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报道出去-----或许今天晚上就会发布到网上。我将臭名远扬。中医也是。”
  “你还笑得出来?”顾百贤真是被秦洛气得不轻,恨不得拿手里的医药箱子砸他的脑袋。
  (PS:第三更。)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