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5章、死战!

  第1265章、死战!
  林子在门口输入了一排数字,这从外面看起来是透明的玻璃幕墙便自行向两边分开,露出它原有的大门。
  这种玻璃墙可以根据需要进行自我调节,能够设置成从外面看不到里面,但是从里面可以看到外面的状态;也能够设置成从里面看不到外面,但是从外面可以看到里面;还可以设置成全透明或者全黑暗-------奥墨实验室,全球最尖端的科研机构,它们从来都不缺少这些新鲜的玩意儿。[搜索最新更新尽在www.zhuiXiaoShuo.com]
  林子走到病房前,居高临下的看着林浣溪。
  不得不说,即便林子的脸形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脸颊变得消瘦不似年轻时的饱满丰韵,但是,它仍然算不得是一个丑女。
  只是,她的表情过于冷漠刻薄,用一句通俗的话来讲就是‘摆臭脸’,就跟谁都欠了她好几块钱似的。而且她的眼神又过于呆滞,看不到情感的流动,只有那仿若秃鹫食肉时的狠辣冰冷。
  所以,即便她的长相不难看,她仍然是一个让人讨厌的女人。
  林子就那么站在那儿,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盯着林浣溪。
  林浣溪平躺在哪儿,也死死地盯着林子。
  这个女人是她的母亲,也是她平生最大的仇敌。
  ‘虎毒不食子’‘血浓于水’这样的话在她们之间就是天大的笑话。
  她任命般的躺在哪儿,从来都没有幻想过她会突然间醒悟然后带着自己逃离------这是电视电影里面才会出现的情节。在现实中,是不可能上演的。
  “你很蠢。”林子终于开口说话了。她的话总是那么的简洁明了以及-----恶毒。她说出来的话和她的脸一样让人很不喜欢。
  “你也是。”林浣溪反击道。
  “你不应该来。”林子说道。“七年前,你从这儿离开。就再也不应该回来。”
  “这是你的关心?”林浣溪问道。
  “不。这是道别。”林子否认。
  “和谁道别?”
  “你和你道别。”林子的话不仅难听,还晦涩难懂。
  不过,这一次林子没有给林浣溪问话的机会,说道:“你和以前的你道别。从此以后,你就会成为一个和以前完全不同的人。”
  “像你一样?”
  “是的。像我一样。”林子说道。“我要给你动手术。”
  “会变成什么样子?”
  “你还记得管绪吗?”
  林浣溪沉默了。
  她当然记得。只是这记忆已经很不真切了。
  如果她用力的要去想起这个男人的话,想到的却是和秦洛在一起时的点点滴滴。女人和男人不同。男人的内心可以被一个女人填满,但是还允许无数个女人进进出出。而如果女人的心被一个男人填满,那就是真的满了,任何男人都没办法进入。
  “他是替你而死的。”林子语不惊人死不休。
  看到林浣溪错愕的样子,林子说道:“不过,你不用自责。他并不知道这一点儿。”
  “他是受你们控制?”
  “不错。”林子说道。“原本,他们选定的目标是你。但是,我们在调查你的时候,发现了在你身边更加优秀的管绪------他很乐意奉献。于是,经过改造之后,他的一切就都在我们的掌控之中。包括他活着和死亡。”
  “你告诉我这些做什么?”
  “为了让你有一个心理准备。”林子说道。“你被改造之后,就会被委派任务,会和他做同样的事情-----如果任务失败,会死。”
  “恐怕要让你们失望了。”林浣溪说道。
  “你不会让人失望。”林子说道。“你很聪明,也有心计。更重要的是,你现在是中医公会的会长,是秦洛的未婚妻------如果要在这个世界上找一个最合适的人选的话,那个人一定是你。七年前让你离开,这是我的失误。七年后你回来,这是上帝对我最大的恩赐。”
  “看来你不懂我的意思。”林浣溪说道。“我不会为你们做什么事情。我更愿意选择去死。”
  “你没得选择。”林子一脸认真的说道。“被改造过的人,都没有选择的机会。”
  “有的。”林浣溪声音平静的说道。“无非是要对自己狠一点儿。”
  “好吧。”林子说道。“我等待你的选择。不过,现在我要开始动手术了。”
  “深感荣幸。”
  “同样。”
  这对从血缘关系上被认定是母女的俩个人进行过这样诡异的对话后,便同时保持了沉默。
  林浣溪闭上了眼睛,她不想看到她那张脸,更不想看到这张脸的主人用手术刀或者其它的什么东西剖开自己的头胪,划开自己的身体------
  她在想秦洛。
  想他们初次相见,想他为自己治病,想他陪着自己吃牛排,想他用上自己为他买的手机,想他穿上自己买的衣服,想他抱着自己亲吻,------这样的人生,真的没有什么好遗憾的了。
  她是一个容易满足的女人,而上天却给予她那么多那么多。
  林子推来了一台仪器,用一个皮圈似的东西夹住林浣溪的脑袋,然后在那个皮圈上涂抹上一层冰凉的乳液液体-----
  她又推来一台小车,车子上面是一个大托盘。盘子里有大大小小的刀子、剪刀、纱布、别针、镊子------
  她没有助手。她很忙。
  正在这时,房间里突然间响起刺耳的警报声音。
  唧~~唧~~~
  “有人入侵。有人入侵。”
  墙上的扩音器里传来安保的警报声音。
  金发女人冲了进来,一巴掌煽在林子脸上,骂道:“带她来的时候有没有人跟踪?”
  “没有。”林子嘴角渗出血来,却一点儿也没有生气的样子。
  “有没有检查过她身上是否有跟踪器?”
  “检查过。”林子说道。“车上检查过一次。进入实验室时进行复检。”
  “该死。”女人急急忙忙的走了出去。
  -----------
  ----------
  如果用一个词语来形容离此时的心情,能找到的也只有绝望。
  因为魔术师的阻挡,她耽搁了太多的时间,致使她跑到路口的时候,那辆绑架林浣溪的车子早已经开走而不知所踪。
  怎么办?
  怎么办?
  离心急如焚。
  现在,就算她把魔术师杀了也追不回林浣溪了啊。
  不过,追不回并不代表不去追。
  她一把揪住一个路人,问道:“看到刚才停在这儿的那辆黑色面包车往哪个方向开吗?”
  离说的是英语。很标准的伦敦腔发音。
  这一点儿,就是秦洛苦练个三五十年估计都追不上。
  “朝那个方向。”年轻的小伙子被一个比他个头小的小女孩儿抓住胸口,双脚离地的举起来,实在是给吓坏了,赶紧回答道。
  离把他丢下,然后大步往路边的一辆出租车跑过去。
  当她的手伸向手柄,准备拉开车门的时候,那手柄突然间起火,然后火势越来越猛,仿佛要把人和车一起给烧着一般。
  离赶紧松手,车上正在和人通电话的司机也解开安全带跑了出来大声喊人救火。
  看到一辆出租车发生自燃,路边无数的人受到惊吓。还有值勤警察往这边跑过来。
  离当然知道这不是自燃,狗屁的自燃。
  她凶狠的转身,看到魔术师一脸冷笑的盯着自己。
  “你走不了。”魔术师说道。“你会讲英语。这很好。”
  离大怒,握紧拳头就朝着魔术师冲了过去。
  魔术师转身就逃,像是不愿意和离搏斗的样子。
  可是,等到离犹豫着是否继续追赶林浣溪的时候,魔术师又砸来一个火球把她想要开走的车子给烧毁。
  没有车子,她怎么可能追得上那早已经跑得没有影子的面包车?
  “既然这样,那你就去死吧。”离咬牙说道。她准备把这个装神弄鬼的家伙给灭掉了。不然的话,被他一路骚扰自己什么事情都做不了。
  “这也正是我要说的。”魔术师说道。他的声音很古怪,沙哑、却又尖细。就像是机械合成音似的。
  旗鼓相当,死战到底!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