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7章、砍柴切菜!

  第1267章、砍柴切菜!
  战斗局势呈一边倒发展。
  不是我方无能,而是敌人太强大。[WWW.ZhuixiaoShuo.COM]
  这些身穿白色作战服的保镖都是奥墨实验室‘鹰巢’培训出来的精英,都是从各地挑选出来的身体素质极佳的青年,甚至还有一定数量的退伍军人。
  实验室对他们的要求极严,而且又有着严格的等级制度。想要往上升级,就需要打败同级别的五个对手。
  譬如你的战斗力是五十,你同时击败五个有着五十战斗力的同伴,你能否做到?
  不能。
  不能是正常的。做到了,这就是你晋级的资本。
  可是,当他们面对这个入侵者的时候,发现自己是如此的脆弱,如此的不堪一击。
  傅风雪根本就不和任何一人缠斗,因为就没有人是他一合之将。
  就连他们权限极大的‘队长’在遇到他的时候,也是一剑被削断脑袋。
  那无缝隙的作战服在面对他时更是个天大的笑话,他直接从脖颈的拉链处下手,每一个被他砍中的人都是直接切掉脑袋。
  在傅风雪的攻击下,没有伤员,只有死尸。
  他是一排排的杀人,只要是挡在他前面的,只有死路一条。
  古人形容侠客说的是: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傅风雪每走一步都要杀一人,有时候还要杀好几个人。因为不怕死涌堵过来的人实在太多,他必须要尽快把这些垃圾都清除掉。
  他不想耽搁时间。
  咔嚓-----
  傅风雪一剑挥出,又有两个站成一排的倒霉鬼同时被切断脑袋。
  也不知道他手里那把长剑是什么材料打制,竟然有如此恐怖的锋利程度。
  不过,只有傅风雪清楚,这剑是普通的剑,是他在唐人街买来的。比华夏三大神剑之一的‘龙吟’要钝,比‘凤展’要重,比‘小儿’又要长上许多。
  可是,到了傅风雪的手里,杀人足够。
  那些保镖都惊破了心,骇破了胆。
  他们是保镖,是阻挡入侵者的暴力机器。
  可是,他们不是木头不是稻草啊。
  你见过把杀人当做砍柴的场面吗?
  现在,他们正不幸目睹。
  因为傅风雪的动作过快,所以,所有不小心挡在他前面的人都赶紧向两边闪去,生怕挡住了这位大爷的路被他给一剑削掉脑袋。
  甚至有些在走廊上碰到无处可躲或者躲闪不及的人,他们直接弃枪蹲地只求不死。
  更多的人提着电棍或者武器跟在后面,因为他的身体跃进的太快,突进的动作又是那么诡异,子弹对他根本就无效。
  不少人提枪射击,想要杀死这只怪物。
  可是,除了手上染血多出几条自己兄弟的命之后,子弹打光了也仍然徒劳无功。
  “拦住他。快拦住他。”有人喊道。
  “不要让他跑了,A区是禁地。”
  “傻#逼,不要告诉他A区是禁地------”
  ---------
  不断的有人大声吆喝着,可就是没有人敢再冲上来。
  你们都不上去,凭什么让我上去送死?
  除了那些新加入的,还没有亲眼目睹过傅风雪的实力。
  于是,他们被人鼓动后,脑袋一热就冲了上来。
  然后,他们的脑袋就慢慢地凉了------
  奥墨实验室的基地虽然繁琐如迷宫,但是总归是有规律可寻的。而且,阻挡越激烈的地方,证明那个位置就越重要。
  现在,傅风雪就展开身形,如一阵龙卷风似的窜向东南方。
  “警惕警惕。发现入侵者。”
  “警惕。警惕。发现入侵者。”
  “警惕-------”
  咔嚓-------
  扩音喇叭冒出一股白烟,然后便变成了不能说话的哑巴。
  在监控室的大屏幕上,出现一个金发蓝眼的英俊男人。
  他对着摄像头的位置咧嘴微笑,说道:“它们真是吵死人了。”
  然后,一拳把摄像头给打爆。
  砰砰砰-----
  一排子弹从他身边穿过,他在地上翻滚两圈后,抬手两枪,两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就被他点爆了脑袋。
  他从地上爬起来,看了眼左边的那条人龙,快步的跟了过去。他知道,那是他的搭档在吸引人流。
  “这老头真酷。”耶稣在心里想道。
  他没有舍得用黄金手枪,因为黄金手枪的子弹是特质的,非常稀少珍贵。
  他手里现在用的是从地上捡到的两把麦克79,子弹多而且射速快,用来杀人还是非常实用的。
  他从背后跟过去,对着前面的白衣人就是一阵扫射。
  无数的人中枪倒地,还有人想要转身反击------
  耶稣便选择重点目标进行点射,以他的枪法在这么近距离射击的情况下几乎是百发百中。
  啊啊啊-------
  惨叫声此起彼伏,大好头颅在地上翻滚,残肢断体,血流成河。
  此情此景,仿若阿鼻地狱。
  前面的墙上标着A区的标志,大门上也有一个大写的‘A’字母。
  哐------
  傅风雪一脚踹开那厚重的精钢大门,一个宽阔忙碌的大厅便呈现在眼前。
  无数的仪器,无数的电脑,还有无数的人在仪器前忙来忙去。
  耶稣好不容易杀到傅风雪身边,喊道:“伙计,这些人怎么办?”
  这大厅里有近百人,如果全杀光的话,好像有点儿-----太残忍了。
  就此放过的话,又让人觉得太遗憾。毕竟,他们可都是奥墨研究室的帮凶。
  如果留给警察的话------杀手天生对警察就没有信任感。
  我是传教者?传教者也一样。
  “这个问题很愚蠢。”傅风雪说道。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已经冲出去了。
  在那个身穿白色大褂手里抱着文件的中年女人张大嘴巴还没来得及发出声音时,他已经闪电一剑割断了她的咽喉。
  耶稣的眼睛亮了。很快又红了。
  他激动的全身都在颤抖,这老头太牛#逼了,干得事太刺激了。
  于是,他抱起枪对着大厅进行扫射-----
  这些研究员都没有穿防弹衣,杀起来当真是如砍柴切菜。干净利落,爽快无比。
  ------------
  ------------
  “魔鬼。他们都是魔鬼。”
  “鹰组呢。调动鹰组。”
  “那些小子都在干什么?他们为什么不去救我们的科学家------他们都躲在后面做什么,这些混蛋。”
  监控室里,响起此起彼伏的叫声和诅骂声。
  娜塔莎站在门口看了一会儿,知道此地不宜久留。这个实验基地要毁了,就算把鹰组的人全都投上去也不行。
  没有人能够挡得住他。
  谁也不行。
  不。除了皇帝。
  “该死的皇帝。”娜塔莎恨得咬牙切齿。“这个时候去欧洲做什么?”
  “准备撤离。”娜塔莎大声发布命令。“发布我的命令,销毁资料,让鹰组带着B区的科学家从后门撤离。快。二十分钟后基地自爆。”
  “可是A区怎么办?”有人问道。“A区的人还没有撤出来。”
  “已经没有A区了。”娜塔莎说完,转身就走。
  监控室的众人立即下发命令,然后带着各种珍贵资料逃跑。
  娜塔莎怒气冲冲的来到林子的工作室,又是一巴掌抽在她脸上,骂道:“该死的蠢才。你知道你把谁带进基地了吗?”
  “不知道。”林子把嘴里的血咽进肚子里,说道。
  娜塔莎并没有继续追究林子责任的意思,扫了一眼躺在手术床上的林浣溪,说道:“没时间实施改造计划了。把她毒死。”
  “是。”林子答应道。
  然后,她面无表情的从冰柜里取出一瓶白色的液体。把玻璃瓶打碎,用注射器吸进这些液体后,一针扎在林浣溪露在手腕上的肌肤上。
  林浣溪闭上了眼睛,眼角却有泪水滑落。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