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0章、谁迎接掌声,谁英雄末路唱悲歌?

  第1280章、谁迎接掌声,谁英雄末路唱悲歌?
  你也是可以净化的,也就是说,你也是可以被杀掉的。[搜索最新更新尽在www.zhuiXiaoShuo.com]
  在皇帝的眼里,秦洛也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小人物,他的对手应该是傅风雪,应该是龙王。所以,他说话才如此的霸道如此的硬气如此的不留情面。
  即便秦洛医术无双,但是论起打架杀人的本事,他是拍马也赶不上皇帝。秀才遇上兵,只能用嘴才能讨回一点儿便宜。这听起来有点儿寒酸,却是一个无奈心醉的事实。
  龙王和傅风雪联手才能对抗的皇帝,如何能够和他对轰?
  有位前辈教育我们,打架这种事情,打赢了则打,打不赢就跑-----问题是,秦洛现在想跑都没办法跑。还真是左右为难纠结至死啊。
  “你呢?”秦洛笑着问道。“你如何净化自己?”
  “我是干净的。”皇帝说道。
  “你排尿吗?”秦洛问道。
  “这是自然。”
  “你出贡吗?”
  “出贡?”
  “就是拉屎。”
  “你想说什么?”
  “你抠不抠鼻屎?”
  “----------”
  “你有没有脚臭?你会不会出汗?你吃的食物里面有没有农药的毒素,你现在呼吸的空气里面有没有细菌------你干净吗?你也不干净。”秦洛反击着说道。“你以为你时不时的换一身衣服,手里拿着条小手绢捂着鼻子和嘴巴就干净了?我们那儿的小姐也就是你这幅打扮。”
  皇帝那好看的眉毛拧了起来,盯着秦洛说道:“你是想激怒我吗?”
  “你是在逃避还是不敢面对?”秦洛冷笑。“其实,杀人不需要理由。对于你这样的人来说,更不需要理由。”
  “你说的不错。”皇帝受教的点头。“杀人不需要理由。”
  说话的时候,他们面前的饭桌突然间腾空而起,就像是下面有什么东西把它喷射上去了似的。那么迅疾、那么突兀,没有任何征兆。
  更神奇的是,桌子从地上跳起来时,那上面的盘子碟子还有刀叉竟然纹丝不动,还和在地面时一样的稳定安静,不见有任何异响。
  皇帝的椅子在移动,飞一般的移动,只是在空中一跃,便跳到了秦洛的面前。
  然后,他伸出了那只白净的手。那只手袭向秦洛的脖颈。
  行云流水。自然洒脱。
  桌子的飞来、椅子的转移、他自然而然的伸出手------这一切都是那么快,几乎是在一瞬间完成。又是那么美,动感的美、流动的美,以及-----暴力的美。
  王者皇帝,这个世界上最优秀的男人。即便杀人的时候,也让人觉得赏心悦目,无可挑剔。
  难怪皇帝麾下能够聚集那么多优秀的人才,确实有其独特的个人魅力。
  可是,秦洛却无心欣赏这一切。
  因为他非常清楚,如果被他抓住,自己便要落下一个被人掐断肚子的悲惨命运。
  可是,他太快了。
  快的让人无力反感也不知道如何躲闪,快的让人绝望。
  傅风雪动了。
  他坐在椅子上的身体一脚踢出,击向飞来的皇帝胸口。
  轻飘飘的,不挟带呼呼的风声,更没有什么撕裂空气的劲气。
  可是,所有人都不敢小觑这一脚。
  因为,这一脚是傅风雪踢出去的。
  他和秦洛并排而坐,如果皇帝执意要伤秦洛的话,他的那一脚也必然重伤皇帝。
  如果皇帝后退的话,那么,他的这一脚也同样要落空。
  现在,选择权在皇帝的手上。
  皇帝没有后退。
  如果后退的话,他还怎么会被人称为皇帝?
  他的身体从椅子上跃起,那坐在屁股上的厚重木椅就跟有了生命似的,从他的跨下穿了过去。
  呼-----呼-------
  木椅发出呼啸的声音,狠狠地撞向傅风雪踢出来的那一脚。
  咔嚓-----
  傅风雪猛地甩腿,那重达百斤的大红木椅被他一脚给踢的粉碎。
  在这间隙,皇帝的身体继续前飘,他的手抓住了秦洛的-----
  嗯?
  他的手空了。在他确定自己已经抓住了秦洛的脖子时,他的手竟然落空了。
  “这怎么可能?”皇帝几乎没办法相信眼前发生的事实。竟然有人能够从自己的手上逃脱?竟然是他?
  直到这时,他的身体才轻飘飘的落在地上。
  他一伸手,那张从高空落下的桌子又到了他的手上。就跟和他配合默契,一起玩了个小游戏似的。
  在这眨眼的时间里,他掀起了桌子这个障碍、踢出去椅子攻击傅风雪、并且伸手去掐秦洛的脖子-----他的速度惊人,而且有着恐怖的滞空能力。
  在傅风雪临时一脚踢过去的时候,他竟然在空中借力让身体再次攀升,然后把屁股后面的椅子丢出去反击,这需要多么恐怖的实力才能达到啊?
  高手过招,一念决定胜败。
  而且不仅仅是大开大阖力道万钧打得天昏地暗轰得烂石纷飞才是厉害,这种杀人于无声的小招式才真正的让人畏惧惊恐。
  “你很不错。”皇帝看着秦洛说道。“难怪能够击败鬼影,杀死怪兽。”
  以皇帝的身份地位,他如此称赞一个人,这是对他无上的褒奖。传出去那可是会光宗耀祖的。
  可是,秦洛听了心里却很不是滋味。
  更何况他此时还跌坐在地上,姿势实在算不得优雅----
  只有真正经历过的人才知道皇帝的可怕。现在,秦洛算是深切地体会了。
  这个外表斯文样貌英俊的男人,他的体内隐藏着一头野兽。这头野兽翻译出来的力量能够毁灭一切。
  在他伸手掐来的那一刻,他感觉到了压抑到能让人窒息的恐惧。
  他想动。身体动不了。
  大脑也是一片空白,甚至都没办法做出思考-----
  好在傅风雪踢出去一脚,踢碎了那张椅子,也踢醒了他。
  他的屁股一滑,人就掉在了椅子下面。
  傅风雪也是内心震动。
  他一脚踢出,认为即便伤不了皇帝,也可以化解他的这次进攻-----可惜,他的想法破灭了。
  他不仅做出反击,而且仍然做到了自己想做的事情。幸好秦洛那小子跑得够快,不然的话,惨剧已经发生。
  他又变强了。比以前的皇帝更强。
  难道说,必须要和千丈联手才能挡得下他?
  “自不量力。”火神讥笑着说道。他没有动。他知道,皇帝和人战斗的时候是不需要别人参与的。无论对方是一个人,还是一群人。
  至少,皇帝一人独战他们八大战将时不曾落败。而且在遭遇围攻的时候还有空隙擦掉皮鞋上的一点泥渍。
  那个把泥渍甩到他脚上的金童被他揍得很惨,在床上躺了一个星期才能够站起来。
  不过,火神的心里还是有些吃惊的。
  东方战神就算了,他知道那是个有资格和皇帝对战的老怪物。
  让他吃惊的是秦洛。这个无论说话走路都没有任何高手风范,甚至连一点儿基本的高手应该具备的素质都不存在的家伙,他是怎么躲过皇帝的‘锁喉’的?
  如果刚才是自己处在秦洛的位置,自己能够做得比他更好吗?
  火神摇了摇头。
  但是,很快的,他就替秦洛找到了各种理由:在皇帝攻过去的时候,傅风雪挡驾帮他争取了一点儿时间,而且他又过于害怕,然后就从椅子上滑到地下----
  他才不愿意相信秦洛能够避开皇帝的攻击呢。这简直是全天下最可笑的笑话了。
  皇帝的视线放在了傅风雪身上,脸带笑意地说道:“我们现在开始吧?我简直有点儿饥渴难耐了。”
  这是挑战!
  欧洲王者向东方战神挑战!
  皇帝VS傅风雪。谁迎接掌声,谁英雄末路唱悲歌?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