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0章、你不是一个人!

  第1270章、你不是一个人!
  “只要两千万,两千万我就同意和你断绝父女关系------”[搜索最新更新尽在www.zhuiXiaoShuo.com]
  “道别。现在的你和以前的你道别-------”
  “只要两千万,两千万我就同意和你断绝父女关系------”
  “道别。现在的你和以前的你道别-------”
  林赫威贪婪的脸,林子麻木冷漠的脸不断的浮现消失,消失又出现,就像是电影的快镜头切换一般。那两句台词一次次的在耳朵边响起,越说越快,越说越快,最后成了刺耳的杂音-----
  那声音越来越响亮,刺穿她的耳膜,她的脑神经,从头顶的天灵盖钻出来-----那声音却变成了一条条小虫。一条条黑色的、全身软绵绵的没有骨头的尖头利齿小虫。
  它们摇头晃脑,它们左顾右盼。
  它们的脑袋变得虚幻,然后化作林赫威和林子的脸-----
  ---------
  林浣溪猛地睁开眼睛,一脸惊恐的看着眼前的世界。
  阳光明媚,时间仿佛停止。
  还有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正一眨不眨的看着她。
  “醒了。”那双和阳光一样温暖的眼睛看着她,一脸温和的笑意。
  “嗯。”林浣溪应道。她还活着,这真好。
  在梦里,她拼命的扭动却没办法挣脱。现在才知道原因,原来他一直握着她的手。
  “饿不饿?”
  林浣溪摇头。
  “渴不渴?”
  林浣溪点头。
  那双眼睛就笑得更加开心了,消失了一会儿后,又很快的跑了过来。他端来一杯凉好的白开水,用汤勺小口的喂着林浣溪。
  林浣溪张嘴,任由那温热的液体从喉咙穿过,滋润着她的心肺,她的五脏六腑,以及她的整个身体。
  她喜欢这种感觉。
  有明亮的天空、有暧暧的阳光、有舒适的大床,还有她喜欢的男人。
  难怪她做出了必死的决定,还那么的依依不舍-------
  一杯水喂完,秦洛问道:“还喝不喝?”
  林浣溪摇头。
  “那再睡一会儿吧。”秦洛说道。
  “我睡多久了?”
  “一天一夜。”秦洛说道。看了看表,说道:“快五十个小时了。”
  “这么久了。”林浣溪说道。“我还以为我永远都醒不过来呢。”
  “怎么会。”秦洛握紧林浣溪的手,安慰着说道。
  “是你救了我?”林浣溪问道。
  “不是。”秦洛摇头。
  “不是?”林浣溪眼里很疑惑。
  “你根本就没有中毒。”秦洛说道。
  “没有中毒?”林浣溪说道。她回想着当时的情景,林子把那针筒里面的液体注入自己的身体,然后自己就没办法呼吸,她是那么的难受,那么的痛苦,然后很快的就失去了知觉------
  “是的。你没有中毒。”秦洛说道。“你被送回来的时候,真把我吓坏了。但是还有心跳和呼吸-----就是微弱一些。听耶稣说,他们带你出来的时候,连呼吸和心跳都没有了。就像是真的死了一样。”
  林浣溪‘嚯’地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说道:“可我明明被她注射了毒液。”
  秦洛的表情也变得凝重,说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们趁我不在制定了这次计划,连我都蒙在鼓里。那老头什么都不说,耶稣知道的也有限-----”
  “我接到了她的电话。”林浣溪说道。
  “那天晚上?”秦洛问道。那天他回房间时,看到林浣溪坐倒在地上。虽然当时觉得她的情绪有点儿不对劲儿,可也没有往这方面上想。那个时候,他还在考虑着要如何治疗玛瑞太太的疾病。晚上林浣溪的手脚冰凉,他还以为是她洗澡感冒了,抱着她的身体帮她暧了一晚上也没有好,他还提议要给林浣溪扎针,只不过林浣溪拒绝了,说要好好休息一下。
  “是的。”林浣溪点头。
  “然后你就去找耶稣?”
  “我找的是傅老。”林浣溪说道。
  “--------”秦洛相当的无语。心想这个女人还真是大手笔,直接就去找能够做主的人了。
  “我把事情给傅老讲了,傅老同意在幕后保护我。”林浣溪说道。“我一直猜测她和那个组织有关系,所以,我想去见一见她。而且,她说的那句话让我起了疑心-----”
  “什么话?”
  “她让我最好一个人来。”林浣溪说道。“如果她没有问题的话,为什么要特别叮嘱这句话?为什么她不敢见到其它的人?”
  “那你为什么还会被他们带走?”
  “离在明处保护我。”林浣溪说道。“她对我动手时,离及时出现阻挡。不过,有人把离拦截下来。我没办法挣脱,被他们打晕了-----”
  秦洛气得咬牙切齿,说道:“那个时候老头和耶稣就在身后都没出来救你?”
  “我没有让他们出来。”林浣溪为他们解释:“我和他们约定,如果我大喊救命,他们就不要出来。如果我一声不吭,那就证明我确实有危险了。我觉得他们想带我去一个地方,或许是为了威胁你------至少,在和你谈判之前,我是安全的。”
  “等我醒来的时候,就已经在一个空旷的房间里。有她,还有一个金发女人,那个女人你应该认识-----他们要改造我。”
  “改造?”
  “他们是这么说的。”林浣溪点头。“他们说我是最合适的人选。对了,她们还提到了管绪------”
  “管绪?”秦洛的脑袋快速的转动着,去消化和分析林浣溪所说的这些情况。这么说来,管绪和林子都属于同一个组织的人。管绪回国后的所作所为早已可以断定是为了毁灭中医,而这个组织三番五次的去袭击自己,显然也是和中医有关系。
  而且,根据傅风雪和耶稣闯进魔窟后的所作所为,那是一个势力非常庞大的组织,也是一个极其先进的科研机构。这些人是什么身份,已经不言而喻了。
  他们的目的是灭绝中医。而灭绝中医,就先要杀死自己。
  因为,自己毫无疑问是现在中医最大的推动者和代言人。自己死了,什么时候才会有第二个秦洛呢?
  “真是荣幸啊。”秦洛暗地在心里想道。
  “是的。她们提到管绪。”林浣溪说道。“管绪也是他们的人。”
  “这些事我能够串起来。”秦洛说道。“可是,明明你说她往你身上注射了毒液,为什么一点事都没有呢?”
  秦洛的眉头拧了起来,说道:“难道她们用错了药?------这个显然是不可能的。那么-----她是故意用的假药?为了蒙蔽她的同伴?”
  “她为什么要故意用错药?”林浣溪问道。
  问题脱口而出,然后她的表情便陷入了震惊和不可思议当中------
  “很有可能。”秦洛认真的点头。他知道她在想些什么。“不然,我们根本没办法解释发生的这些事情。”
  “可是------”
  “或许,她有自己的苦衷也不一定。”秦洛握紧林浣溪的手,说道:“她打电话给你的时候,为什么特别叮嘱一句让你一个人来呢?是不是她在向你示警呢?而你从她的这句话中听出了危险的意味,所以你找了老头子和耶稣去帮你------她知道你不会一个人过去。她带着你们去了魔窟。也是她往你身上注射毒液------”
  林浣溪的脸上不仅没有喜悦,反而越来越苍白。
  “她危险了。”林浣溪说道。
  “是的。”秦洛点头。“不过,你也不要太担心。如果事情正如我们所预料的那样的话,她应该早就想好了退路------不会有事的。”
  “我不能醒过来。”林浣溪说道。
  “我明白。”秦洛点头。“这件事只有我知道。其它人都不会知道你已经醒了。”
  秦洛理解林浣溪的想法。
  如果林子当真是站在林浣溪这边的话,那么,她用假药来蒙蔽同伴的这件事情就不能被曝光。如果让他们知道林浣溪还活着的话,林子的处境就危险了。
  所以,林浣溪为了保护林子,要暂时向外界隐瞒她已经苏醒过来的消息。
  秦洛把林浣溪搂在怀里,笑着说道:“这是一件好事。对吧?你不是一个人。”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