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3章、走火入魔!

  第1283章、走火入魔!
  玛瑞太太和钱宏量的患病情况不同。钱宏量属于急性脑溢血,虽然危险性更高,随时都有可能猝死。但是治疗起来却容易许多。
  而玛瑞太太的脑溢血是老病根,患病多年,在病床上躺着都有十年以上的年头。这就属于顽疾,治疗难度比钱宏量的要难上数倍甚至十几倍几十倍------或者说,根本就没有治愈成功的可能。[WWW.ZhuixiaoShuo.COM]
  这也是杰克逊遍寻名应医全都以失败告终,最终想到秦洛这个‘冤大头’的原因-----他以为别人都治疗不好,秦洛也不可能治疗好。
  上次秦洛在美国治疗他们代表团的副团长,并且在电视台上做直播------不知道是那个蠢货答应他的这个条件的。不得不说,他的这种做法确实很有带动作用,让美国人大呼神奇的同时,也开始对中医生产了兴趣和信任感。
  这一次,如果秦洛治疗失败,那么,是不是也证明了上次的直播其实就是一场闹剧-----是秦洛和他的队友合伙欺骗美国观众的一场闹剧。那样的话,华夏中医还有可能在美国抬头吗?
  “想要美国给华夏针灸合法的地位?这不现实。”
  美国人把秦洛推到了绝路,秦洛也把自己推上了绝路。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发了要中,不中-----不中也得说自己中了。
  事关声誉,也关荣誉。只许胜,不许败。
  这也是蔡公民说秦洛是‘国家英雄’的原因,因为他做了许多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为了保证这次的成功,秦洛终于在自己的手术上请了‘外援’。
  他对顾百贤了解颇深,知道他精深擅长什么领域。这次出访美国特意把顾百贤给请来与已同行,也是为了寻求他的帮助。
  李子仁倒是第一次合作,但是秦洛对他的名字也不陌生。而且时常看到他在各种医疗期刊杂志上发表文章,非常地有见地。他属于理论型和实践型相结合的医生。
  初次见面时,李子仁对秦洛的态度非常不好,甚至还时常的说些小话来激他气他。秦洛也浑不在意。对待真正有才华的人,秦洛的包容心也就格外的宽广一些。
  这一次,秦洛把他们俩人全部用上。并且亲自制定出‘治疗计划’,等到时机成熟,玛瑞太太的身体状况能够承受的住这场手术,就立即动手执行。
  原本还以为需要几天时间呢,因为秦洛需要有一个有份量的见证者。巧妙的是,霍恩斯这个想偷师的小老头及时的出现,对秦洛来说简直是雪中送炭。
  李子仁手里的‘点水针’抽抽拔拔,快速敏捷。像是蝴蝶采花,像是蜻蜓点水,看起来赏心悦目。
  顾百贤的动作就比较粗暴,他的两只大手在老太太的骨头上揉捏,所碰之处立即就红紫一片,就像是被人用鞭子抽过一般。玛瑞太太的身体还时不时的颤动,也是因为他的动作过于激烈,疼痛难忍所至。
  这样的‘诊骨’是非常耗费体力和精力的,顾百贤的额头也是大汗淋淋。
  秦洛仍然不动。
  他在等待。
  等待着出手的机会。
  等到老太太身体的血气上涌,中部元气得到巩固,他就可以在脑部施针------
  脑部,人体最神奇也最难以解析的部位。稍有不慎就有可能引发大祸。
  也幸好秦洛有《太乙神针》,有气机的牵引而不致有错。不然的话,他是万万不敢接受这次邀请的。
  “呼------”李子仁深深地出口气,然后一把把那根银针从足底拔了出来。
  他的银针刚刚拔出,顾百贤就一拳捶在老头头的肋骨上。
  咔啪-----
  一声脆响后,老太太的身体剧烈的抽搐着。
  秦洛动了。
  动作极缓,也极慢。
  他手持银针,小心翼翼的扎向老太太的头顶。
  然后,又从针盒里取出第二根银针、第三根------
  当他把第三十九根银针扎在老太太的脑袋上,使她看起来就像是一只模样怪异的刺猬。
  在中医界,用一整盒银针针灸,这属于大手术,困难程度堪比厨师做一桌满汉全席。因此得名。
  然后,他手持最后一根银针,又疾又快的扎了下去。
  这一次,他没有轻易的把银针给松开。而是握着它闭上了眼睛。
  一秒、两秒、三秒------
  心无旁骛,入神之境自然出现。
  那神奇的画面又一次呈现在秦洛的‘眼’前,他自然而然的伸出气机去接触它们。
  大片大片的红。
  火红火红的颜色,就像是烧过的云。
  这就是玛瑞太太大脑所呈现的状态,一种‘伪彩超图片’。
  这是假的,或许是秦洛的一种感觉。
  但是,秦洛知道,这些红云就是脑域充血所至。
  正常的脑域应该是白色的缥缈状态,就像是洁白的天空。天空中点缀着一些小物件,那就是你所在乎或者说在你心中占有很重要地位的人或者事。
  对玛瑞太太所说,她的脑域已经被血给染红了。或者说是被血给映红了。
  “怎么排除这些淤血?”
  秦洛还真是有点儿犯难。
  因为他牵引着气机接触那些红云,立即就失去了气机的踪影。就像是一团乱麻,你却找不到线头在哪儿。找不到线头,又如何把这些乱麻给分开理顺?
  秦洛不甘心的再次生成一股气机过去,从另外一个方向去和那些红云接触-----和前次的结果一样。那些气机一进入红色的海洋,再次消失不见。
  两次试探,两次失败,秦洛却找不到失败的原因。
  这样一来,就不由得有点儿着急了。
  心情一急躁,入神之境就消失。
  入神之境消失,再用《太乙神针》的气机去试探就非常危险了。
  没有‘导航’,你不认识路怎么开车?
  秦洛立即拔针,眼睛也随之睁开。
  “怎么样?”顾百贤一直在盯着秦洛的表情,一看到他睁开眼睛,心里不由得‘咯噔’一声,心脏猛地下沉。
  他见过不少次秦洛施针的情景,还没有看到他这么快就从‘入神之境’中出来的。除非他已经解决了问题------可是,这么短的时间,他怎么可能做的到?
  如果不是解决了问题,那就证明问题非常棘手。这是顾百贤最不愿意面对的。
  “有没有希望?”李子仁也表情严肃的问道。虽然之前他对秦洛年纪轻轻就获得如此大的名声很是妒忌不满,但是秦洛用他的尊敬和能力让他解除了心结。现在的他们是一个团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如果秦洛失败,他们这些随员的面子也不好看。所以,他是非常希望秦洛能够成功的。
  “没事。”秦洛笑了笑,安慰着这些担心着他的亲友。
  他把手里的那根银针再次消毒,快速出针,然后又像之前那样闭上了眼睛。
  “失败了怎么办?”
  “找不到源头怎么办?”
  “杰克逊一定不会就此罢休-----美国媒体一定会大肆炒作-------”
  ---------
  思绪万千,心如乱麻。
  无论秦洛多么努力,他都没办法找到‘入神之境’。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秦洛着急了。
  越是着急,越是找不到那种感觉。
  于是,火上浇油,气血翻滚,邪气上侵,他身体的温度开始升高,额头开始出现汗珠----
  秦洛慌了。
  这是他从来没有遇到过的事情。
  难道,这是走火入魔的先兆?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