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4章、我不应该往你脸上泼果汁!

  第1274章、我不应该往你脸上泼果汁!
  爱之者欲其永生,恨之者欲其万死。[WWW.ZhuiXiaoShuo.COM]
  ‘会长门’事件曝光出来时,林子在后面推波助澜捅了林浣溪一刀,这让秦洛恨不得把这个变态女人给拿刀割死拿枪射死拿毒药毒死------反正就是希望她早早去死。
  这次赴美,林浣溪一方面是想陪伴在秦洛身边,另外也有想要找到她的母亲弄清楚事实真相的原因。
  无缘无故的,自己的母亲怎么会向亲生女儿下此毒手呢?
  秦洛理解林浣溪的想法,也想帮助她解开心结。即便知道异域危险重重,还是答应她同往。为了保护她,甚至还和军师设计了一出‘苦肉计’,把龙王请回龙息,把傅风雪借用了出来-----
  果然,林浣溪见到了林子,也揭开了这事件的黑幕。
  她找到了真相,可是这真相却如此残忍------比林子确实是实心实意的想要毒害女儿更加的残忍。比他们所猜测认定的那样更加让人难以接受。
  秦洛怎么样去说服林浣溪,要用怎么样的语气怎么样的神态怎么样的话语告诉她-----其实,你恨了那么久的母亲,她一直在身后看着你,爱着你,保护着你。
  他要怎么样说出来?
  秦洛真的为难了。他不是一个口拙的人,在面对无数媒体的时候能够主导全场,时刻调动他们的情绪-----现在,他却不知道要如何调动林浣溪一个人的情绪。
  秦洛郁闷的拍着自己的脑袋,痛苦的问道:“怎么说?”
  没有人回答,这样的事情没有人愿意帮忙,也没有人能够帮忙。
  一楼到三楼共有69级台阶,全部走完大概需要两分钟。可是,秦洛足足走了十分钟还在二楼徘徊------
  终于,秦洛鼓足了勇气。
  他揉揉自己的脸颊,让他看起来更加温和一些,表情不要那么僵硬难看,然后走到他们的房间门口,脸带笑意的推开了房间门。
  林浣溪正在吃苹果,手里捧着一份报纸漫不经心地看着。
  看到秦洛走进来,她放下报纸,问道:“出什么事了?”
  “没事。”秦洛笑着说道。
  林浣溪认真的地盯着他,没有说话。
  “怎么这样看着我?”秦洛有种坐立不安的感觉了。难道她看出来什么了?
  “你很紧张。”林浣溪说道。
  “---------”
  “笑得也很勉强。”林浣溪看着秦洛的表情,说道:“如果没事的话,没理由回来一直站在那儿傻笑-----”
  “--------”
  秦洛知道隐瞒不了了,他坐到林浣溪身边,伸手把她搂在怀里,笑着说道:“刚才下楼的时候,听到他们在聊天-----耶稣吹嘘说他们闯进魔窟,杀人过百。而且这些人都是全世界最顶尖的研究员。打碎的仪器更是以几十亿美元计,还毁掉了无数的研究成果------他们带着你离开的时候,基地发生爆炸。整个地面都塌陷进去了。你说,如果不是你在前面带路的话,我们这次美国之旅怎么会取得这么大的成果?要是让这个组织继续存在,谁知道他们又会做出多么疯狂恐怖的事情------”
  林浣溪吃苹果的动作停顿,表情凝重的看着秦洛。
  秦洛假装没有注意到她的异样,继续说道:“所以说,你是这次事件最大的功臣。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老虎不发威,当我是病猫------你一旦发威,带来的破坏力简直骇人听闻。估计这个组织的幕后领导者现在正在抱头痛哭吧?”
  “她是不是死了?”林浣溪问道。
  “------啊?”秦洛抬起头看着林浣溪。
  “她死了。对吗?”林浣溪问道。“你故意说起这次行动取得的成果,故意说起我们获得多大的功绩,其实是想告诉我她死了,让我不要难过-----是吗?”
  “---------”秦洛想,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省事,你转来转去的,她一眼就能够看清楚本质。
  可是,这样一来,情况可就不受自己控制了啊。
  看到秦洛的沉默,林浣溪就明白了事实的真相是什么样子。
  “她在哪儿?”林浣溪问道。
  “楼下。”秦洛说道。
  林浣溪掀开被子就要下楼,却被秦洛一把抱住。
  “你不用下去。我去把她请上来。”
  林浣溪拼命的挣扎,可是秦洛死死地抱住,就是不让她动弹。
  林浣溪张嘴猛地咬在秦洛的肩膀上,用力,再用力,直至咬出血来-----
  可是,秦洛仍然像是个铁人一般,紧紧地抱着她,就是不肯松开。不同意她下楼。
  林浣溪终于不再挣扎,也不再动弹。她趴在秦洛的怀里,无声的流着眼泪。
  秦洛的心里即是悲哀,又是怜惜。命运对这个女孩子实在是太不公平太不公平了-----
  他想说些什么安慰的话,但是他清楚林浣溪此时需要的不是这些。
  他能做的就是紧紧地抱着她,给她温暖和力量。
  良久。良久。
  林浣溪从秦洛的怀里爬起来,站起身体抹掉眼角的泪渍,说道:“她的样子是不是很难看?”
  秦洛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她的样子是很难看。可是,她在秦洛的心里一点儿也不难看。
  任何一个母亲能够做到这些,她都不会难看。
  她不是一个尽职的母亲,但是,她是一个伟大的母亲。
  她所求的就是这些吧。她做到了。
  而且,秦洛虽然仅仅瞟了一眼,但是他看到了她眼角的笑意。
  死亡时刻仍然保持微笑,她一定在为自己感到骄傲自豪。
  “你下去吧。带她上来。”林浣溪说道。
  “好。”秦洛答应道。
  林浣溪当着秦洛的面脱掉了身上的睡袍,光着脚走进了沐浴间。
  秦洛担忧的看了一眼她的身影,直到洗手间里面传来哗啦啦的水声后,秦洛才关上门走了出去。
  秦洛再次上楼的时候,林浣溪已经洗澡完毕。
  她洗了个澡,洗了头发,换了身黑色的职业制服。就连里面的衬衣也换上了她很少穿的黑色。
  她坐在镜子前画眉涂彩,淡淡的眉,浅浅的彩,精致而不媚俗。
  她打开鞋柜,把脚上的拖鞋换掉,穿上了她来时穿过来的黑色皮鞋。
  等到忙完这一切,她才看着门口的秦洛,问道:“来了吗?”
  “来了。”秦洛说道。他把手里的一个小盒子递给林浣溪。
  林浣溪接过,对秦洛说道:“我想陪她一会儿。”
  “我是她女婿,要不我也------好吧。我就在门口。你有什么事喊我一声就行。”秦洛看到林浣溪的表情不对,赶紧改口。
  林浣溪打开古红色的小木盒,里面是一小撮头发。
  头发发黄,还沾着血污,看起来很长时间没有洗过一般。
  她一点儿也不为盒子里面的东西惊讶,把那小盒子放在自己的桌子对面,就像是母女相对而坐一般。
  “七年前,我来美国读书。我以为美国很小,我们说不定就会在某条街道某家华夏餐馆就能够遇到-----所以,刚来美国的时候,我很喜欢逛街,我尝试过纽约每一家华夏餐馆的饭菜----可我没有碰到你。”
  “后来,有人给我你在实验室的电话号码,我鼓足勇气打过去,电话无人接听------从此以后,我就再也不敢拨这个号码了。因为我怕还是无人接听,或者接听的人告诉我,实验室里没有这个人。我把号码藏在我的钱包里,藏着希望。”
  “网络上出现那些照片,我知道是你,又不愿意相信是你-----所以我再次来到美国,我想找到你,想和你好好谈谈。问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无论答案是肯定的还是否定的,至少,我见过你一面。”
  “接到你电话的那天晚上,我整晚没有睡着-----我在想我们见面应该怎么称呼,怎么打招呼,要不要拥抱,我应该穿什么样的衣服-----我从来没有这么紧张过。”
  林浣溪抚摸着那撮头发,眼泪再次夺眶而出,她声音嘶哑的喊道:“妈。对不起,我-----我不应该往你脸上泼果汁。”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