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0章、就是他们的问题!

  第1290章、就是他们的问题!
  “怎么回事儿?”秦洛急声问道。[WWW.ZhuixiaoShuo.COM]
  “不知道。”小玲说道。“是杰克跑过来说的。他还等在楼下,请你赶紧过去看看-----”
  “走。”秦洛说着就往楼下跑去。
  林浣溪听到小玲的话,知道秦洛的病人出事,也赶紧回房间换掉睡衣跑出来。
  等到秦洛下楼的时候,顾百贤李子仁他们都已经等在客厅了。这两位老人在美国生活的不太习惯,晚上睡觉还有些认床,经常很晚才能睡着。既然睡不着,索性就坐在客厅里品茗谈医了-----能够有同行知己彻夜长谈,对他们来说也是一大乐事。
  看到秦洛下楼,顾百贤说道:“秦洛,赶紧去看看吧。可别出了什么乱子。”
  “好。这就去。”秦洛匆忙点头。也不和谁打招呼,抬脚就往外面走去。
  顾百贤等人等上,今天晚上负责值班守夜的耶稣和大头也手牵着手走出来-----他们俩负责对秦洛的保护和警戒。
  现在已经是深夜十一点多,还有十几分钟就要凌晨了。可是,院子外面还守着不少记者。他们看到秦洛大半夜的出门往玛瑞太太那儿急赶,立即像是闻到了血腥味的狼一般冲了过来。
  “秦医生,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玛瑞太太的病情出现恶化吗?”
  “为什么这么晚赶过来?玛瑞太太是不是有生命危险?”
  “秦医生,你在美国生活的还习惯吗?喜不喜欢吃这儿的牛排?”
  ---------
  秦洛一概不答,只是急步前走。
  耶稣和大头一左一右的簇拥着他,不让任何记者靠近。
  那些记者也很是莫名其妙,他们明明都冲上来了的,怎么总是和秦洛有几步距离而没办法靠近呢?
  到了杰斯特的别墅,那边也是戒备森严。不过,别墅的灯全亮着,预兆着有什么事情已经发生了。
  秦洛一行人进入别墅,然后快步走进玛瑞太太的房间。
  杰克逊和他的家人都在,看到秦洛过来,不少人面带厌恶和仇恨的表情。显然,他们都把眼前发生的事情推卸到秦洛的身上。
  毕竟,是秦洛每天喂她吃那黑色的难闻的草药,也是他用那些尖细的银针去扎玛瑞太太的脑袋------
  杰克逊和他的夫人坐在床头,正用毛巾擦拭玛瑞太太呕吐出来的鲜血。
  是的,这一次是鲜红色的血液,而不再是秦洛动用银针逼迫出来的淤血。
  看到秦洛过来,杰克逊立即从床头起来,对着他吼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是这样?你告诉我,为什么是这样?你不是说玛瑞太太要醒过来了吗?她为什么在呕血?”
  “先生,请你冷静一点儿。”小玲气愤地说道。她很不喜欢看到杰克逊对秦洛大呼小叫的。拜托,那可是她的偶像啊。
  “冷静?我要怎么冷静?我的母亲在吐血,你却让我冷静?”杰克逊暴跳如雷。“而且,你的职责就是把我说的话翻译给他听,不需要发表你自己的意见------”
  听了小玲的翻译后,秦洛表情戏谑地看着杰克逊,不怒反笑,说道:“为什么会这样,这要问你才行啊。”
  “你什么意思?”杰克逊怒声喝道。“人是你治的。药是你熬的,针也是你扎的-----这和我有什么关系?是你说我母亲这两天就会醒过来的。可是,她并没有醒过来。她在吐血,她生命垂危-----你到底对她做了什么?”
  秦洛并不想侮辱别人的母亲。可是,他真的很冤枉,他并没有对杰克逊的母亲做过什么-----他是个正直的男人。而且玛瑞太太的长相也很不符合他的审美观。
  “我没做什么。我只是尽了一个医生应尽的职责。”秦洛说道。
  “应尽的职责?”杰克逊大怒。“如果你尽了医生的职责,我的母亲会变成这样吗?在你给她治疗之前,她是如此的健康-----她的状态是那么的好。医生说即便她清醒不过来,也能够活到一百岁------你来了之后都做了什么?你把她变成这样,你是杀人凶手。”
  “我说,是不是先查查病人的病情?”顾百贤看到秦洛来了之后对病人的突发症状不闻不问,只是一个劲儿的站在那儿和人吵架,不由得出声提醒道。
  “是啊是啊。”李子仁也连忙劝解。他的心跳加速,额头满是汗水。如果玛瑞太太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他们这个团体的任务就彻底失败了。
  那样的话,他们就只能灰溜溜的回去了。
  而且,不仅仅是他们,所有在美国的中医同行,他们的处境将会是雪上加霜。
  如果秦洛没能治好玛瑞太太,大家还会认为这是玛瑞太太的病情太严重了,西医没治好,中医治不好也是理所当然的。
  可是,秦洛不仅仅没能治好玛瑞太太,反而把她给治死了------这个后果就非常严重了。
  不仅仅秦洛的名声受损,一代英才就此坠落。就连整个中医行业都要受此事影响,信誉度再次下滑。
  中医是传统医学,经脉五行说一直到现在也没办法用现代科学来证明。华夏国人还好一些,除了极少数没良心的败类,在西医入境之前,他们受过中医恩惠,对它还存有感恩和信任。而那些外国人可没有这样的经历,一旦‘华夏神医失手,玛瑞太太呕血而死’的新闻被炒出来以后,他们一定会大呼‘骗子’、‘巫医’、‘神棍’,并且会驱逐所有的中医从业者-----
  如果当真走到那一步,中医还有没有出头之日?
  秦洛身败名裂,还有谁能够力挽狂澜?
  “不用查了。”秦洛态度无比强硬的说道:“我已经治疗好玛瑞太太。她为什么变成这样------和我没有关系。”
  “秦洛,你再考虑考虑。”顾百贤担心秦洛是义气用事。没有让小玲把秦洛的这番话给当场翻译出去,不然的话,杰克逊非要和他们拼命不可?
  他抓着秦洛的衣袖,苦口婆心地劝道:“秦洛,你要冷静一些。不要冲动。也不能冲动啊。我知道你心里委屈,我也委屈啊-----要不,我来给老太太做检查,不用你出手?”
  “顾老,你检查不出来什么结果的。”秦洛一脸不忿地说道。“我当时确实是把玛瑞太太脑内的淤血给驱散出来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她这个时候就应该已经醒过来了------我当时还特别叮嘱过他们,要好好照料好好照料。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全都是他们的问题。我怀疑是他们动的手脚。”
  “我的妈啊。”顾百贤都快急哭了。幸好那些老外听不懂华夏语,不然的话,他们肯定要拼命,一定会拼命。“秦洛啊,这话可不能随便说啊。要出问题的-----咱们是华夏国的医生,是代表着华夏国的形象啊。”
  “我知道。”秦洛说道。他对小玲说道:“你告诉他们,就说这事儿和我没有关系。我管不了了。”
  小玲一脸为难。
  她是卫生部的医生,知道这件事情如果处理不好的话,可能就是两国之间的政治事件了。
  “秦医生,要不-----你再考虑考虑?”
  “不用考虑了。就这么说。”秦洛霸道的说道。
  “别说。别说。”顾百贤挡在小玲的前面。“这事儿听我的。我来诊。我来诊。”
  他跑到玛瑞太太的病床前,望、闻、切三诊过后,表情变得越发沉重。
  “奇怪。”顾百贤说道。“从脉相来看,她的身体并无大碍。也没有什么异常-----怎么就会呕血不止呢?难道是脏腑破裂?可如果是这样的话,脉相上也应该会有征兆才对啊。”
  秦洛撇了撇嘴,说道:“所以说嘛。就是他们的问题。他们一定在这玛瑞太太的身体上面动了手脚-----他们害怕我把玛瑞太太治好。”
  不仅仅秦洛这边有英文翻译,杰克逊那边也有华夏语翻译。
  听了翻译的话后,杰克逊差点儿也像他的母亲一样呕血不止。
  他大声吼道:“富兰克林-----富兰克林------召开新闻发布会。立即。马上。”
  (PS:更正一个错误。小安特万已经被耶稣所杀,现在出场的是老安特万----我知道错了。已把自己左脸抽肿,右脸交给你们了。)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