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3章、毒气陷阱!

  第1263章、毒气陷阱!
  那两个拖着林浣溪手臂的女人没想到会半路杀出一个小LOLI,而且她一出手就是一大把锋利无比的匕首。
  她们带着林浣溪就朝着左边的沙发扑过去,把坐在沙发上的女客人压倒在身下时,也避开了那几把刀子的追杀。[WWW.ZhuiXiaoShuo.COM]
  两个女人开始分工,一个拽住林浣溪的手,另外一个主动朝着黑衣黑裤的小LOLI扑了上来。
  离站在门口不动,任由她的身体靠前。
  当那个大块头女人一拳砸向离那如花似玉的小脸时,离才终于反击了。
  她也右手握拳,狠狠地迎向了女人的拳头。
  大块头女人嘴角冷笑,她是练习散打出身,而且又在身高体重上占有优势,她就不信和这个小个子东方女孩儿拼拳对方能是自己的对手。
  很快的,她就笑不出来了。
  因为,她的拳头突然间传来锥心的痛感,像是把皮肉和骨头全都给刺穿了一般------
  确实是刺穿了。
  离的右手在握拳之前,早就藏好了一把匕首放在手心。等到她们的拳头靠近时,那匕首的尖端便被她转移到了两指之间。
  当她们的拳头狠狠地撞击到一块时,那匕首就刺穿了女人的拳头。
  咔嚓------
  女人的拳头被穿出一个孔洞,鲜血狂#泄而出,像是开了闸的水笼头。女人吃痛之下,发出杀猪般的叫声。
  这声惨叫也终于惊醒了‘加洲咖啡馆’和周边几家咖啡馆的客人,她们惊呼着逃跑,人群动荡,桌椅倒地杯子破碎,留下一地地的狼藉。
  在离一拳‘刺伤’这个女人时,另外一个大块头女人和林子已经架着林浣溪往后门跑去。
  离的身体高高跃起,一脚把那个捂着拳头大呼‘上帝’的女人给挑飞,然后快步追了上去。
  后面是一条小巷,虽然没有伍德大街那么宽敞热闹,但是也有不少小店在开放着。
  在前面不远处的街角停着一辆车子,显然,他们已经准备好带走林浣溪了。
  离快步追上,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们把林浣溪带上。
  那样的话,她就是罪人了。他把这么重要的任务交给自己,自己怎么能够让他失望?
  那样的话,无论自己再为他做什么,他都不会再原谅自己。
  那个金发女人虽然也身手不错,可是因为林浣溪的拼命挣扎而影响了速度。
  “把她打晕。”林子一边跑一边发布命令。
  自己的亲生母亲向人发生这种伤害自己的命令,即便已经对她心如磐石的林浣溪还是有种气得昏眩的感觉。
  金发女人也觉得清醒着的林浣溪是个累赘,于是一记手刀砍在她的后脖颈,然后一把抄起她软绵绵的身体快步往前跑去。
  离的身体俯冲,速度极快。转眼间就追上了抱着林浣溪的金发女人。
  她的手里又出现三把飞刀,用力一甩,三把飞刀便呈上中下三个角度扎向金发女人的脑袋、胸口和屁股三个部位。只要有一处击中,金发女人不死即残。
  而离奔跑的身体也再次加快,因为她要在金发女人受伤的时候从她手上接下昏迷不醒的林浣溪。她不能让她摔倒在地上受伤。
  要知道,这地板可是用水泥灰砖砌成的啊。要是把她摔伤了,秦洛会生气的。
  离甩出去的那三把飞刀即将扎到金发女人的时候,突然间像是遭遇了一堵气墙似的,竟然没办法继续跟进。更神奇的是,它们竟然能够掉转方向以比来时更快的速度扎向离的胸口。
  离在前冲,飞刀临时倒戈,双方的距离一下子拉近,实在是危险之极。
  正在拼命奔跑的离还有着前进的惯性,想要停下是不可能的。
  她的身体猛地后仰,然后上半身向后弯曲,就像是花样溜冰一般,以一个极其优美曼妙的姿态躲过了自己的三把飞刀。
  她还没来得及起身,一团大火从天而降。
  这火团是如此的庞大,又是如此的灼热,从天空降下,就像是天火一般,将要灼烧世间的一切。
  离起身不及,身体快速地在水泥地板上翻滚着。
  连续翻滚十几次后,才避开那火团的攻击。
  可是,和刚才那飞镖一样,这火团竟然像是被人给操控了一般,从快速下坠变成了横向直飞,继续尾随离的身影而去,一幅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架势。
  离无法赤身空拳抗衡这个大火团,飞镖暗器对它来说也是没用的。
  她只能继续翻滚,一直滚到旁边的咖啡馆门前,一把抄起街边的一把大遮阳伞,让那巨大的伞面顶起火球。
  火球沾上伞面就剧烈的燃烧起来,也终于失去了它前进的的动力。
  离任由伞面燃烧,手持伞柄大喊:“是谁?出来。”
  嚯-----
  一阵风起,巷子的中心出现一个黑衣人。
  他身穿燕尾服,身穿白衬衣,配着一条紧身的灰色小马夹。脖子上打着漂亮的蝴蝶结,头戴小礼帽。因为帽沿压得太低,他又恰好低着头,所以离没办法看清楚他的长相。
  他的手上还拿着一根文明棍,就像是电视上进行魔术表演的魔术师一样。
  对离来说,只要是个人就好。不管出现的是什么人。
  她手持大伞伞柄,把那还在燃烧着的伞面当做武器,狠狠地撞向那个装神弄鬼的魔术师。
  魔术师不闪不避,用手里的文明棍往那燃烧着的火球上一点,那火球竟然被挑到了他的棍子上。
  然后,他用棍一挑,那火球就燃烧着冲向离。
  离手握巨大的伞柄大力朝着火球挥过去,火球被一分为二,但是仍然不改它的攻击路线。
  这让离颇为恼火,却又无计可施,只能再次冲向街边小店,拔出一把遮阳伞来挡下火球。
  火球术失败,魔术师再次出招。
  他伸手入怀,抓出一把硬币出来。
  放在嘴边吹了一口气,然后向高空抛洒,那些硬币便哗哗啦啦的砸落下来。
  离不知道这些硬币里面是否有玄机,更不清楚它的壳面上是否沾染了什么毒水,把身上的皮衣外套脱掉,举在头上拼命的挥舞着。
  硬币哗啦啦的被她用衣服抽飞,落在地上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
  等到天上的硬币雨结束后,离把手里的衣服一丢,然后手持匕首便朝着魔术师扑了过去。
  她算是看明白了,虽然自己手里有飞镖,但是若论起远距离进攻,恐怕自己还占不到便宜。既然这样,那就近身搏斗吧。或许这样反而能够尽快把他给做掉。
  在她被耽搁的这段时间林浣溪已经被送上车,她不能让他们把她带车。
  那样的话,自己的这次保护任务可就失败了。
  要知道,秦洛在来美国之前就再三嘱咐自己一定要盯着林浣溪,如果她一个人出门的话,必须要跟上保护她的安全。
  她脚上的皮靴踩在那些硬币上咯咯作响,就像是踩在一地的花生壳上。
  这时,异变再生。
  那些被离脚上的皮靴踩过的硬币突然间破‘皮’,一股股浓烟喷射而出。
  因为她跑得太快,踩破的硬币又太多,她的身后就像是被一股股浓烟追击似的。
  离大惊,赶紧屏住呼吸。
  她只有一个劲儿的奔跑,尽快逃离这毒气陷阱。
  守在前面的魔术师哪能让她如愿?
  他手里的文明棍一指,那文明棍突然间向前延伸,就像是钓鱼的鱼杆似的,可以被无限拉长。
  而那尖如细针的棍尖直指正奔跑而来的离,想要把她的身体逼退,让她身陷毒气之地。
  前有长枪,后有毒气。实在是危险之极。
  左右两边倒是有店铺可以躲避,可是,如果离那么做了的话,就失去了把林浣溪抢回来的时间。
  怎么办?
  怎么办?
  --------
  离一边奔跑,一边在思考着这个问题。
  (PS:亲爱的们,今天的第三更。)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